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稜.....』

在即將面臨死亡之際,你,卻出現了,以不同的姿態,不同的面容,不同的聲音,卻是相同的語調,相同的懷念。

努力從乾啞的喉嚨擠出一寫些聲音,呼喚著你,甚至想要驅動早已僵硬的身軀來擁抱你,但卻無法動彈,只能透過手的微微收緊,來留住你的腳步。

『 不是啊,不是那個名字。我的名字是安羅,或者,要叫我小紫也可以…… 』

你這麼說著,一滴水滴到了,似乎快沒知覺的手上,所感受到的溫度,是溫熱的。

是你的淚水吧?但是...

不要哭啊....為了我,不值得...

想要舉起手來拂去你臉上的淚水,但還是一樣,不聽使喚。

此時想把握住當下的心情十分強烈,但意識還是漸漸模糊,漸漸消散,只剩下殘存的餘溫留在手心。

一直以來他所做的,都是錯的啊,就算現在想挽回什麼,因為自己的生命即將消散,也無法做些什麼了。

就這樣,他帶著深深的懊悔,迎接那永無止境的黑暗。


凝水界,是人在死去後,靈魂會抵達的一個過繼站,會以一生的作為好惡為標準,此靈魂該去的是天域還是地獄。

這裡的範圍可以說是十分的大,要是徒步行走,恐怕在一天內是走不完的,畢竟是聚集了所有世界的靈魂。

管理此地的主人,正在自己的住所裡翻閱著新進的一批靈魂名單,淺嚐著倒在精細雕刻的小瓷杯裡的花茶,這是她的同伴,西羅納,從創世之界拿回來送給她的禮物,雖然收得有點莫名奇妙,但是喝起來的味道還挺不錯的。

翻到了資料中的某一頁,她拿著杯子的手,幾不可見的顫了顫。

這是....出了什麼問題了嗎?殺害無數個生命的人,居然被系統歸屬於天域?....不行...看來要親自去一趟了。

心念一動,纖細柔美的身影變消失,瞬間移動到了她的目的地 - 凝水界。

放眼望去,看不見所謂的盡頭,清澈見底的水,裡頭則是有灰白色無機質的靈魂,數量數以千計,多到十分嚇人。

灰白色的靈魂隨著水流緩緩的流動著,但水面卻是一派平靜,紋風不動。

她,就這麼憑空的出現在水面上,一頭亮麗的烏黑秀髮微微飄揚著,與凡人不可比擬的細緻而美麗的面容,眉宇間的微微皺起以及嘴角稍稍下降的幅度,都可以明顯的展示出她的心情。

對於他們來說,瞬間移動也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無論距離有多長,但是一過來這裡,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的負面能量,讓她愣了一下,隨即是心情的沉鬱。

這可真是一個不小的問題啊。

為了找出散發此能量的靈魂,她將白皙的手伸了出來,從指尖發出一道細小的耀眼白光,射入水面,原本毫無動靜的水面也因此產生了漣漪,一圈一圈的向外擴散,直到肉眼可見的遠處都尚未停止。

最後,波動停止,接著從水裡浮現的是,一個深灰色的靈魂,色彩的深度,可能只差純黑色一兩階而已。

顏色越深,代表著他的執念就越強烈,管理三界的她,這是倒是頭一遭看到這種顏色,但這靈魂的執念並非是黏稠的恨意,而是深刻的悔意。

這一點,使原先鬱悶的心情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憐憫,她一彈指,資料便重新出現在手中。

在核對下才發現,來這裡的原因和負面能量的源頭,根本就是同一個,她這才將這一頁的敘述,仔細的看過一遍。

是嗎?原來是這樣啊....

科里西亞曾說過她對於這些創造體,太過於認真了,但她也只是聽聽,並沒有放在心上。畢竟,他們也是生命啊。

無奈的搖了搖頭,長長的黑髮也因此舞出了一個弧度,她再次舉起手,手指對準了靈魂的額頭,射出了比剛才還要細長溫和的鵝黃色光線。

深灰色的色彩漸漸淡化,洗回的是,他原本的顏色,最後,他睜開了眼,是一雙墨綠色的眸子。

「西優席文.休勒西。」

呼喊著這個靈魂的名字,他也只是靜靜的看著她,沒有回應,雖然如此,但她還是繼續說了下去。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卻忘一切,我會將你的靈魂,連同記憶洗滌乾淨,讓你不再堅持,不再惦記。」

什麼....?聽到這裡,對方的眼睛微微睜大了。

無視於他內心的疑問,便說道。

「第二,面對你內心深處的黑暗,回到你所渴望改寫的那一天,加以改變,讓你的心,不再懊悔。」

她將雙手移至背後,笑著看那驚疑不定的創造體,等待他的選擇。

「你的選擇是,第二個嗎?我知道了,雖然有點麻煩...」

傾聽著他的內心讀取到的答案,他的選擇果然不出她所料,雖然倒轉時空這件事她並不擅長,但還是做得到的。

「請問...您是...?」

「我是艾絲蕾。我的技術不是那麼好,可能....會不太舒服。 」

不舒服?

接到這個疑惑的同時,她也出手將靈魂的感知降低,而後注入神力,用力一拋,丟回了創世之界。

你可是我第一次倒轉時空的靈魂呢,希望這次能達到你滿意的結局。

不過....要是被科里西亞發現了,肯定又會被嘮叨一番....唉,算了,到時候再說吧。

她罕見的嘆了一口氣,一邊控制著力量讓靈魂正確地回到自己的身體,一邊清點著受到影響的靈魂,且將他們負面的思緒移除。

結束工作後,她拿出手帕,優雅地擦拭著白皙纖柔的手,抿唇一笑。

好了,回去喝茶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