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二  搬家
 
『住得好好的為什麼要搬啊?』
 
『我高興。』
 
『獨裁、專治、不民主!我的人權你到底有沒有尊重啊!』
 
『…再說一次?』
 
『對不起你什麼都沒聽到我什麼都沒說…』
 
 
我所追求的,究竟是什麼?
 
或許,你可以側耳傾聽。
 
亦或,靜心凝視。
 
事實便呼之欲出。
 
 
說到底,也只不過是想要一個,
 
安靜、不被打擾的環境罷了。
 
 
1
 
在那場猶如噩夢般的開學演出之後,已經過將近兩個禮拜的時間。
 
不過…非常不幸的是,當我的會員申請終於被管理員給蓋章通過了之後,一點進去登錄會員……我就有些傻了。
 
當時的我啊,腦海裡就只有一個念頭。
 
 
尼瑪這究竟都是些什麼鬼東西啊啊啊啊───!
 
 
果然,就是不應該給他們太過多空閒的時間,看、閒的發慌了就開始在那邊討論些有的沒有的!!
 
給糖不吃,還順手送了你一巴掌,大概就是這樣的情況吧。
 
所以,小惡魔什麼的果然最討厭了!
 
當然,我也不可能直接在上面留言,畢竟暴露的風險可以說是很大的,不過這也不代表我就不會去圍觀他們到底在討論些什麼就是了。
 
 
像是『我們的導師就是不一樣!』啊,這一個討論帖在我點進去之後確實是有些愣了,因為這、這這,這些熊孩子居然都把我Ripple的身分給拆的差不多了,簡直可以稱作是現實版的名偵探柯南了啊!
 
把那些疑點和一些相似之處一一列出來再回歸主題開始討論……
 
說什麼我沒有不在場證明…看了我整個人都不好了啊!原來真的那麼好發現嗎!!都罪證確鑿了嘛!
 
啊呸,不對,我又不是犯人!這群死孩子果然是閒得沒事做所以才在這邊胡亂折騰的對吧!摔!
 
雖然有些惱怒,但倒是還不至於披上我可愛的小號去罵人,不然一定是穩妥妥的被發現的,打草驚蛇什麼的真心要不得唉。
 
好吧,這麼默默的圍觀…嗯,倒也是有一種相當微妙的滿足感啊。
 
這種我知道你卻不知道我已經明白了的感覺真的是…呵呵。
 
不過就不知道那個同意通過我申請會員的管理員到底是誰就是了,但…應該不會被他給認出來吧…?
 
嗯,這倒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褚。」冰炎打開門走了進來,直接目視到的便是我宛如死豬一般癱在床上樣子,頓時皺起了眉,「不是說過不要趴在床上用電腦的嗎?」
 
 
來不及毀屍滅跡,所以只好……
 
臉朝下,趴著裝死。
 
 
『啪。』清脆的敲擊聲響起,聲源在上方,位於我的頭頂。
 
 
【系統】您遭受到了〈Lv.100,紅眼暴力兔〉的攻擊,損失10000hp 。
 
【系統】您的血槽已歸零,是否原地復活?(是/是)
 
 
………腦殘是病,得治。
 
不過到我這種貌似是末期的狀態…還治的了嗎?總覺得很困難啊。
 
 
「不要打頭…會變笨啊……」因為臉依舊是朝下的狀態,所以我的聲音有些悶悶的,模糊不清。
 
「已經夠笨了,所以沒關係。」冰炎揉了揉我的頭,在床邊坐了下來,「又在看那些小鬼們的論壇了?」
 
「哼,說到這個我就生氣!」嗖的一下坐起了身,我一臉憤憤不平的指著筆電的螢幕說,「你看看這些還有那些,評評理啊,怎麼可以說我是靠面具才有氣勢的!!」
 
「…你昨天不是說過這句話了嗎?」冰炎挑起眉,低下頭玩味的看著我,「還記得我昨天的回答吧?」
 
「……這個問題我沒辦法明確的回答你………」我愣了愣,隨即咬牙怒視某人,「這算什麼回答啊!是敷衍吧!!」
 
「啊,被你發現了。」冰炎用一種不鹹不淡的,沒有起伏的聲音說著,「不過,沒有獎勵。」
 
 
磨牙。
 
…好想咬人怎麼辦?
 
