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下個路口,右轉。」清冷的嗓音響起,冰炎躺靠在座椅上,不急不徐的繼續下著指令,「停車場,直接下去。」

 

充當了司機的褚冥漾,依言在下個路口轉了個彎,而後見到了停車場的象徵圖像,二話不說的直接將車子往下行駛。

 

 

在經過一番詢問,得知冰炎日前的居住場所真的距離他家不遠之後,褚冥漾便毅然決定先讓對方去拿些衣服之類的生活用品過來。

 

因為傷者為重,褚冥漾自告奮勇的攬下了開車的這項工作,於是便有了冰炎指路,褚冥漾聽令,這樣的一個光景。

 

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兩人雖是認識不久,卻配合的異常有默契,竟沒有因為指令下達的過慢而開錯路的狀況發生,倒是讓兩人都小小的驚訝了下。

 

 

順著狹窄的通道往下行駛,越是深入,眼前的視線就更加的不清,褚冥漾見狀便換上了大燈,並且放慢了速度。

 

「這裡沒有燈嗎?」褚冥漾持著方向盤專注的望著前方,輕蹙著眉,「這樣很危險…」

 

「晚上會開著。」

 

「…有什麼差別嗎?」

 

冰炎聞言,嗤笑出聲,似乎也不怎麼滿意這裡的作為。

 

「誰知道?」

 

 

待有驚無險的通過了不甚寬敞的通道後,藉由車燈的照明可以大概看見前方的景致。

 

或許是因為現在是上班時間的關係,目前所能見到的車可以說是不怎麼多。

 

零稀的車輛分散在四周各處的停車格中,讓停車場的空間看起來空曠了不少。

 

「隨便停就可以了吧?」褚冥漾一邊慢速行駛著車子,一邊問著冰炎。

 

「嗯。」

 

褚冥漾得到了答案,便找了一個看得順眼的位置,將車子不偏不倚的停入了車格內,完全沒有超過白線的停車技術,可以稱得上是相當的完美了。

 

「好了,接下來就換你帶路了。」褚冥漾揉了揉有些痠痛的脖頸,調笑著說道。

 

「…你要跟著?」

 

「哎呀,你是傷患耶,傷患。」褚冥漾聳了聳肩膀,「再說,多一個免費的勞工不好嗎?」

 

「隨你。」冰炎不置可否的說著,隨後便開啟了車門走了出去,看也不看裡頭的褚冥漾就自顧自的走掉了。

 

褚冥漾無奈的搖搖頭,下車將車門鎖上之後,便加快了腳步跟了上去。

 

 

雖然四周晦暗不清,但在不遠處的亮光卻是相當的明顯,想必那裡應該是通往上層的地方吧。

 

褚冥漾緊緊跟著前方的冰炎,微微偏著頭這麼想著。

 

 

進入了方才所見到的燈光發源處,褚冥漾大概瞧了瞧四周,除了一個看似普通的電梯之外,便剩下那通往上層的樓梯了。

 

不用褚冥漾說,冰炎就已經將那個向上的按鈕按了下去,而那按鍵也因此發出了淡淡的橘光。

 

「想不到這裡還會有電梯。」褚冥漾感嘆的說著,似乎是不怎麼看好這裡會有什麼比較好一些的設備。

 

而冰炎則是沉默的瞥了褚冥漾一眼,並沒有接話。

 

等電梯到來的時間並沒有很久,在顯示出已經到達了此樓層之後,電梯的門也緩緩的開了起來,然而──裡頭,竟也有個人搭著電梯下來。

 

在褚冥漾看清楚了裡面那人的容貌之後,夜色的眸子猛然的一個緊縮,隨後散發出陣陣的冷意。

 

電梯裡的男人面容極其俊美,有著一頭如同大海般色澤的長髮,而那深邃的藍瞳因在品嚐著手中的咖啡,微微瞇了起來。

 

男人稍稍抬眸掃視了一圈,在看見冰炎富有個人特色的象徵之後,幾不可見的停頓了下,隨後將視線落在了面帶笑容的褚冥漾身上,嘴角浮現了一抹魅惑人心的笑。

 

「這不是我們的大忙人,褚醫師嗎?」男人輕笑著說,那低沉微啞的嗓音卻有著蠱惑人心的力量,「是終於想和我去喝杯咖啡了嗎?」  

 

褚冥漾聞言,更加深了唇邊的笑容。

 

「呵,如你所說,我可是很忙的。」褚冥漾清潤的嗓音在此時,卻帶著相當銳利的氣勢,就宛如一把出鞘的劍一般,銳不可擋,「再說,我可沒那種閒情逸致,也不怎麼想見到你呢,安地爾。」

 

「褚醫師還是這麼直白,可真是令人傷心。」被褚冥漾喚作是安地爾的男人彎著嘴角,笑意不減的說,「不過,我就是欣賞你這點啊。」

 

「收回你的欣賞,我可不稀罕。」褚冥漾瞇起了墨色的瞳,「還有,我們要上樓,要離開就快滾。」

 

「你們…啊。」安地爾意味不明的望向一旁的冰炎,藍色的雙眸在他的腹部多停留了幾秒,「讓受傷的人到處亂跑呢…」

 

意有所指的話語,讓冰炎和褚冥漾都稍稍的瞪大了眼睛,隨後更為警惕的注視著對方。

 

「哎呀,你們這麼看我是做什麼呢。」安地爾輕晃著手中的咖啡,笑道,「如果是我做的,你覺得他現在還會在這裡嗎?」

 

雖然褚冥漾很不想承認,但事實上對方的確是有這樣的本事…

 

不過,這麼看來,砍傷冰炎的人和這傢伙可能也脫離不了關係了。

 

想到這裡,褚冥漾危險的瞇起了眼睛。

 

 

「所以,你想表示些什麼?」

 

「哎呀,連這樣也被你看出來了。」安地爾的嘴角勾勒出了惑人的弧度,漫步走至褚冥漾身旁,在他耳邊低語著,「我奉勸你一句,褚冥漾,多管閒事…可是會惹禍上身的喔。」

 

「哦?那還真是多謝你的好意啊。」褚冥漾後退了一大步,面上依舊是掛著完美的笑容,但夜墨色的眼底卻帶著令人不寒而慄的冷意,「不過,攸關於我的人的事情,可不是什麼閒事呢。」

 

「呵,那就算我多嘴吧。」安地爾意味深長的笑了出來,說道,「真的不陪我去喝杯咖啡?」

 

「我和你很熟嗎?」褚冥漾拉著一旁的冰炎踏進電梯,接著瞥見了插在按鍵上的長針之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拔除,並且向外擲出。

 

細長的針迅速地射向安地爾的方向,卻在即將擊中目標之前,被當事人給攔截了下來。

 

「這樣拒絕的方式還真是粗暴呢。」安地爾將夾於食指與中指間的長針收了起來,漫不經心的說著。

 

褚冥漾冷哼了聲,連一個白眼都懶得投過去,直接將位於控制版面上的關門鍵按了下去。

 

這乾脆俐落的動作…看來,褚冥漾似乎是真的很厭惡對方的樣子。

 

 

見電梯的門緩緩的闔上了,

安地爾卻一點也不在意,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相信我們很快就能再見面了…」

 

俊美的面容揚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安地爾抿了一口手上的咖啡,踏出步伐離開此地,而那修長的身影則是逐漸被黑暗給吞噬,終而無法得知他的去向。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