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不好意思,這個請妳先看一下。」走到了櫃檯處,珞可便拿出了萊斯迪斯交給她的信,遞給服務人員讓他們自行處理。


剛進薩英斯城就遇見艾洛德,不知道該算是好還是不好,而且...羅提好像也對他們起了疑心,雖然他們也沒有刻意隱藏身份。


在等待的同時,珞可用眼角餘光掃了一下周圍,卻發現艾洛德的身影早已消失,只剩下羅提用充滿興致的眼光瞧著他們。


這個羅提的心思果然是深不可測啊...不過他剛才故意喊艾洛德的姓氏的時候,好像說了什麼...?到底是說了什麼呢...


『 席德列斯,不是說好要一起出去找人的嗎?怎麼自己先跑不見了?你看現在都這麼晚了要怎麼找啊。 』


對了,就是這一句。

疑...?


珞可緩緩的將頭轉向培里亞,露出了一絲驚訝。

『 哥,原來你有在聽啊? 』

培里亞面無表情的向她點了點頭,而後望向櫃檯。

『 他們好像處理好了,妳發呆太久了。 』

『 你明明就很清楚,我沒有在發呆啊! 』 抱怨了幾句之後,也將心神拉了回來。

「請問,好了是嗎?」

「是的。」服務人員這麼回答著她,且遞給她一隻鑰匙,繼續說了。

「這是你們的鑰匙,上樓後右轉第三間就到了。」


接過鑰匙輕輕觸摸著,上頭刻有一些紋路,看起來質感挺不錯的,有可能是純銀製的呢,可是....


「怎麼只有一隻?」

「因為這間是雙人房,所以只有一隻,而這是本店最大的一間房間,希望你們能滿意。」


噢...雙人房啊....等等,雙人房!?

聽說我和培里亞的性別不同啊!!


「信上面應該是寫要兩間房間吧?為什麼給我們一間雙人房?」

那封信她是有看過的,上面寫了幾句寒暄的話,還有萊斯迪斯所要拜託的事,也就是請他撥出房間讓他們住,以及他的親筆簽名。

「這....老闆交代說要給你們最好的房間,而且...你們是兄弟不是嗎?」服務員一臉為難的說著。


原來,萊斯迪斯曾到薩英斯城出過任務,也在這裡住了一晚,那時似乎是有些意圖不軌的人想洗劫這間旅館,而被稱為好人好事代表的萊斯迪斯,就很好心的順手將那些人解決掉了,這消息不久後傳到老闆耳裡,想要報答他卻被婉拒了,萊斯迪斯只是笑著說「這只是舉手之勞。」,就離開了。

老闆自認為自己是有恩必報的人,一直在等待時機,當萊斯迪斯捎來消息時,他實在是興奮不已,吩咐好員工要給他們最優等的待遇,至於沒辦法親自出來接待,他也覺得很惋惜,但萊斯迪斯都說不要太招搖,不需要那麼麻煩的,他也只好作罷,但他卻沒有想到他的員工的變通能力似乎是有待加強.....


「不能幫我們換成兩間單人房嗎?」

「這....」服務員支支吾吾著,畢竟那不是他可以決定的事,況且單人房...好像只剩下一間,其他都已經有人預訂了...

「沒辦法是嗎...?」

看服務員這樣吞吞吐吐的說不出話來,珞可的怒火也跟著上來,語氣也冷了下來,畢竟趕了一整天的路,剛才又施展瞬間挪移來傳送兩人,她已經很累了,早就沒什麼耐心去進行協調了。

「...是的。」

在說完的那一瞬間,一道充滿寒氣的氣團衝了出來,往四面八方擴散著,此時大廳裡的溫度似乎下降了好幾度。


啊,乾脆把這裡轟掉算了....珞可冷笑了一下。


培里亞無言的看著自家快要失控的妹妹,輕嘆了一口氣。

『珞,冷靜。』

『我一直都很冷靜啊....』 珞可回看著他,唇邊的笑意依舊冷度不減。

『是誰剛才想要把旅館轟掉的?』培里亞一邊的眉挑了起來。

『哼,不然你去處理啊。』

珞可不悅的拋下這一句後就走到後方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顯然是不想管了,完完全全都扔給他了....可見她的心情有多麼不好。

培里亞現在也只能硬著頭皮接下這個任務,畢竟他不想看到某人親手毀了一間旅館...


