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應該是幻聽了吧?我怎麼好像聽到結開頭婚結尾的詞呢?!

 

這、是、什、麼、神、展、開、啊、我、說!!

 

 

或許是因為我的表情太過於呆滯了,冰炎居然笑了出來,緊貼著我的胸膛微微震動著,而那紅色的眼中則是蘊藏著滿滿的笑意。

 

「沒聽清楚嗎?」被我的表情取悅到了的冰炎勾著嘴角,「我說,我們結婚吧。」

 

 

噢,噢。

 

這算是求婚嗎?怎麼沒有鮮花還有盛大的排場什麼的…?

 

 

「這是嫌棄我的意思,褚?」冰炎含笑望著我,形狀姣好的眉毛輕輕的挑起。

 

「呃,不是……」我搔了搔頭,驚慌且有些結巴的說,「那什麼、你沒有發燒嗎?還是我還在做夢……?」

 

「褚。」冰炎輕捧起我的臉,迫使我直視著他,而他眸中流轉著無比耀眼的光輝,讓我也移不開自己的視線,「我很早就想這麼做了。」

 

「把你的人囚禁起來,只讓我一人所擁有。」

 

「你願意在餘生的歲月中與我相伴嗎,我的褚?」

 

 

這訊息量太大了我運轉不過來……

 

不是吧、被告白還不到半年就又被求婚了?!

 

不過…在他這種熱切的注視下,我完全升不起拒絕的念頭啊…

 

 

「嗯…」我發出了小若蚊鳴的聲音,又感覺有些尷尬的把眼睛給閉上,「我…願意……」

 

「我很高興。」

 

冰炎說了這句話之後,便直接把我抱了起來,害我嚇得趕緊伸出手環住他的脖子。

 

 

是那萬惡的公主抱……!

 

 

「要、要去哪裡我自己可以走啊!」

 

「去結婚啊。」忽視了我的意願,冰炎二話不說的抱著我就走。

 

 

這麼快?!不是吧!連給我有婚前恐懼症的時間都沒有嗎?!

 

啊呸,才沒有那種東西!啊不對,原來他早就已經策劃好了嗎?

 

那老爸老媽那邊呢…?老人家不能接受太大的打擊啊,就連我剛才自己也嚇得不輕耶!!

 

 

「給你的婚禮,自然是最好的。」冰炎看著前方,穩穩的快步走著,「還有,你已經答應了,可沒有多餘的空間讓你反悔,褚。」

 

 

嗚嗚嗚,那什麼,我就這樣把自己給賣了嗎?

 

我一臉揪結的想著,而且絲毫沒有注意到冰炎臉上的,那淡淡的笑意。

 

 

*

 

細雪紛落,純白無瑕的雪層層堆疊,將原本舊有的雪地更加厚了些。

 

白皙的雪地上鑲著一個個大小不一的深灰色墨石,突兀的對比色,讓人能夠在第一眼就發現了它的存在。

 

可能是有人刻意將原本鋪蓋在上頭的雪移除,所以才會有這麼明顯的視覺效果。

 

但是,再過幾個小時後,恐怕又是一片毫無其他色彩的雪之境地了吧。

 

 

然而,本該是寧靜的夜晚,卻因為某些事物而添上許多的生氣。

 

 

明亮的燈火在石道的末端閃爍著,似乎是在述說今夜的不凡,並且讓人能夠在一片漆黑的夜晚看見了位於尾處的涼亭。

 

若是沿著石道走,便能逐漸看見擺放在石道兩側的冰雕,栩栩如生的樣貌令人讚嘆不已。

 

冰雕由小而大,在逼近涼亭的時候,冰雕的高度已經快比一個成人高了。

 

這些想必一定是花費了許多時間才雕刻出來的,然而做為佈景之途,卻是用這種無法保存太久的天然素材,如果不是閒錢太多的人,恐怕是沒有辦法做出這樣土豪般的事情了吧。

 

然而,越是靠近涼亭,就越是能夠聽見一些人的談話聲。

 

「唉,小亞怎麼這麼慢?」

 

「這就要看你到底把漾漾帶到多遠的地方去了才是。」

 

「沒有很遠啊?」

 

「是嗎?」

 

 

「小玥,妳看我的頭髮有沒有亂掉?」

 

「很整齊。」

 

「那、衣服呢?」

 

「很漂亮。」

 

「那……」

 

「媽,今天又不是你要結婚。」

 

「兒子要嫁人怎麼不能不注意形象?」

 

「…」

 

 

在交談的內容越發詭異之前,內容中的主角終於到場了。

 

…雖然是被人以公主抱的方式抱進場的,但總的說還是可喜可賀啊。

 

嗯,如果忽略掉主角那一身相當厚重,卻又不正式的衣物的話。

 

 

冰炎穿著一身裁剪合身的精緻西裝,在西裝的襯托之下身形顯得更加修長,俊美非凡的臉孔是一如往常的從容,完全沒有因為抱著一個人而動容,亦沒有一路上風塵樸樸的樣子。

 

倒是在冰炎懷中的褚冥漾,清秀的臉蛋上是揪結的神情,一下皺眉,一下展眉,一下歡喜,一下又愣神。

 

總之,我們的主角表情可以說是相當的豐厚,和冰炎的表現可以說是天差地遠了。

 

 

「漾漾,你怎麼穿成這樣?」白陵慈恨鐵不成鋼的望著自家兒子,整個像小媳婦一樣窩人家懷裡,成何體統,「還有你自己是不會走路嗎?這副德性小心人家冰炎不要你!」

 

「媽……」褚冥漾一臉委屈,扯了扯冰炎的衣袖,意示對方放他下來。

 

 

天知道今天是結婚的日子啊?

