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老大,你看!就是前面那個女人!」

「挺不錯的,小子,有眼光。」

「那當然!好歹我也跟老大你跟了好幾年的!」

「好!就衝著你這一句話,等我玩完她之後,就輪到你吃吧!最後再把她賣給地下黑市,依那張臉蛋,肯定…值不少錢。」

「老大果然英明!」

低低的談話聲從暗處響起,他微微勾起了唇角,迷離的紫眸中帶著滿滿的不屑。


想要吃他?等下輩子再來吧!


或許談話的那些人,認為自己音量已經放得夠小聲,而且也離他離的夠遠了,所以一定不被發現,才會如此肆無忌憚。

確實,如果今天換成是別人,肯定不會發現他們的。

但是,很不湊巧的,他們看上的獵物,是他。

他們的竊竊私語,皆逃不過他的耳。

所以,只能算他們倒楣了。


不過…把他認成女的…


他低頭望著自己的胸前,深藍色的長袍十分寬鬆,且遮避住自己的身形,從遠處看確實是難以辨認性別。

伸手將頭髮撥至耳後,因為怕紫色的頭髮在這裡太過於突兀,但他又不想把他最喜歡的紫色染掉,索性用魔法將頭髮遮掩成如同夜墨般的色彩。

雖然周遭的樹木數量似乎有減少的趨勢,但在這個完全不熟悉的環境下,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正在逐漸離開樹林。

不過,反正都有人在打他的主意了…

他勾起了一抹豔絕的笑。


就先不殺他們吧,至少他們還有帶路這項功能。

拿定自己的主意後,倒也不急著揪出那些人,他悠閒的漫步於樹林間,清澈的紫眸中閃過一道玩味的光澤。


究竟,誰才是獵物呢?

 

「喂!前面的女人,給老子站住!」一道粗聲粗氣的聲音從後面傳了過來,順利的止住了他的腳步。

而事實上,他也靜靜的等候他們有所動作,許久了。

「不好意思,請問這位大哥有事嗎?」他輕輕的說著,並且轉過身望向出聲的人,臉上掛著甜美的笑容。

輕柔的嗓音配上甜美的笑容,以及秀麗的臉蛋,烏黑的髮又隨著風輕輕飄逸著,清新脫俗的樣貌,成功的讓他勾走了,眼前這粗獷男人大半的心神。


哎呀,這傢伙定力還真差。

而且居然不是帥哥,嘖。

他在心裡搖搖頭,唾棄著這人的舉止。


「你、你…!」男人回過神來,一臉凶神惡煞的瞪視著他,「這裡是我們的地盤,沒打聽好過就過來,不知死活!」

「我誤入了你們的地盤了嗎?」他刻意的掩著嘴,做出吃驚的樣子,「真不好意思,這位大哥,你可以幫我指路嗎?我迷路了…」

「…既然進來了,一切就要照規矩來,我有可能那麼容易讓你走嗎?!」男人晃了晃頭,露出了白皙的牙齒,咧開嘴給他一個猙獰的笑容,「不過…看妳有一副好皮相,過來給老子服侍一晚,老子就讓妳走。」


呦,居然這麼直接?


他勾起了一抹令人為之驚豔的笑,抬起了腳步,緩緩地走向男人,而那個男人正一臉癡迷的看著他,一副色咪咪的樣子,就只差沒流出口水來了。

「嗯…不知道…」他在距離男人約兩、三步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伸出手輕佻的勾起了男人的下巴,「您說的服侍,指的是什麼呢…」


老實說,對著像這種不合他胃口的男人做出這種動作,讓他的心情實在是不怎麼美麗。


不過…居然是自己過來,而不是讓手下來,真該說他是謹慎呢,還是愚勇呢?

或許…只是貪色吧?

他用眼角瞥了那名小弟的藏身處一眼,輕蔑的神采一閃而逝。


「哈,那當然是…」男人笑得合不攏嘴,原本凶惡的臉龐頓時變得有些怪異,他以一種貪婪的目光看向他誘人的白皙肌膚,而後嚥了嚥口水,舔著唇角,看他的眼神此刻就好像是在看著一份大餐一樣。


嘖,都靠得這麼近了,還沒我是個男的嗎?

被那種目光盯著看,感覺實在是不怎麼好,他皺了皺眉,到了這種地步了,或許就算他發現他是個男的,也會直接丟上床吃乾抹淨了吧?

但前提是,他要有這個能耐。


「是…我想的那樣嗎…?」魅惑的笑顏再次綻放,他說的輕柔、嫵媚。

「你想的是什麼?」

「嗯…那當然是想…」他笑著將男人的手臂抓緊,使勁往後面一扔,「這樣啊!」

纖細的他很輕易就將男人摔至後面,且撞擊至樹幹上,強大的力道衝擊發出了巨大的聲響,樹上的葉子也因此散落了些。

「你這傢伙…」男人咬著牙惡狠狠的瞪視著他,他揮舞著雙手掙扎著要起來。

「嗯?怎麼?」他笑得燦爛,且快步走向前,踩在男人的肚皮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這樣您不滿意嗎?還是…想要來點更刺激的?」

雖然他的身形看起來相當纖弱,但擁有的力量可是成反比的,他只是一腳踩著男人,他就無法動彈了。

「你!」

「看了真礙眼。」他以鄙視的神情看了腳下的人一眼,而後低低的笑著,加重了腳下的力道。

「啊…」男人受不了劇烈的疼痛,忍不住哀號。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哪,如果不乖乖待在原地的話,下一個就輪到你。」他笑了笑,手不著痕跡的從腰包裡掏出了一根細長的銀針,看似不經意的隨手一擲,「這只是給你一個警告,下一次可不只這樣喔。」

男人正在體會十分痛苦的折磨,因此沒看見他的動作,而位於暗處的小弟…

原本那個小弟是打算出去幫忙的,但是在聽見他的話語,以及發現了一根長針不偏不倚插在距離他的頭部上方大約五公分的地方,他很明志的選擇了視而不見。

…拜託,這針差點就在他的頭上安居樂業了,他如果再不識相一點,性命堪憂啊。


「很好。」他語意不明的笑著,並且再次掏出一根針,放輕對腳下的人的箝制,而後把針抵在那人的脖子上,「起來然後帶路,我耐心可不怎麼多的。」

「知、知道了,我給你帶路…」彪悍的男人現在就如同一隻家犬般溫馴,他縮了縮脖子,低聲詢問,「你、你要去哪?」

「嗯…離這裡最近的城鎮吧。」他瞇了瞇眼,露出了一抹詭譎的笑,「對了,你身上值錢的東西都交出來。」

「你!你是搶匪嗎!」

「哦?你還真聰明啊。」他嘴角的弧度絲毫沒有下降的趨勢,但手上的力道似乎加大了些。

「大、大爺,我身上值錢的東西都給你,請你把那個…移開一點…」男人怯怯的說著,現在的態度真的很難和剛才的兇神惡煞聯想在一起。

「你還有三秒的時間。」

男人一聽,臉色便難看了起來,他到底是倒了幾輩子的楣才會遇到這個惡魔的啊?

此時他也不先想想,自己是如何打人家的主意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