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現在是什麼狀況?我被襲胸了?


珞可的大腦停止運作了一下,在意識清楚現在的狀況後,那漂亮的天藍色眸子

逐漸睜大,一臉難以置信。

「薇莉安!!把妳的手拿開!!!」用原本的聲音爆出尖銳的驚呼,珞可覺得

今天真的比以前待在神殿裡的日子,都還要來的疲憊。

「抱歉...我只是在一群都是男性的同伴裡,忽然發現了同性者,而感到很開

心而已...」薇莉安縮回自己的手,笑容有些苦澀,卻帶了點慶倖的意味。


如果她沒出現的話,那這一屆的神座祭司只有一位女性,就是薇莉安...雖然

在小說裡沒多做描述,但其實她也是很不安,很寂寞的吧?


薇莉安,她其實是個很堅強的人呢...她的母親,也就是黛拉妮‧帕蕾基西若

,就只是一個隻愛自己的驕傲女性,想必薇莉安是不太可能從她身上獲得太多

的關愛吧?而同伴間又沒有同性者可以當她的發洩地,聽她傾訴一些不開心的

事,而與她較好的音笛,她可能就只是把他當成弟弟,所以不會將自身的壓力

諸加在他身上吧。


「呐,珞。」薇莉安輕輕的呼喚著她的名,不自覺的,抬頭看向她。

「妳可以...和我訂契約嗎..?」那高潔輕柔的聲音,帶了點不安,像是個害

怕被拒絕的小孩般脆弱。


我...


珞可愣了一下,她並不是沒想過會被問這樣的問題,而且她早就已經做好決定

了,對於這類的問題皆以拒絕做為回答,因為她並不是這世界的人,但是真正

被問到了,還真是難以回覆...

「抱歉...我沒打算簽訂契約...」

「沒打算..?」

「嗯,這屆都一定要簽訂我是知道,可是我們有九個人...」正確來說是十個

才對,加上瑟迦妃,珞可暗自補充。

「所以妳打算當那個落單的人?」燦金細長的眉挑起,真不愧是聰明的薇莉安

,一下就搞懂了她的想法。

「就結論來說,妳是對的。」

「...為什麼?」

「大概是因為,我不想吧?」珞可露出了難以形容的苦澀笑容。


她不想,雖然她想改變結局,但她還是盡她所能的去維持原本的設定 ,所以

目前能做的,也只能維持他們的契約對象罷了。


「其實亞維康也不錯啊,妳就多給他一些機會嘛。」

「不要,他好輕浮,嘻皮笑臉,一副不可靠的樣子...」薇莉安輕蹙著眉,拒

絕了珞可的提議。

「有些人呢...」珞可停頓了下,神情有些複雜,看著前方,卻沒有焦距,「

將外在的形象做為他的假面具,掩飾住他真實的內在,或許是不想讓人觸及,

又或許是...不想讓人發現他心底深處的醜惡吧。」

「...」此時珞可那如同親身經歷的神情讓薇莉安愣住了,不知道該如何接下

「我是覺得啦,」珞可拉回了方才四處飄蕩的心神,對薇莉安不予可否的笑了

笑,「妳只要跟亞維康講明白,要他改進,相信他也會是一個很好的搭擋。」

「...我知道了。」薇莉安緩緩的點下頭,語意深長的笑著,「不過剛才妳拒

絕我,我還以為妳是想跟另一位訂呢,你們感情不是很好嗎?」


另一位?