 
與那雙宛如紅寶石一般璀璨的眼睛對視了幾秒後,那裡頭不甚明顯的笑意讓我徹底怒了!
 
於是,我一個向前撲到了冰炎的身上,仰頭張嘴咬在那線條優美的脖頸上,雖然沒有很用力,但是咬久了應該也會有痕跡的…吧?
 
不過留下痕跡要幹什麼啊…?這人又不知道什麼叫含蓄,什麼叫羞澀…
 
 
頓時,我有些遲疑了,到底該不該放口呢?
 
 
不過,顯然現在才想到這些,已經是為時已晚了。
 
 
冰炎低頭看著我,血色的瞳變得相當的深沉,他彎起了一抹令我寒毛直豎的愉悅笑容,低低的笑了出來。
 
「咬夠了嗎,嗯?褚?」
 
「呃…」我看著莫名散發出危險氣息的冰炎,眨眨眼,又眨了眨眼,一臉無辜,含糊不清的說,「還沒…?」
 
「哦──?」冰炎看了看時間,彎了彎唇角,「沒關係,現在才九點,我們還有很多時間…」
 
「……早睡早起身體好唷親───!」聽見這種意味不明的話,我馬上鬆開嘴,整個人往旁邊跳了一大步,戰戰兢兢的勸道,「年輕人不要那啥那麼多,會腎虧的!俗話不是說『腎若歹,人生是黑白的;腎若好,人生就是彩色的。』嗎?三思哟三思啊!!」
 
冰炎似笑非笑的看著我,似乎像是在說『你再給我囉唆下去試試看,我可以馬上…了你』一樣。
 
隨後,他居然……和我想的不一樣!!他、他…捧起我的筆電放在腿上,旁若無人的用起了我可愛的小電啊───
 
冰炎居然有不禽獸的一天……咳,這話怎麼說得我像是很想被那啥的樣子呢?
 
 
不,絕對不是這樣!
 
 
「褚,過來。」冰炎頭也不抬的對我這麼說著。
 
 
怎麼有種在叫狗的感覺呢…
 
 
「幹嘛?」我疑惑的走了過去,並且在冰炎的旁邊坐了下來,便也看見了那螢幕上滿滿的房屋資訊。
 
「選房子。」
 
「選房子…?幹嘛選房子?」
 
「嘖,說你笨還不承認。」冰炎拍了拍我的腦袋,「買啊,不然呢。」
 
 
不…我還是不懂您老的意思……
 
 
「難道你想要過著每天被打擾,並且有機率被偷窺的日子?」冰炎挑眉問道。
 
「欸?打擾?偷窺?」我迷茫的看著冰炎,這話沒頭沒尾的到底是什麼意思?納悶。
 
「死老太婆很會記仇的。」
 
 
嗯,所以?
 
 
「你開學那場表演大概也是她搞的。」
 
 
嗯,然後?
 
 
「她一定還會有別的動作,例如裝針孔攝影機在我們宿舍裡。」冰炎雙手抱胸,臉色相當難看,「早點搬走比較好,畢竟在這整個學校裡,到處都是她的地盤。」
 
「嗯。」我恍恍惚惚的點頭,過了幾秒之後才反應過來,瞪大眼睛問道,「我什麼時候惹過扇校長了?」
 
「不是你。」冰炎定定的看著我,一字一頓的說道,「是、我、們。」
 
「什麼?!」
 
 
─TBC─
 
 
最近莫名很喜歡用一些奇怪的用語(何)
 
不懂的…嗯,好吧是我的錯(?)
 
 
今天是森日,更新──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