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旅館的大廳裡,人群的進出走動,坐在椅子上休憩的人顯得稀少了許多,因而製成了一種忙碌的錯覺。

培里亞獨自坐在位於角落的位子,眼簾輕輕斂下,他將背靠在椅背上,微做休息。

忽然的,像是感應到什麼而睜開了眼,蒼冰色的眸子十分銳利,他的目光移至樓梯處,只見一名身穿深色斗篷的少年,從樓梯口走出來,若是仔細看的話,將會發現他們的面容極為相似。

而那名少年將步伐轉向位於角落的他,顯得有些輕快,他笑容明媚,薄唇微開閤著,輕喊著。

「哥,早安。」

「嗯。」

不同於少年的愉悅,他只是淡淡的應了聲。

那名裝扮成男性的少年,便是他的妹妹,珞可。

珞可並不介意他的冷淡,只是四處張望著,最後才有點疑惑的開口詢問。

「哥…其他人呢?」

「走了。」

「他們先去吸靈陣那邊了?怎麼沒等我…們?」

目光落於桌,稍斂下了眼簾,他將手放在桌上,輕敲了幾下,才回答。

「我讓他們走的。」

「咦!為什麼?」

珞可坐到他身邊,眼底帶了些責怪。

而他,沒有回答。

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該想什麼。

所以他什麼都沒說,也什麼都沒想。

腦裡的思緒,則是亂成了一團。


那些,到底是什麼?讓我看到的那些…片段…


「哥,你在想什麼?什麼片段?」

珞可天藍色的眼充斥著擔憂,他將身子靠近了些,硬是將他面無表情的臉扳向他。

「哥…你怎麼了…?」

臉上傳來微溫的柔軟觸感,讓他很不自在,他下意識的迴避了對方的目光。

「沒事。」

「真的…?」

「嗯。」

這確實不是謊言,只是那雙手放置的地方好像微微發燙了,心臟的跳動也稍稍增快了些。

不明究理,他對自己的反常有點疑惑,但表面上還是維持著一貫的冷漠。

「沒事就好…」

半信半疑的,珞可放開了手,將身子輕倚靠在他身上,有些不滿的輕聲嘀咕著。

「我還以為你因為我沒帶你去米薾那邊看小籤,所以在生悶氣呢。」


小籤…?什麼東西…


「喔,哥你還不知道那臺求籤機的名字…今天我有問米薾,她說它叫做小籤…米薾的取名能力好像不怎麼好呢…」


原來是那臺可愛的機器?

他恍然大悟,點了點頭。


「欸,它哪里可愛了?我怎麼都看不出來…」


很可愛,和妳一樣可愛。

他淡淡的想著,輕輕撫摸著珞可的頭。


「…你居然拿我和小籤比!」

珞可一聽,馬上不悅的嘟起嘴,撇開頭不看他,但他卻瞥見了,那藏在深灰色的髮絲後,那微微泛紅的耳根。

那一瞬間,他忽然覺得方才的心煩頓時皆煙消雲散,豁然開朗了起來。

原本面無表情的臉上,若是仔細看,將會發現一抹淺淺的笑容,在唇角浮現。

「珞,給你。」

他將不知道從哪裡拿出的蛋糕遞到身旁的珞可面前,淡淡的說著,又拿出了一杯紅茶和一把叉子放在桌上。


一定還沒吃的,那個只要一認真起來就會忘了吃飯的傢伙。


他嘆了口氣,而輕靠在他身上的人看到了湊到自己面前的蛋糕,頓時伸手拿走,坐直了身,拿起叉子大快朵頤了起來。


吃慢點,沒人會跟妳搶的。


「嗯,謝謝哥!」

說著,珞可進食的速度明顯變慢了些,而他也只是靜靜的在一旁看著,卻是很享受這樣的時光。

吃完了蛋糕後,珞可將空盤子放置於桌上,便準備伸手去拿一旁的紅茶,但在要接近時,她的動作卻明顯一滯,才緩緩拿取杯子,細細品嚐著。

「怎麼了?」

珞可動作的停頓讓他不解,下意識的直接說出口問出話來,清冷的嗓音帶了一絲關心,而珞可只是搖搖頭,表示她沒事,接著望向大廳門口,依舊沒有說話,但在他腦中響起的卻是這一段話語。