珞可頓了下,才明白薇莉安指的是培裡亞,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感情很好?」

「有妹妹會背著睡著的哥哥回來的嗎?」薇莉安語帶戲謔的說,灰色的眸子稍

稍眯起,「如果,他想跟妳訂呢?」

「應該...不會吧?」珞可不太肯定的回答。

「這可難說...」薇莉安神秘的笑著,所謂的“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大概就

是這種情況吧?雖然只有見過一次面,但薇莉安卻曉得,對任何事物都十分冷

漠的培裡亞,在目光定向珞可的時候,眼神都會不自覺的放柔了點。

「...?」

「那我先去洗澡了,妳也早點休息吧。」薇莉安從自己的包包裡撿了撿所需的

東西,在後走到浴室門口時,卻又轉過身,「對了,明天早上,大家說好要一

起去研究一下靈吸陣... 」

「噢,我知道了。」珞可以手支著頭,轉了轉靈動的天藍色雙眸,「不過我要

先出去辦點事,反正小笛不會太早醒來,所以...」

「所以?」

「借我一套妳的衣服吧?」珞可笑得純良,「做點變裝這樣?」

「不是變裝吧?」薇莉安有些無奈的說,「應該要說恢復原裝才對,不過妳不

怕被他們看見?」

「我有方法可以避開。」珞可聳聳肩,不以為然的說。

「也對...」薇莉安略略點頭,而後輕聲呢喃著,「反正妳的瞬間挪移都可以

移動兩個人到正確的地點了。」

珞可對於薇莉安小聲的話語可沒聽漏,因此讓她的雙眼微微睜大了些,才又想

起剛才在洗澡時所思考的問題。

「妳是怎麼發現我的性別的..?」

「妳掩飾的很完美,就連一開始我也沒察覺到,只是覺得妳這個人還不錯而已

。」停頓了下,薇莉安輕笑出聲,「可是,你知道伊希塔他的姓氏,卻沒有像

一般人該有的反應,這讓我對妳的身份起了疑心,所以當妳和另一位一同離開

時,我便跟了上去。」

「我居然沒發現到妳...」

「呵...」薇莉安看著珞可難以置信的表情,抿唇一笑,「我隱匿身形的技術

,在我們這一屆裡,可以算是前幾名的人吧?還有,那時妳的聲音根本不像男

的。」


原來如此。


珞可恍然大悟的想著,卻絲毫沒有感到不悅。

 

昨晚搞清楚薇莉安發現的原因後,珞可就直接躺下睡覺了,而與往常一般一夜

好眠的珞可,在朝晨的第一道曙光從窗口灑進時,便醒了過來。

「呵~」 她撐起了身子坐在床上,意識有些不清的看著前方,伸出手揉揉眼

,伸伸懶腰,將手掩住嘴大大的打了哈欠。

均勻平穩的呼吸聲從身邊傳來,珞可愣了下才轉過頭來,看向聲音的發源地。


薇莉安正側躺在她旁邊,安穩的睡著。


那在枕頭上灑落的燦金十分耀眼,精緻的臉蛋,細長的金眉,紅潤的薄唇,還

有那微彎的睫毛,都讓珞可忍不住讚歎著她的美麗,若不是有在呼吸,她可能

會以為這其實只是一尊,經過手工藝大師多次研磨刁鑽的精美娃娃。


雖然很賞心悅目,但是...為什麼要跑到我床上來睡啊?明明就有兩張床!

