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在聖誕外篇的後面噢。

點文來著(淡定臉

 

外篇 跨年小記事


一語成讖什麼的,真心要不得啊。


─褚冥漾之語錄(欸?


過完難得稱得上是浪漫的聖誕節,緊接著要迎接新的一年的到來,雖然我覺得一天到晚過節慶是一件很浪費時間的事。

但…很顯然,沒有任何一個學生是像我一樣這麼認為的。

看,每個學生都抗奮的相互詢問著今晚要去哪裡跨年,若不是因為現在尚未放學,這些興奮到無法自拔的學生們,恐怕就會像脫韁的野馬一樣奮不顧身的往外狂衝了吧。

唉,這就是所謂的代溝嗎?

不過,算一算日子,其實期末也快到了啊,如果他們在跨完年之後還無法收心的話…

嗯,我可能會不小心失手把他們都給當了吧。


等到打完鐘之後,學生們一哄而散,教室裡也只剩下我和我家小老師而已。


總覺得有點心酸啊。


嘆了口氣,我把東西收一收,讓我可愛又可恨的小老師拿著,並且把她帶到辦公室去。

而在辦公室裡的情景也是挺可憐的,沒有幾個人在裡面,很空曠、安靜。

冰炎倒是悠閒的坐在位子上看著書,優雅的動作總是會讓人相當讚嘆。


「老師,小考成績表在這裡。」紓芙從書包裡掏出了一個資料夾,把一張紙抽了出來,放到我桌上。

「噢。」我大概看了一下,覺得沒什麼問題之後,摸著下巴有點可惜的說著,「標準是不是定太低了啊,沒達標的好少。」

「老師請您高抬貴手吧!!80分已經很高了好嗎?」紓芙欲哭無淚的說。

「會嗎?」我的視線不自覺的飄向一旁正在看書的某人,據說他定的標準好像都是95來著…?

「老師兩者是沒有可比性的您別移開視線啊!」

「是啊沒有可比性。」我撇撇嘴,「明明國文比英文簡單多了,我看你們是瞧不起我吧。」

「欸,老師那個…」紓芙揪著一張臉,最後還是決定扯開話題,「你們今晚有要去跨年嗎?」


轉移話題什麼的,哼。

算了,大人不計小人過。

所以應該要當掉吧,還是當掉吧,還是當掉呢?

嗯哼哼…


「不知道,沒有吧。」瞥了一眼旁邊的某人,雖然他並沒有表示什麼,但我想他對於這種活動應該也是興致缺缺的吧。


畢竟,他老大可是很討厭那種人擠人的地方的。


「欸?」紓芙眨了眨眼,而後用相當熾熱的目光掃視著我,「老師你們該不會要在房裡跨年吧?雖然春宵一夜值千金,但這樣就少了很多樂趣了啊,這該不會是未老先衰的前奏吧…」

「咳、咳……」聽了我家小老師的語論,我被自己的口水噎得差點喘不過氣來,還因此漲紅了臉。


孩子…放棄治療是不對的啊!

而且、那種浪費時間的事情,我才不會做呢…!

呃呵呵,怎麼好像有種底氣不足的感覺呢,是錯覺吧?


「老師,你的反應好大哦,該不會是想歪了吧?」紓芙一臉驚訝的盯著我,還故作感嘆的說,「哎,以前單純的小綿羊狀態已經回不去了嗎?」


…所以說我現在不單純了到底是誰害的啊!

還有,那句話用在不對的地方就會有不同的意思啊! !

身為妳的國文老師的我,真的是深深的感到哀傷啊。

所以呢…


「嗯,59分。」我面無表情的說著,腦羞成怒的成分可能也不低吧,呵呵。


但是,管他的呢~


「老師你這麼做是不道德的啊!!」聞言,紓芙整個人馬上就不好了。

「妳用詞不當我沒給妳死當就不錯了。」

「嗚,老師我錯了我不該調戲你的…」紓芙可憐巴巴的望著我,不過說出來的話語不怎麼動聽就是了。


呵呵,所以我剛才是被自家的小老師給調戲了…?


「妳…」我瞪大了眼作勢要發怒,卻又被紓芙悲催的哭喊給打斷了。

「嗚、嗚、嗚…我是一個那麼品學兼優的好學生,還這麼勞心勞力的幫您做事,您這樣做對嗎老師─」紓芙哀傷的捂著胸口,連敬稱都拿出來用了,還扭過頭看向正淡定的翻著書的冰炎,不著痕跡的勾起了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師丈,您評評理啊!」


……

………師丈?

聽見這個名詞,我愣了好幾秒。


而冰炎似乎對這個稱呼很滿意,他放下了手上的書,勾起嘴角給了紓芙一個讚賞的眼神。

「不錯,95。」

「…喂!」


59變95不會太誇張嗎大哥!

…雖然我也沒有打算打那麼低就是了,濫用職權什麼的,要不得啊。

不過,真該說這廝真不愧是我所認定的小惡魔頭頭嗎?

都不知道被坑害過幾次了,唉。


「噢,師丈大人果真英明,那小的我就先告退了──」紓芙誇張的行了禮之後,便一溜煙的跑走了。


…真的是溜得比誰都快啊!我咬牙切齒的想著。


「其實…」冰炎勾著嘴角,這笑容讓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什麼…?」

「剛才那個提議,挺不錯的。」

「……」


原來老大你剛才都聽到了,看書其實只是個幌子?

所以果然還是把那個小惡魔死當吧,死當吧,還是死當吧!

我忿忿的想著。


至於…褚冥漾和冰炎今天晚上的跨年…?

呵呵,明天是個美好的假日,不是嗎?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