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你們自己慢慢認識。」利威爾慢條斯理的將拴在樹幹的繩索解開,把一匹馬牽出來後,一手撐著馬鞍,輕易的翻過身,騎乘在馬兒上頭,環視了在場的人,淡淡的開口,「準備出發。」

「是!」整齊畫一的回答,讓他稍微對這幾個人另眼相看了些。


看來,這個利威爾的職位,似乎不小啊。

他感嘆的這麼想著,看著紛紛去牽起馬匹的隊員,他發現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這裡,總共只有五匹馬。

但是,加上他的話,共有六個人。

雖然他以前騎馬的次數少的可憐,而且對於那種毛絨絨的動物,他通常是敬而遠觀的。

他…不怎麼喜歡動物,無論體型大小…這與害怕與否無關,就只是純粹的不想接近他們而已。

雖然他也會騎馬,但又不像是不會使用魔法的普通人,只能拿馬匹來代步,基本上只要用瞬間挪移就可以方便移動了,而且還快上不少。

但現在的問題是,他根本不知道他們的目的地在哪裡,所以即便是使用瞬間挪移,他也無從下手。


所以,他要在後面用跑的追馬嗎?

想到這點,不禁讓他有些無言。


「喂,還愣在那邊做什麼?」利威爾駕馭著馬,在他的前面側停下來,「上來。」

「…」


上去,還是不上去?

他思考了半晌,有點拿不太定主意,而有一名隊員似乎是看不慣他遲疑的態度,不悅的斥責。

「利威爾兵長肯載你,你應該要感到榮幸才是,你…」語句未完,那人便被他冷漠的神情給噎到說不出話來了。

「哦?難得有人可以止住他的話。」利威爾玩味的這麼說著,側過頭來看向發言的褐髮男子,「歐魯,既然你有意見…把你的馬給他,你去和艾爾德一起。」

「…欸?要把馬給這個傢伙?」歐魯愣了一回兒,才皺起眉這麼問道,「您確定嗎?他如果居心不良怎麼辦?」

「你在懷疑我的命令?」

「…沒有。」歐魯苦著一張臉,跳下了馬,走過來將韁繩遞給他,還不忘瞪了他一眼,惡狠狠的警告,「新來的,不要以為兵長這麼對你就是信任你,我會好好觀察你,如果你敢妄為的話…」

「好了、好了,歐魯,快上來,我們要出發了。」一名有著耀眼金髮的男人笑著如此說道,並且駕馭著馬行至歐魯的面前,意示他自行上馬。

「嘖。」

看著已經爬上馬的歐魯,他也只好默默在心底嘆了口氣,認命的跨上了馬,圈握著韁繩。

猶豫了下,他還是將手伸向馬兒的頭部,輕輕撫摸了幾下,俯身低語。

「麻煩你了。」

馬兒似乎是聽的懂他的話,右前腳在地面上踏了幾下做為回應,地面因此留下了幾個馬蹄的形狀。

「哈!歐魯,你的馬居然喜歡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想當初你要獲得牠的認同,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呢!」瞧見馬兒的動作,艾爾德轉過身拍了拍歐魯的肩,笑著說道。