珞可無奈的做無聲的歎息。


「薇莉安...醒醒..」她有些頭痛的推了推身旁的薇莉安,「妳要借我的衣服

呢?」

「唔...」薇莉安睜開了因為剛睡醒而略微蒙朧的灰瞳,看來她並不像音笛一

樣難以喚醒,甚至可以說是相當淺眠的,她以有些抱怨的語氣,倦倦的說,「

珞... 妳都那麼早起來..?才剛天亮吧...?」

「會很早嗎?」珞可順了順自己有點淩亂的頭髮,不以為然的聳肩,接著問道

,「衣服呢?」

「在另一張床上...」薇莉安的眼神四處漂移,最後停滯在純白的牆上,那深

褐色刻有繁複花紋的掛鐘,上頭的時針筆直地垂向地面,明顯的昭示出現在的

時間,她頓時感到十分無奈,「妳的很早到底是幾點...?現在也才六點..」

「唔?」撿拾起放置於另一張床上的衣物,珞可眨了眨眼,回給薇莉安一個微

笑,「抱歉,吵醒妳了,妳可以繼續睡沒關係。」

「妳快去換衣服吧!」說著,薇莉安便起身,將珞可推進浴室,眼底有著難掩

的興奮,「看完我再去睡。」

「喔...」雖然搞不清楚薇莉安在打什麼主意,但珞可還是乖乖的點點頭,將

門關上。


當門再次打開的時候,走出的便是一位長相秀麗的少女,身穿著一襲淺藍色的

禮服,合身的服飾勾勒出優美的身體曲線,十分美豔動人。

只是那名少女臉上掛著無奈,沒好氣的看向正欣賞著她的穿著的人。

「薇莉安,這套不會太誇張了點嗎?」

「不會啊,」薇莉安聳肩,在少女身旁繞了一圈,目光帶著讚賞的意味,「很

適合你。」

「問題不是在這裡吧!」

「呀~」薇莉安不理會少女的意見,只是撲上去,蹭了蹭少女的臉頰,「小珞

,妳好可愛~」

「等等...為什麼叫我小珞...」

「因為妳比我矮嘛!」

「這什麼道理啊!妳不是還想睡嗎?!給我躺回去!」少女,也就是珞可,她

這麼斥責著,而後將黏在她身上的薇莉安拎起,扔回床上。

「真是的。」薇莉安以抱怨的口吻說著,「虧我還借妳衣服,妳居然這樣對我

。」

「是,是。」搧了搧手有些敷衍的回答,接著走到衣櫥旁,拿起了放置在地的

袋子,打開衣櫥的門,將裡頭的東西一一塞入袋內,也不理會薇莉安疑惑的眼

神,「那,晚點見。」

珞可披上了斗篷,但沒將帽子戴上,向薇莉安揮了揮手,淡淡的開口,「神之

名予, Instant Movement。 」

纖細的淺藍色身影從房間消失後,薇莉安便鑽回柔軟的被褥裡,睡回籠覺去了


真的..很開心呢。


進入夢鄉的薇莉安,唇邊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有人在嗎?」既然是換回女裝,就不必再壓低聲音說話,珞可晃進米薾的店

裡,以原本的聲音這麼問著。

「咯咯咯...」而回答珞可的是一陣詭異的枯老笑聲,斷斷續續的沙啞聲音在

不遠處響起,「還..真的...來了..啊..」

「妳就不能恢復原本的聲音說話嗎?」珞可沒好氣的白了裝出老者嗓音的人,

「還不快點出來,搞什麼神秘?」

「真是的!女孩子這樣一點也不可愛喔!」嬌小的金髮女孩從門後出來嘟囔著

,不悅的表情只會讓人覺得“怎麼這麼可愛!”,然後沖上前抱住好好捏捏她

柔嫩的臉蛋。

「妳管我?」珞可右邊細長的眉挑起,接著把手上的袋子遞過去,「呐,應該

就這些吧?檢查一下。」

「唔嗯...都湊齊了啊!我果然沒看錯人~」米薾那精緻可愛的臉浮現了滿意

的笑,接著從口袋裡拿出一顆白色的球,捏碎,而後抬頭詢問,「妳要留在這

裡等委託者驗收嗎?應該不會太久才是。」

「嗯...」珞可遲疑了下,點點頭。


她今天會決定自己一個人來,又換回女裝,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懷疑,

懷疑為何只是個收集藥草的任務,居然會有不算少的獎賞金,而且就如培裡亞

所問的,為何搜集的藥草種類,都是毒藥。

高賞金的任務,通常伴隨著的高度的危險性,雖然這個任務如果沒有像她一樣

有著充足的藥草知識的話,危險性的確是挺高的..但凡事還是小心謹慎一點的

好。

當然,不帶培裡亞過來的另一個原因大概是私心吧,她想讓他多休息一點,因

為昨晚看他睡得這麼熟,實在是不忍心叫他起來,畢竟培裡亞昨天一整天都隨

著她四處奔波,應該是十分疲憊才是。

雖然要留下來等委託人的決定不知是否正確,但她還是選擇留下了,她相信在

米薾的店裡...應該不會發生什麼事才對,必竟米薾也不會希望自己的店裡會

發生鬥毆事件吧?


帶著消極的心態,珞可走到求籤機前,蹲下,等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