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二 命運的抉擇


這裡,是陌生的地方。

而束縛住我的理由,已不存在。

我的命運,終於輪到自己來掌控。

持起杯盤,掛上裝飾用的笑。

亦或穿上舞衣,舞出屬於自己的光彩。

而再次遇見的,竟是…

令我魂牽夢縈的,熟悉身影。


1

露絲之壁境內,距離城牆不遠的森林裡,有著豐沛的自然資源,或許是因為五年前巨人攻陷了瑪利亞之壁,而讓人們不斷惶恐著,認為城牆不再是無堅不摧,因而猜忌著下一個被擊破地點。

露絲之壁的邊緣地區,原本許多猖狂的盜獵者消失了,這裡便成為了人煙罕見的地區,得以堪稱是生物的桃花園地。

畢竟,那些人都是一群貪生怕死的傢伙,沒了命還要錢做什麼呢?他們早在獲得巨人攻破城牆的消息後,就不知道躲到距離城牆多遠的內部裡了吧。

在炎熱的午後,蒼翠的樹林掩蓋了許多陽光所照耀的光芒,因而降低了不少溫度,使林子裡依舊陰涼清爽。

鳥兒在樹梢上歇息著,時而振翅飛揚,時而停滯高歌,亦或輕啄起樹上的果實,享受著綿膩的甘甜氣息。

在這麼平靜祥和的時刻,忽然刮起了一陣強風,這陣風來得毫無預警,毫無根據的令人不解,而倍受驚嚇的動物們,皆選擇馬上離開此地。

強風吹起了地面的塵沙,散落在空中,將樹林裡的能見降低了一個檔次。


沙沙…


原本生氣蓬勃的樹林裡,頓時被一股沉寂的氛圍籠罩著,除了風吹動樹葉所發出的沙沙聲外,並沒有其他聲音。

如此安靜的環境之下,可能連一根針掉到地上都聽的見吧。

等到沙塵逐漸散開以後,在原先空無一人的區域裡,居然憑空多出了一個人的影子,視線逐漸清晰,而那人的容貌也隨之明朗。


「所以,剛才那是傳送法陣嗎?」他低頭沉思,不悅的埋怨著,「該死的公會,連給我們的任務也不事先調查好了嗎?」

他那與尋常人不同的罕見紫色長髮,正因風的吹拂而微微飄揚著,迷離的紫眸中帶著銳利的色彩,秀麗的臉蛋似乎因對某些事物的不滿而微微扭曲著。

身上寬鬆的深藍色長袍,在尾端的部分是以土色做為陪襯,而位於內部的衣褲則為深褐色的貼身勁裝,腰間繫著一個褐色的腰包,這麼繫在腰上的用意是,便於拿取裡面的物品。

這是,他出任務時所穿著的服裝。

當然,是在經過安西亞多次的警告後,他才乖乖聽話的。

「安西亞也真是的,就這麼答應公會,讓我們做他們的免費勞工…」他笑的燦爛,至此時他才抬眸環顧著四周,在觸及四周的景物之後,那雙漂亮的紫眸微微收縮了下。

「很好,所以這裡到底是哪?」

公會給他們的任務,正是銷毀殘留於某處的魔法法陣。

據說,是因為法陣長期運作而使當地的作物無法順利生殖,讓當地居民沒辦法種植作物,苦不堪言。

他接獲指令前往該處後,將此法陣強制停止運作,當法陣運行發出的綠色光芒暗淡下來,他踏入了法陣。

並不是他自己走進去的,而是…


有人,在後面推了他一把。


當他進入法陣的那一刻,法陣上頭的咒文逐漸浮現,閃爍著深綠色詭異的色澤,最後瘋狂運轉了起來。

但,在法陣內部的他,卻動彈不得,就好像有一個吸力強大的吸盤,緊緊的吸住了他的雙腳一樣。

而且,無法在裡面施展出任何魔法。

既然遇之,那就只能安之了。

當時他是這麼想的,反正也沒有威脅到生命,那就隨它去了吧。


隨手撥了撥頭髮,及腰的紫色長髮因此擺動出優美的弧度,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吐出。

他的頭髮之所以會留長,基本上安羅法與稜記憶佔了很大的關係,畢竟兩人以前都是長髮,因此留了長髮他也比較習慣。


「好吧,現在該怎麼辦呢?」細長的眉微微蹙起,他有些苦惱的這麼說著。

因為,他剛才試著使用瞬間挪移,卻毫無反應。

對於這點,他當然是感到奇怪的,隨即又施展鎖氣魔法,尋找同伴的所在,但得到的答案卻是…

找不到該氣息。

讓鎖氣魔法尋找不到的方法,除了尋找的人將自己的氣息掩蓋住之外,那就是…那人已經死亡。


晃了晃頭,老實說對於這個結論,他不怎麼相信,畢竟這世界上能殺的了他們幾個的人,可能已經不存在了吧。

而且,他們能再活幾年,也是一個無解的問題。

既然否定掉這個結論,那麼,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他被傳送到他不明瞭的世界,一個沒有他的同伴的世界。

「不會吧,運氣這麼好?」

如果換成是普通人,可能早就驚慌失措的大聲哭喊了吧,但他現在神色依舊自若,嘴邊仍然擒著一抹微笑。

他似乎──對此,毫不在意。


一片綠葉忽然從眼前飄落,他下意識的伸出手接住了,仔細端詳著葉片,回來翻動了幾次,卻感覺和以前的葉子沒什麼兩樣,沒什麼特殊的地方。

在他準備將葉子丟掉時,卻赫然發現葉面上頭閃過一道金光,有些好奇的再次拿到面前察看。

只見一條金線一筆一劃的勾勒出文字,就好像是有人拿著金色墨水的筆在上頭添寫一般,而且寫滿了一頁,還會自己消失擦去,持續這個動作直到寫到完為止。

上頭寫著,予吾之使者:

『你的使命已經達成,
我將你傳送至此地,
生命長短亦已與常人相同,
但不會將你的記憶以及能力回收,
在這裡,你可以做你自己想做的事,
幫助這裡的居民,或是安然的度過一生,
全都由你自己選擇。』

「什麼啊…」他莫名奇妙的說著,紫眸直直地盯著葉片半晌,覺得它應該不會再浮出字句後,才隨意的將樹葉扔至一旁。


不受拘束的人生嗎?

聽起來,確實是挺不錯的。


「不過,現在該往哪裡去呢?」他彎起嘴角,隨便選了個方向,踏著輕快的腳步離開了這個地方。


不是暗部使,也不是神座祭司。

我,就只是我而已。

這次,不被束縛的生活,就由自己一手包辦吧。

我是…

安羅‧帕蕾基西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