「他只是運氣好!」歐魯憤憤的怒吼,反駁著。

「佩特拉。」無視於兩人的對話,利威爾淡淡的喊叫著。

「…是!」忽然被點名的橘髮女子,愣了一下,才應聲。

「查詢目前位置,以及最後與艾爾文分散的地點。」語畢,利威爾看向一直沒有發言的男子,「等佩特拉完成地點確認後,格達,你規劃最快抵達與艾爾文會合的路線。」

「是!」兩人同時答覆,而後在馬匹上拿起了地圖,手持著筆在上頭圈畫著。

不一會的時間,路線結論便出來了。

目的地,是位於東北方的一座城市。


「利威爾分隊,採B型移動位置。」利威爾簡潔有力的下令,而後指了指身旁的人,「我和他墊後。」

「是!」統一一致的回答後,他們便分散開來。

雖然歐魯似乎有些不滿這樣的分配,但礙於現在他並沒有馬,而且也不能夠違背長官的命令,所以只能臭著一張臉坐在艾爾德的後面。

前衛是艾爾德與歐魯,右翼是佩特拉,左翼則是由格達來擔任,最後墊後的後衛便是他與利威爾。

每組的相差距離大約有一百公尺左右,以便通知大家巨人的行蹤,或是支援被攻擊的人。


或許,利威爾這麼分配,就是想順道監視他吧。


「這種馬,和一般的馬匹不同,速度與耐久力都高上很多,相對的,他們的傲氣也很高。」利威爾淡淡的開口,目光仍然是注視著前方,「你能成功駕馭牠,我確實很驚訝。」

雖然說是驚訝,但利威爾的語調卻完全沒有起伏的樣子。

不知道利威爾想表示什麼,但他仍然靜靜的聽著,不表達任何意見。

「我並不怕你會因此跑走,反正…」利威爾停頓了下,才慢條斯理的說,「巨人的數量比你想像中來的多,而你那特殊力量也會有枯竭的一天。」


…原來是想說這個嗎?

如果他要跑的話,早在剛才看見地圖之後,就用瞬間挪移跑走了好嗎?

當然,他是不會將這句話說出來的,畢竟把自己的牌都掀開可不是什麼好事。


「這點你可放心,既然答應你了,我不會走。」語帶保留的說著,他依舊是掛著那張木然的表情。

至於利威爾懂不懂他話語中的含義…

他想,他應該是懂的。

因為之後一路上,利威爾並沒有再度與他交談,而這種隊型也成功的讓他們避開了幾頭巨人,路途可以稱得上是平靜無阻。

順利的到達目的地後,利威爾讓其他人先行去補給點進行裝備的補充,以及發落今晚的住所。

之後,他便被利威爾帶去見他口中的艾爾文,也就是調查兵團的現任團長。

在一扇略嫌老舊的門前,利威爾停下了腳步,敲了敲門。

「什麼事?」一道低沉具有磁性的嗓音從門後傳了出來,帶了點疑惑的口吻。

「是我,利威爾。」

「…進來吧。」

利威爾依言打開了門,整間房裡只倚靠著ㄧ個小小的燭燈來提供光源,忽明忽暗的室內,很明顯的是有些光線不足。

而有著ㄧ頭燦金短髮的男人,正坐在桌前,以手支著頭,低望著桌上的ㄧ張地圖,嚴肅的神情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利威爾,有什麼發現?」

「以上次外出調查的數據作為比較的話,巨人的數量明顯少了不少。」利威爾平板的回答,「就像那次一樣。」

「…五年前嗎……?」

「另外,我在廢置已久的西達勒村莊裡,發現了一個人。」利威爾這麼說著,並且用眼神意示他向前,「憑ㄧ己之力擊敗了ㄧ頭十公尺高的巨人,身上並無裝備立體機動裝置。」

「什麼?!」聞言艾爾文終於抬起頭,ㄧ張剛毅俊朗的臉蛋,似乎是因為方才得到的消息而佈滿了吃驚神色。

「…您好。」他不明顯的抽了抽眉角,「我願意加入你們,但請別過問我所施展了招式,在人前非危及至生命安全時,我並不會出手。」

「…你的名字?」只能說艾爾文真不愧是兵團團長,很快地便消化完消息,鎮定了下來。

「西優席文‧休勒西。」他頓了頓,思索了下才開口,「如果您願意答應我這項要求,我可以完全配合你們的行動。」


他當然知道這件事並不是利威爾說了算,所以這套說詞實際上他早就想好了,只不過又觀察著對方的態度而稍微改動而已。

至於艾爾文會不會答應…老實說他有九成的把握,艾爾文會答應他這不怎麼過分的要求。


「他的能力在我之上。」利威爾忽然淡淡的說了這麼ㄧ句。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艾爾文的手在桌面上敲了幾下,衡量著事宜輕重,「好,我答應你。」

「感謝您的諒解。」他微彎下腰,低頭致謝。

「別這麼說,能有能力強的人加入是我們的榮幸。」艾爾文站了起來,臉上帶著微微的笑走過來,朝他伸出了手,「歡迎加入調查兵團,西優席文。」

「很高興獲得您的認同,艾爾文團長。」他沒有遲疑的回握住對方的手,但平淡的語調卻讓人感覺不出他的愉悅。

而事實上,他確實是沒有什麼感覺。


只是覺得,一切,是多麼的…

虛幻,不實。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