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將狗罐頭和一些肉乾藏好之後,褚冥漾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活動一下有些痠痛的身體,他微微勾起了愉悅的笑容。
 
 
總算是把大採購回來的東西都整理完畢了。
 
嗯,這次把狗罐頭放上去,看那隻魂淡二貨犬還能不能偷咬出來吃,哼哼。
 
 
褚冥漾不滿的想著,而後從冰箱拿出了沒拆過的三盒不同種類的肉,放置在桌上,並且輕了輕嗓子,開口喚道。
 
「咖啡!」
 
「汪!」咖啡迅速的跑了過來,看著褚冥漾歪著頭,一張狗臉就明顯的寫著『主人尼有神馬事嗎? 』的樣子。
 
「晚上的肉讓你選噢。」褚冥漾輕輕拍了拍咖啡的狗頭,指了指它面前的椅子,「上來選一個吧。」
 
「汪!」咖啡樂了,馬上麻利的跳上椅子,看著桌上的肉直流口水。
 
「…我不是要你看著他們發呆啊親……」褚冥漾無力扶額,「快點選啊,不然就別吃了。」
 
「 嗷!!」咖啡一臉驚恐的看向褚冥漾,而後才像是下了什麼重大決定似的,慷慨激昂的一爪拍向了位於中間的那盒肉,並且豪氣的吠叫了一聲。
 
「…有眼光。」褚冥漾無奈的把另外兩盒拿回去冰,然後滿臉黑線的發現咖啡那豪邁的姿勢完全沒有挪動過的樣子,不禁有些無言,「狗大爺,可否麻煩挪動一下您的金爪?」
 
咖啡頭頂上毛茸茸的耳朵抖動了幾下,扭過頭望向褚冥漾,琥珀色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起來相當的無辜。
 
「嗷、嗚…」咖啡可憐兮兮的叫了聲,而後緩慢的舉起了爪子,肉盒也跟著它的動作往上升了起來。
 
 
很顯然的,肉盒上面的保鮮膜被這慫貨的爪子給勾上了。
 
 
…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蠢…?
 
褚冥漾按了按額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這才堪堪忍住了想將這隻二貨蠢狗拍飛的欲望。
 
用力拍了拍咖啡的腦袋,將它的爪子一根根扳離於那脆弱的保鮮膜之後,他把被爪子摧殘的都是破洞的保鮮膜給撕開,並且在要扔掉之前先朝著咖啡晃了晃。
 
咖啡一直在吐舌頭喘氣的動作頓時停頓了下,隨後歪了歪脖子,琥珀色的眸子睜得大大的,似乎非常不清楚它的主人拿那個東西晃來晃去是什麼意思。
 
「唉。」褚冥漾再次嘆氣,也不知道這廝到底是在裝傻,還是真的不懂…
 
 
嘛,算了。
 
 
褚冥漾晃了晃腦袋,隨手便把保鮮膜扔了,而後看了看架子上的菜刀,猶豫了半晌還是放棄了切肉的念頭。
 
 
就整塊這樣下去吧…反正這傢伙也不知道什麼叫做細嚼慢嚥。
 
 
開火熱鍋,並且將一些所需的調料倒入鍋裡,等到溫度夠了之後才將肉塊置入烹煮,褚冥漾這一系列的動作行雲流水、十分流暢,顯然是對這種工作已經相當得心應手了。
 
肉香與調料的香味一同向外擴散,很快便遍佈了廚房的每個角落。
 
此時的咖啡非常難得的沒有四處亂跑,而是乖乖的坐在褚冥漾的腳邊,一雙眼睛正一眨也不眨的,死死的盯住位於上方的香氣發源處。
 
琥珀色的眼眸瞪得圓溜溜的,微濕的狗鼻子時不時聳動著,咖啡目前的坐姿可以說是十分端正。
 
嗯…若是忽略掉不斷滴下的、氾濫成災的口水的話,那簡直可以稱作是狗界裡的大帥哥一枚了。
 
 
褚冥漾無語的看著地上那小型的口水湖,默默的關掉火把手中的鍋鏟放至一旁,並且彎下腰與咖啡對視了幾秒,而後恨鐵不成鋼的搖了搖頭。
 
「德性!」他撇撇嘴,動手將那張狗嘴給闔起,嘆道,「只坐在這邊看有用嗎?碗呢?」
 
咖啡愣愣的望著褚冥漾,幾秒過後才宛如如夢初醒一般的晃了晃腦袋,撒著狗腿一溜煙的跑走了。
 
目視著自家二貨兼吃貨跑開,褚冥漾雙手環抱著胸,輕斂下眼簾,並且在心底從60開始默念回去。
 
 
…10、9、8……
 
 
『哐啷。』這是物體掉落在地上的聲音。
 
「汪!」這則是某二哈的叫聲。
 
 
哦?這次好像比較慢欸。
 
 
褚冥漾睜開眼睛,咖啡正高高昂著腦袋,頭上卻是放著一塊抹布,若是在掉下來一些便會直接蓋住眼睛,擋住視線了。
 
見褚冥漾看過來,咖啡叫了一聲,艱難的用一隻爪子把自己的碗推到褚冥漾的腳邊,而後又叫了一聲,似乎是在意示他快點把肉放進去的樣子。
 
褚冥漾見狀,樂得眉眼彎彎,他蹲下來故意不去理會咖啡的動作,而是把它頭上的抹布拿了下來,認真的看著它。
 
「有進步啊,不錯。」褚冥漾笑著拍了拍咖啡的腦袋,無視了它眼底的期待,「不過,要先把那邊擦乾淨,我才會照你的意思去做哦。」
 
咖啡聞言,用一種宛如被拋棄一般的可憐眼神望著褚冥漾,而褚冥漾卻不為所動,把咖啡的爪子拉起來,並且將手上的抹布放在它的爪子上,又拍了拍它毛茸茸的腦袋。
 
「汪嗚!!!」咖啡整隻狗都不好了,它的頭上就彷彿有了一片烏雲一般,一整個晴天霹靂,似乎非常難以相信它的主人會如此對它。
 
「唔。」褚冥漾笑瞇瞇的的提醒,「擦乾淨才有肉吃哦。」
 
「嗷嗚…」咖啡哀怨的將爪子換了一個方向,一爪將抹布踩在地上,並且用非常緩慢的速度,踩住抹布進行移動。
 
直到目的地之後,咖啡一屁股坐了下去,兩隻肉爪憤憤按著抹布在上頭四處移動,就像它的主人說的那樣,把那灘水擦了個乾淨。
 
最後像是洩憤一樣,四隻爪子都在那塊抹布上面踩了一圈,這才低頭叼起抹布,把髒抹布送到它主人的手中。
 
「好乖啊。」褚冥漾忍著笑,把已經裝好了肉的咖啡專用狗碗放在地上,又將咖啡叼住的抹布拿走,「快吃吧。」
 
咖啡看了看自家主人,歪了歪腦袋非常不解為什麼主人的表情有點扭曲,不過看到肉之後什麼事情都拋棄到腦後了,它愉快的將自己的碗叼走,歡快的跑到別的地方去吃肉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