雪飄,霜落。
無法抑制的思念,隨著雪霜,沉入大地。
是誰孤獨佇立於雪,等待著尚未歸來的人?


其實…我討厭下雪的日子。
只因為那天,我們分離。


*

天空的布幕染上了毫無機質的灰,紛紛落下的是潔白無瑕的雪,略微緩慢的速度卻可以讓大地換上一件銀白色的大衣,亦可以在眼所及之處鋪上一層嶄新的地毯,不論它的高低矮小,無一不被雪所擁抱。

積了薄薄一層雪的秋韆,佇立在一旁的兩個人,彼此正感受著周圍的寧靜氛圍,皆不發一語。


「褚,等我,我一定會回來接你。」

打破沉寂的是一個童稚的清澈嗓音,有如誓言般的約定,從略嫌稚嫩的男孩口中吐出,可能會使此話的可信度降低了不少,但是對上那雙與火焰相似,熾熱而堅定的眼眸,卻讓他不由得打從心底相信,對方所許下的諾言。

「好…我等你。」

「嗯。」

男孩聽見了他的答覆,那細緻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淺淺的微笑,他摟上了他略微瘦弱的身軀,在他的額上,不輕不重的落下一吻,小心謹慎的態度就像是把他看待成得來不易的珍寶,珍惜且捨不得離去。

「亞…可以把你最喜歡的那本書留下來給我嗎?」

努力著不讓淚水奪出眼眶,他勉強勾起笑容,直視著眼前的人。


至少,留下一點,屬於你的氣息的物品,讓我可以…一直惦記著你。


「好。」

感受到他微微顫抖的身軀,男孩的雙手收緊了些,想藉此化解他的不安。

「嗯!這樣我就不怕亞不會回來找我了!我會一直在這裡等你喔!」

他眨眨眼,盡量放鬆自己的心情,調皮的說道。


不可以,不可以因為自己的情緒而影響到亞…


「說什麼呢…」男孩苦笑了一下,敲了敲他的頭,「我是要你,又不是要書。」

「嗚…會痛…」


會痛的到底是心還是頭,其實他也不清楚。


「…褚。」輕嘆了一口氣,男孩揉了揉他的頭髮,「要等我。」

「…嗯。」


那天,下著雪,原本總是形影不離的兩個孩子,被迫分開了。

而那個留下來的孩子,又恢復成被排擠的狀態,經常一個人坐在門口注視著遠方,孤獨的等待著,或許不會再見到的,另一個人的身影。

一直,一直的等待著,履行承諾的那一天。


*


過了十年了,颯彌亞,亞…你還記得我嗎?還記得當初的約定嗎?


少年坐在秋韆上,頭上戴著一頂針織的褐色毛帽,手上穿著一雙同色系的手套,纖細的身軀被過長的風衣所籠罩著,穿著雪靴的雙腳則是不安份的捉弄著地上堆積成的雪,造就了一個又一個的窟壟。

為了遵守這個約定,他自願留下來孤兒院裡幫忙,不被任何人收養,而院長也同意了他的請求,還說等他成年了之後,如果想要去大城市發展,隨時都可以離開。

輕嘆了一口氣,留下來不代表他可以順理成章的白吃白喝,即使院長並沒有要求他做些什麼,但他仍然為了證實自己的價值,進而努力學習。

他今年,成年了,而對於院長的擔憂,卻是視若無睹,只是堅持著自己的想法,繼續待在孤兒院裡幫忙。

說沒迷惘是不可能的,但是,每當他想放棄時總會憶起那一句話。


『要等我。』


或許只是兒時的戲言,又或許是他想像出來的幻覺,他似乎…越來越不相信自己了。

並不是不相信那人,而是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有那麼大的能耐、那麼大的魅力,能讓那個人回來接他。