**


「我能請問一下,為什麼妳不讓我們換房間的原因嗎?」

這再熟悉不過的聲音,讓原本賭氣低頭不理會的珞可,驚訝的抬起頭來。

她驚訝並不是因為培里亞真的代替她去進行協調,而是那刻意壓低的嗓音以及與往常不同的語氣。

一樣都是刻意壓低的嗓音,卻呈現出截然不同的效果,培里亞那具有磁性的嗓音,就如同磁鐵般的磁力,緊緊的吸引住她的耳膜,原來的怒氣也就煙消雲散了。

「這...因為、因為,我們目前只剩下一間單人房,實在是沒有辦法幫你們換...」看見一人笑著走掉了,服務員不免緊張了起來,怕得罪到他們老闆的貴客,接著又換成令一個本來看起來冷冰冰的人開口問,但語氣卻比想像中的來的溫和,讓她鬆了一口氣,就有如千年的寒冰在開口後瞬間瓦解了般....但這純粹只是表面上,同時也是難得一見的。

「剩一間是嗎....」培里亞輕扶著下巴,若有所思。

培里亞沒說話,服務員自然也是不敢說話的,就只能等著他開口。

「那麼,可以把最後的一間單人房讓給我們嗎?」培里亞結束思考,笑著問道。

「...可以的。」那個女服務員看著培里亞的笑容,呆滯了幾秒才回答。

其實培里亞的長相也是十分俊秀,只是他都擺著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又因為那蒼冰色的銳利眼眸,使許多人不敢正視他,但對於這點,他其實是很滿意的。

「那真是太好了,麻煩妳了。」培里亞微笑著道了謝,而後佇立在原地等待,輕輕的在心裡呼出一口氣。


想不到這個任務這麼困難,看珞可平常就笑的很輕鬆,但自己來做卻十分的艱難啊。

大概是自己的顏面神經遲鈍吧。培里亞胡亂下了個結論。


「先生,這是單人房的鑰匙,上樓後左轉第二間,另外...雙人房的鑰匙在另一位手上....」服務員打斷了他的思緒,將一把鑰匙遞給他。

「我知道,十分感謝。」培里亞再次扯開笑容道謝,而後往後方-珞可的所在走去。

不出他所料,珞可那雙天藍的眼眸正瞪的大大的,緊緊盯著他不放,並且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欣賞著珞可那難得出現的吃驚表情,培里亞忽然覺得偶爾麻煩一次也沒什麼不好,不過....他覺得他的臉部肌肉好像開始痠痛了....

培里亞調整了臉部的表情,面無表情的揉揉自己的臉頰,並且在珞可的旁邊坐了下來。


有必要那麼驚訝嗎?發呆這麼久...


培里亞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並思索著能夠一掌順利讓她清醒的機率有多高。


似乎挺低的....培里亞有點惋惜的這麼想著。


「不好意思,我能打擾你們一下嗎?」一頭火紅頭髮的少年,站在他面前這麼問著。

培里亞愣了一下,才意識到有人在和自己說話,但珞可還是那副呆怔怔的樣子,而他自己又不想講話....所以他只好用心靈溝通來喚醒她了。

『珞,找你的。』

『唔?什麼...?』


心靈溝通真是個又快又方便的東西啊。培里亞感嘆著。


『哥!你在亂想些什麼啦,回答我的問題啊!』

培里亞只是指了指站在前方的人,然後又繼續揉著自己的臉。

一往前看,她馬上就明白了...羅提正站在他面前笑著,看來是被察覺到了。

「請問,有什麼事嗎?」珞可的臉上帶著禮貌性的微笑,這麼問著。

「我想,我應該不會認錯才對,我們應該是『同伴』,沒錯吧。 」羅提用的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這讓珞可神色一滯,接著淡淡的笑了起來,語意深長的說著。

「或許是,又或許不是。倘若你依然堅持著你的理念,那我們便是敵人;但若你改變你的想法,我們便是同伴,我將會助你一臂之力,希望的光芒依舊是存在的。晚安了,諾曼登先生。」


『還是應該叫你,D.M.B.的統御司大人呢?』


原本羅提正在釐清那話語中的含義,卻因為最後傳來的精神波大吃一驚,眼神一沉。


他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知道我的身份?這人可留不得....不過,還是先別貿然行動的好....


再度環顧四周,卻怎麼也尋不到那兩人,但他也不怎麼著急,邁開腳步走出了旅館,臉上掛著一派悠閒的微笑,低低的這麼說著。

「就讓我來看看,你有什麼本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