『他們回來了。』

所謂的他們,指的應該是出去研究吸靈陣的那幾個人吧?出去也好一段時間了…回來也是正常的事。

他也將目光移至門口,看著那些據說是同伴的人一一走進,卻也因此沒注意到坐在他身旁的人,那細長的眉微微的蹙起,以及在口中含糊念過的話語。


*

「怎麼…多了一個人?」

珞可疑惑的低聲呢喃,而走在前頭的羅提很快的發現他們的所在,面帶笑容,熱情的向他們打招呼,也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

「早上好,那魯。」

「你也是,諾曼登先生。」

「其實你不需要那麼拘僅的,我們是同伴不是嗎?」

「那你也可以不用姓氏稱呼我們,這樣不會搞混嗎?」

空氣中似乎因兩人灼熱的對峙而摩擦出了火花,在這詭異的氣氛下,忽然插入了一道清脆的聲音,以及有些加快的腳步聲。

「珞~!」

珞可接住了朝她撲過來的男孩,無奈的嘆了口氣。

「小笛,這樣很危險的,如果我沒接到,那你不就受傷了?」

「嗯…反正你都接的到不是嗎?有什麼關係…」音笛嘟起嘴,眨了眨天藍的眸,接著在唇邊漾起一抹微笑,他略顯調皮的說著,「今天我都那麼早就起來了,結果珞你居然睡到這麼晚!」

「呃…」


無奈,看來薇莉安是用我還在睡的藉口矇混過去啊…


「抱歉,昨天太累了。」珞可聳聳肩,一臉不在意的說著。

而在他們談話期間,眾人也紛紛抵達,圍繞在四周,羅提看了看在一旁的人後,勾起嘴角,有些悠閒的笑著。

「另一位帕蕾基西若小姐應該還沒見過他們才是,他們是那魯家的雙胞胎兄弟,哥哥是培里亞,弟弟是珞可。」


另一位…帕蕾基西若…?!


珞可吃驚的想著,只見一名有著一頭燦爛金髮,細緻的面容與薇莉安略微相似的美麗女子走了出來,那迷離的紫眸中有著一絲悲憤,也不知是為何原因…

 

吃驚歸吃驚,珞可臉上依舊是帶著笑容,絲毫沒因情緒的變動而產生變化,她站起身,笑著朝對方伸出了手。

「妳好,我是珞可,他是我哥哥,培里亞,很高興認識妳…帕蕾基西若小姐。」

「你好…」愣愣的握住對方的手,頓了頓,迷離的紫眸閃過一絲複雜的光彩,她回給了珞可一個豔麗的笑容,「我是卡帝斯。」


卡帝斯的聲音有點偏中性,不高亢也不低沉,但那張細緻的臉蛋卻讓人不經思考直接判別出她的性別,不過…偽裝性別的或許不只她一個人也說不定喔?


珞可在心底笑了笑,想起方才的風之精,又看了看自己的同伴,不著痕跡的嘆了口氣。


雖然目前的氣氛看起來很和諧…但…自己已經先引起某個在D.M.B有兼職的人的注意了,麻煩啊…


「大家別站著,先坐下吧,我剛才收到家父傳來的消息。」

珞可將兩個長方形木桌並攏,而知道她想法的培里亞,也默默的將一旁的椅子挪動至桌旁,當然,反應過來的人也過來幫忙,湊齊了十個座位。

是的,十個,因為原本的八人增加了兩個人,而那兩個新增的準神座,便是珞可以及卡帝斯。

珞可看著椅子的排列,偏著頭思考。

兩張桌子是以窄面相互連接,長度也就比原先多了一倍,質量略為沉重的木椅則是在寬面的區域以五個為一列,相互觀望著。

畢竟有事要宣布的也是她,珞可猶豫了下,還是選了其中一列的中央位置,坐下。

其他人見珞可坐下後,也紛紛選定位子入座。

坐在她左右兩邊的分別是培里亞以及薇莉安,而薇莉安旁邊坐的則是今天才出現,據說是薇莉安妹妹的卡帝斯,亞維康眼巴巴的看著自己想要的位子被坐走,摸了摸鼻子坐到培里亞的旁邊。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羅提掛著悠閒的笑容坐到了珞可的對面,而艾洛德和音笛自然是坐在一起的,最後剩下的兩個位子…

