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不管怎麼看,都很像啊…


他以手撐著頭,坐在另一張床上,若有所思的看著正沉睡著的人。

那名少年睡得如此沉靜,悠長平穩的呼息代表著他已經陷入了深眠,灑落於枕頭上的黑髮與之色調反差,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而那猶如精心雕刻過的精緻臉孔,現在卻絲毫沒有半點表情,似乎是睡得相當安穩。

這名少年雖然像極了他昔日的同伴,但那張略嫌稚嫩的臉孔,似乎是還處於尚未蛻去青澀的年齡。


該不會…是愛修的兒子吧?

怎麼可能。

對於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的搖了搖頭,這人雖然可能是破虛神座,但不會那麼巧的吧?而且他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也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


等他醒過來,再問問看吧。

反正他多的是時間。


決定了之後,他便抬起頭來察看時間,偏過頭思考了下,便走到鏡子前面,整理一下自己因為方才的奔波而有些凌亂的儀容。


晚餐拿兩份應該不會怎樣吧。

他這麼想著,並且將門推開走了出去。


而當他將食物端上來,又將自己想要做的表演做了一些準備,再次回到臥房時,原本躺在床上的少年居然坐了起來,並且一臉茫然的觀望著四周。

但是,少年那雙夜墨色的眸子底,卻已經沒有了方才那空洞的樣子。

「咦?你醒了呀?」他確實是有些吃驚,畢竟少年昏睡的時間比他所預測的還要短上不少。

而且,精神狀況看起來也不錯,或許是時候可以問問了。


「你…是誰…?」少年疑惑的望著他,隨即又轉為茫然之色,「我…又是誰呢…?」

「你不是破虛神座嗎?」他試探性的問著。

「破虛…神座…?」少年依舊迷惑,「那是什麼…?」


看起來並不像是裝出來的,所以這人是失去記憶了?

那為什麼,他之前還可以施展出破虛神座專屬的絕技「天之破」呢?

不過如果以他剛才那種狀況來看,多半是…身體的自然反應?

他皺了皺眉,既然什麼都不記得了,這樣他是要怎麼問啊!


「一種職業,如果我猜的沒錯,你應該是和我一樣,都是從別的世界來的。」他頓了頓,將餐盤遞給了少年,「諾,拿去。」

「…」少年打量著餐盤裡的食物,眼底似乎多了幾分遲疑。


就算是失去記憶,也少不了對別人的防備嗎?

不過,這樣也好。


「放心,沒毒的。」他這麼說著,而後燦爛一笑,「如果我對你心存不軌,剛才就不會把你撿回來了。」

「…你是?」少年皺著眉,「對於一個非親非故的人,豈會如此做為?」

「我是紫翎,你可以叫我小紫哦!」對於少年的戒備絲毫沒有半點在意,他笑得一臉純良,「因為你長得和我認識的人很像啊。」

「你認識跟我長得很像的人?」少年被他這一番話搞糊塗了,不過似乎已經放下了那麼一點點戒心。

「可能是和你有血緣關係的人吧?」他聳聳肩,「不過,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無所謂。」

「這樣該怎麼辦啊,我應該要怎麼稱呼你會比較好呀?」他一臉苦惱的說著。

「只是一個稱呼,不重要。」少年搖了搖頭,對於自己的問題,他似乎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怎麼會不重要!」這個回答觸動他某一根敏感的神經,他怪叫了一聲,指著少年的鼻子說,「有好的名字,才會有好的人生啊!難道你就這麼不在乎的人生嗎?這樣可不是聰明人會做的事呀!」

「…反正我就是不記得了,不然你幫我取?」

「咦?可以嗎?」他聽見了少年的提議,紫眸閃爍著奇異的光澤。

「嗯。」少年漫不經心的回答之後,便開始吃起了食物。

「看你的眼睛是黑的,頭髮也是黑的…」他頓了頓,認真的說,「那麼,就叫小黑吧!」

「咳、咳……」猝不防的嗆到了,少年咳了出來,喘了口氣之後,才一臉狐疑的望著他。

「怎麼,不喜歡?」

「就只是因為這個原因才這樣取的嗎?」少年放下餐具,探究的目光在他身上轉了一圈,「所以你的小紫也是這麼來的?可是你的頭髮又不是紫色的。」

「誰說不是紫色的呢?」他笑了笑,隨即將覆蓋在頭髮上的掩飾魔法撤除,「這不就是了嗎?」

原本的夜色長髮逐漸被淡紫色給取代,有如紫晶般璀璨的髮絲,就算是在光線不足的臥房裡,依舊引人注意,仍然突兀奪目。

「還真的是耶…」少年眨了眨眼,似乎是有些訝異。

「不然這樣好了。」他偏頭思索了下,「夜玄,小名小黑?」

「隨便…」或許是認為夜玄這個名字比小黑好多了,少年並沒有再次反駁,並繼續低頭吃起食物。


看來他取名的技術還挺不錯的嘛。

由於被對方接受他取的名字,他現在心情相當的好,並且秉持著多看幾眼帥哥不吃虧的理念,他一邊吃著晚餐,一邊欣賞著眼前的人。

真的不是他自誇,只能說在他們八個神座祭司裡面,沒有一個是其貌不揚的醜男,各個都是長相相當姣好的。

尤其是愛修,應該能夠算是他們之中長相最俊美的了吧。

…只不過,他這麼露骨的視線,對當事者來說,沒有察覺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一直盯著我做什麼?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少年…現在是玄夜了,他一臉無奈的望著他。

「欣賞帥哥啊。」他笑著說,一點也沒有感覺到尷尬的意思,「難得有帥哥可以養養眼,不看白不看嘛!」

「…」

「對了,明天開始你也要下去幫忙,應該沒異意吧?」他挑起眉,意有所指的看著夜玄,「雖然我不介意多個吃白飯的,不過你待著也是待著,不如出去動一動。」

「…嗯……」

「那麼,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他把玩著自己手中的餐具,彎起了一抹豔麗的笑容,「請多多指教了,夜玄。」

「你也是。」夜玄笑了笑,那笑容是與愛修完全不同的,帶點純真的清澈笑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