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一 終結與初始


這晚,夜幕低垂,星宇泯滅,

這夜,萬物俱寂,危難將至。

待明日日初之際,人們將會發現...

這天,既是終結,亦是初始。


1

看起來略嫌舊了點的小型摩托車在一棟樣貌平凡的民宅前停了下來,嘈雜的引擎聲也因此消散。

褚冥漾將自己的小綿羊暫時先擺放在一旁,抽出了鑰匙,插進門鎖上輕輕扭轉。

『喀嚓。』

門隨著褚冥漾的動作打開了,並且發出了不小的聲響,在如此安靜的環境下,聽起來到是讓人感覺到有些毛骨悚然。

照理說應該是不至於這麼安靜,因為這裡離褚冥漾的學校並不是很遠,會有許多大學生在此處租房,又或者是一些原本就住在這裡的居民...應該會在路上看見的,但是現在卻一個也沒有。

褚冥漾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但是卻又說不上來。


或許,大家都跑去空曠的地方圍觀紅夕陽了吧?


晃晃頭,褚冥漾不再多想,他將滿載而歸的機車牽進門,把車停好之後再將那一包淨重將近25公斤的狗飼料放在車庫裡,又將內門門鎖打開,才拎起兩大塑膠袋走進屋內。

聽見了急促的跑步聲,褚冥漾瞇起了黑色的眸子,迅速的將手上的重物扔至沙發上,然後在動作完畢的下一秒被撲倒在地。

「汪!」

被重物壓倒在地的感覺並不是那麼美好,尤其是那個『重物』還會在你身上蹭來蹭去。

「咖啡,起來...」褚冥漾有氣無力的說著,看樣子這種事情應該是很常在這間屋子內上演才是。

「汪。」咖啡應了聲,在褚冥漾的臉上舔了幾下,才乖順的從他的身上離開。

「再被你多撲幾次我這一身骨頭都要碎了,唉。」褚冥漾哀怨的說著,抹掉一臉口水,並且抬起手槌了槌自己的肩。

「嗷嗚...」咖啡委屈的叫了一聲,而後趴下並且將那有著白色絨毛的前肢高高舉起,無辜地放在頭上,那雙琥珀色的瞳也因為這個動作被遮掩了不少,看起來反而怪可憐的。

這一頭外表冷豔高貴的哈士奇在這一瞬間形象完全破滅,在一旁揉著自己的腰的褚冥漾見狀,真的是感到相當哭笑不得。


有這麼逗的寵物作伴,讓身心都愉悅了不少啊。


別看咖啡一整隻狗模狗樣的,其實內在的涵養真的是很讓人不忍直視,如果用現代的詞來比喻的話...大概就是所謂的二貨了吧?

默默的回想著每次拖完地之後,在濕溜溜的地板上滑來滑去,玩得不亦樂乎的某狗...褚冥漾在心中淡定的抹了把臉。


不管怎麼樣,咖啡是他現在唯一的家人了,他是不會嫌棄的...

況且,除了有點二之外,其實咖啡是一隻很聰明的狗狗。


褚冥漾拍了拍咖啡的頭,雖然手下毛茸茸的觸感很好,但是他現在必須先去把一些該處裡的食物都弄好才行,實在是沒有時間陪它玩。

「唔,乖乖待著別來鬧,晚上加肉。」

「汪!」咖啡放下了前肢,扒了扒褚冥漾的手,點點頭表示自己一定會很乖,而那雙琥珀色的眼睛也流轉著相當耀眼的光芒,似乎是很期待今晚的加肉。

褚冥漾給了咖啡一個讚賞的眼神,而後便拿著兩大塑膠袋走到廚房去,將一些該冷藏的食物冰到冰箱裡,又把泡麵罐頭之類保存期限比較久的食品擺放到櫃子裡,這才看見了掉落在一個塑膠袋裡的鑰匙。

褚冥漾沉默了半晌,想必一定是因為剛才怕被咖啡撲倒而把東西摔到,將袋子扔在沙發上時不小心掉進去的吧?

「咖啡!」刮了刮臉,褚冥漾抬頭叫喚了一聲,而咖啡也很麻利的從客廳跑了過來,瞪大著眼睛望著他,一副『我很乖快給我吃肉吧』的樣子。


一副嘴饞的嘴臉,只差沒流口水下來了吧,這個吃貨!


褚冥漾搖了搖頭,把手上的鑰匙放在咖啡的頭頂,微微笑了出來。

「把鑰匙放回去。」清潤的嗓音相當的溫和,但是卻讓咖啡聽了之後直僵住了身子。

「嗷嗚...」咖啡僵硬的嗚鳴了聲,隨後才發現哀兵之計無法奏效,只好戰戰兢兢的將鑰匙頂了出去。

非常僵硬,很不自然的動作,褚冥漾都看在眼底,卻依舊不發一語。

但...其實褚冥漾差點忍俊不禁地笑了出來,有時候難免也會有那麼一點點小壞心,把『太寵咖啡也是不好的』這句話當作是藉口,小小的整了咖啡一把。


只能說,其實主人也沒比寵物好到哪裡去啊...

什麼人養什麼樣的鳥,這句話到是可以用在這對主寵身上了。

不過,他們的好感情卻是無庸置疑的。


早在三年前,褚冥漾的養父母因為車禍而離世,並且留下了一筆不小的財產,才得以讓他繼續在學校就讀。

其實,當時的褚冥漾是相當地無措的,因為習慣了養父母所給予的溫暖之後,已經逐漸忘記在孤兒院的生活,那孤寂的記憶卻因為那次的事故而再度掀起了巨大的浪潮。

驚慌、恐懼的情緒不斷地湧上,褚冥漾在收到消息之後,一個人蜷曲在床上獨自哀悼著,直到聽見了低低的嗚鳴聲,才打斷了他的思緒,卻還是無法止住一直淌下的淚珠。

無聲啜泣的褚冥漾在黑暗中摸索著,循著微弱的聲音走到了養父母的房間,他抿緊了下唇,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勉強克服自己的慌恐,推開了門。

而後,褚冥漾看見了位於角落的籠子裡,一隻楚楚可憐的小哈士奇。

小小的哈士奇蜷曲著身子,只露出咖啡色的背部,瑟瑟發抖著並且時不時發出虛弱的聲音,也不知道是因為到了新環境感到害怕,還是肚子餓了想吃東西。

「怎麼會...有小狗...?」褚冥漾的聲音因為長時間哭泣而導致相當的沙啞,他慢步走到籠子前,沉默的望著鐵籠子上面貼的便利貼,眼眶更紅了,淚水也更加地止不住。


--給我們最愛的漾漾,生日快樂。By爸爸、媽媽


褚冥漾顫顫的打開了籠子,小心翼翼的將小哈士奇抱了出來,艱難地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

「咖啡色的...小狗狗,就叫你咖啡吧...」

「嗷嗚...?」小哈士奇在褚冥漾的懷裡扭動著,似乎是感覺到他情緒不對勁,它伸出了小小的舌頭輕輕的舔了舔褚冥漾的手。

「沒事的...沒事的.....」褚冥漾機械式的重複著這一句話,手掌則是不斷的撫摸的小哈士奇的毛皮。


過一會就好了,沒事的...

褚冥漾在心中反覆強調著,畢竟...他還不算是一個人。

至少...還有小咖啡,對吧?

對...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