西弗和卡薩加互瞪了一眼,滿臉嫌惡的冷哼了一聲,才不乾不願的一起坐了下來…這應該說是冤家路窄嗎?珞可在心底默默的想著。

「具我剛才收到的消息來看,是一個比較明確的目標。」見眾人都入座後,珞可沉著聲說道,吸引了眾人的注意,目光皆轉移至她的身上,珞可頓了頓,才笑著繼續說,「是,『破壞第二集中區』,不知道大家有什麼想法?」


如果記得沒錯的話,原本羅提他們應該只收到了調查以及監視靈吸陣的指令,並沒有什麼明確的目標。

讓她苦惱的是,她並不是很熟悉黑魔法,畢竟黑魔法能學得的途徑實在是太少了,這樣要抓住時常跟在她後面的老鼠,也不好套話,還是殺掉比較乾脆…不過他們倒也沒做出什麼對她有害的事,也就眼不見為淨了。

「我是覺得先讓彼此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再來分配工作會比較妥當。」羅提對於珞可的提問,首先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關於諾曼登的提議…有人還有什麼不同的想法嗎?」珞可瞥了羅提一眼,將手肘直立在桌面上,手背靠著下巴,淡淡的詢問,卻有種令人不可忽視的壓迫感。

雖然展示能力也是原本在原著就有的一個環節,但是羅提在這個時候提出來,而且隱約還有種在針對著她的感覺,感覺實在是不怎麼好。

「我覺得諾曼登的提議不錯,畢竟我們彼此還不怎麼熟悉…當然,已經有認識的可以除外。」薇莉安附議著,還順便瞪了一眼在她身旁似乎想要說些什麼的卡帝斯。

「既然帕蕾基西若小姐都同意了,那我就跟進摟。」亞維康笑了笑,很不恥的說出了令人無語的言論。

「兩個人同意嗎?其他人呢?」

「…沒意見。」卡帝斯微弱的說著,看來是剛才薇莉安給他的那一眼蘊含著十足的威嚇吧。

「我沒意見,不過有適合的地方嗎?」艾洛德不怎麼在意的說著,不過還是給一個很受用的問題。

「自然是有的。」羅提笑咪咪的回答著,早就知道這傢伙心機頗深的了,這個答案倒是不出乎意料。

「嗯。」艾洛德點點頭,側過身望著音笛,眼底帶著幾分詢問。

「我也沒意見,雖然我不知道有什麼能力可以展示的…」音笛笑的有些勉強,但收到珞可那不贊同的冷冽眼神後,緊張的豎直了身子,「我、我會努力的!」

基本上已經超過半數同意了,但顧及彼此的意願,珞可還是將目光投至那對冤家身上。

「沒意見。」

「隨便。」

幾乎同時說出聲,西弗和卡薩加憤憤的相互瞪了一眼後,又扭過頭不搭理對方了。


…唉,至少他們沒再打起來…應該是不敢了吧?

他們之間的問題要自己解決才是,自己多事的話可能會弄巧成拙…順其自然吧。


「那麼,就定在明早,可以吧?」

環顧了一圈,沒人露出不贊成的神情,珞可點點頭,又想起他們今早出去的事,應該是和原著一樣沒什麼改變,但於理也是要問一下的…

「你們剛剛去靈吸陣那邊,有調查出什麼嗎?」

薇莉安微笑著將剛才他們所做出的結論再陳述一次,最後停滯了下,苦笑著說,「只有那魯伯父將考驗明確的告訴你們,想想也是…以我們幾個可能也沒辦法將他們的基地全部殲滅吧。」

這段期間,美其名是考驗,但實際上也只不過是個象徵性的儀式罷了,畢竟考驗沒通過還是要繼承神座一職啊,這意義到底在哪里?

好吧,如果有兩個以上相同的准神座的話,倒是可以利用…但這機率並不高吧…

珞可有些納悶的想著。


決定完時間,地點也有著落,眾人便開始聊一些不著邊際的話題。


看似不經意的瞥了一邊的角落一眼,珞可微蹙起眉。

雖然感覺到的氣息非常微小,但她肯定那裡一定有人。


監視者…安加西奈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