 

根本沒有人告訴他,還被丟在樹林裡面…有這麼苦逼的新娘子嗎?

 

啊呸,他才不是什麼新娘,他是個純正的男子漢才對!

 

不過…老媽知道他和冰炎的事、還一起辦婚禮…?

 

 

「媽…那個、我……」褚冥漾一臉揪結,不知道該怎麼向白陵慈開口才好。

 

褚冥漾還沒想好要怎麼問,就先獲得了來自於自家老媽和老姐的嫌棄的眼神。

 

褚冥漾頓時受到了深深的打擊…才怪,他其實早就已經對此免疫了。

 

 

「漾漾,不要錯過良辰吉時。」白陵然語重心長的說出了相當違和的話語。

 

「漾漾,加油。」辛西亞溫柔一笑,打氣道。

 

 

然表哥笑得好……唔。

 

還有表嫂,那個妳要加什麼油、95還98?

 

褚冥漾納悶的想著。

 

 

「兒子啊,好好嫁人求個好歸宿,受委屈了可以回娘家的!」褚項豪氣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吾家兒女有成的欣慰樣。

 

「瞧你這一副慫樣,可不要第一天就哭著跑回來。」褚冥玥隨意的撥了撥頭髮,鄙視的語氣倒是讓褚冥漾感到溫暖。

 

 

…難不成他其實是個抖M…?不虐就不舒服?

 

…不過,老爸,你忘記你自己兒子的性別了嗎?

 

褚冥漾鬱悶的噎了一口血。

 

 

「不管怎麼樣,只要你覺得對,覺得喜歡,我們就一定會支持。」凡斯神色淡漠,語氣卻難掩關心。

 

褚冥漾感動的紅了眼眶,而抓著他亂走到迷路的凶手,正迫不及待的看著他。

 

「小漾漾,我們家小亞雖然脾氣倔了點,可是他卻是一個難得好男人欸!錯過就可惜了啊!」亞那不遺餘力的推銷著自家兒子,而後才興奮的說,「牧師已經來很久了,快點拜堂然後洞房去!」

 

 

…我說,中西合併真的很怪啊!

 

還有…洞房什麼的……

 

褚冥漾決定保持緘默,然後被冰炎握住了手,把他拉到牧師面前。

 

牧師見狀,溫和一笑,並且用眼神詢問著他們兩個人,而後再獲得兩人不約而同的答覆。

 

牧師清了清嗓子,神色莊嚴的望著面前的兩人,用一種不可侵犯的嚴肅語氣述說道。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先生。」

 

「你是否願意與你面前的這位男士結為伴侶,愛他、安慰他、尊重他、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他,直到離開世界?」

 

「是,我願意。」

 

牧師點點頭,又繼續開口。

 

「褚冥漾先生。」

 

「你是否願意與你面前的這位男士結為伴侶,愛他、安慰他、尊重他、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他,直到離開世界?」

 

「我願意…」

 

接獲到答案的牧師便開始繼續下一個程序。

 

「請交換戒指,在眾人的見證之下,交付屬於你們彼此的信物,以視為對彼此最真誠的諾言。」

 

 

戒指…?

 

褚冥漾用疑惑的目光看著冰炎,而冰炎只是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盒子遞給他。

 

褚冥漾看著手中的盒子,帶著有些期待的心情開了起來,只見用著流暢的水藍色線條勾勒出精美樣式的,一枚小巧的戒指。

 

褚冥漾遲疑的看了看,才小心翼翼的將戒指取出來,持起了冰炎的手,輕輕的套入對方的指中。

 

褚冥漾尚未離開的手被反抓住,冰炎勾起了嘴角,拿起了一枚熾熱的紅與純淨的銀勾勒出精緻圖樣戒指,做了與褚冥漾相同的動作,而後又俯下身在褚冥漾的耳邊輕聲低語。

 

「褚,終於套住你了。」低沉的嗓音就如同悅耳的大提琴一般,瞬間讓褚冥漾鬧了個大紅臉。

 

「你、你也不是一樣…」

 

「是啊,但我高興。」冰炎壞笑著,不再理會褚冥漾想要反駁的動作,直接用唇將那張喋喋不休的嘴給堵住。

 

「唔…」

 

 

用堅固的籠子把你關住,只有我能夠觸碰。

 

 

為了這天,他可是準備了很久了呢…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