輕撫著手上的書,微硬的深綠色書皮上,刻下了許許多多痕跡,是經過不短時間後,歲月消逝的象徵。

他眼中的孤兒院,就有如火車車站般,有人來,亦有人去,或許是好友,又或許是相識不久的陌生人,他們總會在裡面落下生活的足跡,使這個「家」更添上了一層絢麗的記憶色彩。

而他,就像是個旁觀者,目睹著所有事情的經過,每一個人的到來,以及每一次的離去。


「啊,又下雪了。」

將右手上的手套脫下,顫顫的伸出手,將手掌向上攤開,任由雪花飄落於手掌內,等待了幾秒之後,便將手渥成拳,再次攤開時,雪已經融化成水。


無法掌握的雪,只能夠用眼旁觀,用心體會。

而原本以為擁有的,在睜開眼睛之後,才發現,自己其實什麼都沒擁有。

到頭來,還是自己一個人…


依舊攤開的手,不斷累積於掌心的雪,又逐漸融化,他呆愣愣的望著,卻絲毫沒有要將手套穿戴回去的意思。

手逐漸凍紅,心越發寒冷,直到被人從後方擁抱住,他才回過神來。

風拂起了銀白色的髮絲,落入眼簾,促使他的眼眶開始泛紅,淚水無法掌控,不斷滴落。

「我回來了,褚…」

低沉而附有磁性的嗓音在耳邊響起,他凍紅了的右手,被人小心翼翼的抬起,兩隻溫暖的手包裹住他冰冷的掌,同時也暖化了他的心。

「…亞……」他原本溫潤的聲音帶上了哭腔,「我一直在等,一直…」

「我知道。」颯彌亞繞過了秋韆,來到他面前,纖細白皙的手拂上了他的臉,拭去了他的淚,「因為你是笨蛋。」

「什麼啊…」他不悅的鼓起了臉,「你才是笨蛋,都不知道我有多害怕…」

「害怕?」

「怕你不會來,怕你早已忘了我,怕我再也看不到你…」

「呵。」不明顯的笑意在那張脫俗俊秀的精緻臉蛋上浮現,颯彌亞低低的笑出聲來。

「笑什麼…」

「褚,我喜歡你。」颯彌亞面帶微笑,赤色的眸子卻閃爍著無比認真的光澤,「所以我才會和你約定,並且一定會回來,更不會忘了你。」

聽見了他的說詞,逐漸地睜大了眼,似乎感覺到相當難以置信。

「你、你…我、我…」他深吸了一口氣,吐出,「是男女間的喜歡?」

「是。」

對方沉著的表現,反而讓他不知該如何反應了,只是愣愣看著他,不發一語。

但他不說話,並不代表對方會滿意他這種表現。

「褚,你的回答?」


拒絕,還是答應?


…其實,答案已經很清楚了,不是嗎?


於是,他清秀的臉掛上了一抹羞澀的笑,仰起臉,在男子的唇上落下了一個吻,過程轉眼即逝,十分迅速。

「亞…我也…喜歡你…」他紅著臉,用極為微弱的聲音說著。

「褚…」

颯彌亞輕撫上他的臉,唇再次貼上,這次,並不是如同蜻蜓點水般的吻。

而是,有著強烈的慾望,想要將他的融入自己身體裡,永遠不再分開的,熾熱而深切的吻。


有如柳絮般的雪,綿延不斷的落下,一望無際的雪地佇立著兩個緊緊相擁的身影,彷彿像是一幅圖畫,優美的令人心醉。


在別人的眼中,或許認為我十分的眷戀著雪,總是在窗外凝視著如此的景色。

但其實,我討厭,討厭下雪的日子。

但是,我又矛盾,矛盾的喜歡有雪的時間。

只因為,雪的顏色,就如同他的頭髮,銀白而毫無雜質。

或許,我還是喜歡下雪的。

因為這次,他在下雪的日子,歸來。

我戀你,進而戀雪。

只希冀,我們,將永不分離。

 

「亞…這裡是外面…」

「嗯?所以?」

「別…把手伸進來啊…」

「那去你房間。」

「唔、嗯…」


漸行漸遠的談話聲,雪依舊下著,將原本留下的足跡洗滌乾淨,再次鋪上了一層嶄新的地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