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五  線索
 
這事,似乎出乎意料。
 
然而,在線索之內的真實,
 
究竟…是參雜住多少的陰謀,
 
以及…多少不知名的危機?
 
 
1
 
在那日之後,冰炎幾乎每次醒來,都會發現自己又睡到褚冥漾的身上去了,最初是茫然,到現在則是變成了習以為常。
 
他想,反正自己是需要一段時間,去測試一下自己是否對褚冥漾產生了興趣的,所以也就不去在意這種莫名奇妙的事情了。
 
不過,每次醒來看到笑得一臉純良的褚冥漾,冰炎就直覺的認為這絕對是這傢伙搞的鬼,所以這些天對待對方的態度,那叫一個冷言應答、冷面應付、冷眼應對,冷氣指數就是一直處於完全爆表的狀態。
 
但是,被這麼一個強烈冷氣團對待的褚冥漾,卻是依舊笑得一臉溫和,從早到晚只為冰炎而忙,而且還是忙得不意樂乎,這簡直就可以稱作是一個熱臉貼冷屁股的好典範了。
 
雖然是冷氣的來源,但只有冰炎自己知道,其實他很糾結,因為實在是沒有什麼頭緒,要怎麼去測試自己到底有沒有對褚冥漾產生什麼興趣。
 
沒有頭緒,就沒有動作,更沒有什麼結果。
 
冰炎有些煩躁,但到最後還是放棄了這個想要測試的念頭,決定走一步算一步了。
 
 
褚冥漾這幾天的日子,讓他覺得這是痛與快樂並存的生活,因為每天晚上稍微動了些手腳,讓自己可以小小的佔一下便宜。
 
然而,隨後面臨醒來後的冰炎的冷處理,那叫一個寒風刺骨、冷氣逼人,讓他在心底默默苦笑著,只能跟前跟後的把這大爺照顧的無微不至,但是佔便宜的動作還是做的很歡就是了。
 
不過,他原本是想說在家照顧這位一個禮拜再去上班的,但沒想到日子還過不到預期的一半,某上司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褚冥漾看到來電顯示,其實是不怎麼想接通的,但不管怎麼樣那還是他的上司,受人所僱不得不妥協。
 
「…喂?」
 
『呦,你這傢伙自行放假放得挺開心的啊。』對方的語氣挺歡快的,倒是沒什麼不悅的感覺,『小漾漾你還記得什麼叫做尊師重道嗎?』
 
「…」褚冥漾沉默了一瞬,才回答,「據我所知,您並不是我的老師。」
 
『哼哼。』對方意味不明的哼了幾聲,鄙視道,『你讀的那整間學校都是我的,怎麼就不是了?』
 
 
…這完全不能這麼算的吧?
 
 
褚冥漾有些頭痛,實在是覺得這樣和這人繼續講下去,完全是浪費時間,於是便開門見山的開口。
 
「…扇董事,您特意打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唉,越大就越不好玩了。』扇董事語帶惋惜的說道,『想當初那可愛的小漾漾在學校裡迷路,那迷茫的小模樣,嘖嘖。』
 
 
…真有這事嗎?他怎麼完全都不記得了?
 
褚冥漾按了按額角,深吸了一口氣,在心中默唸了一百次『這是上司,不能得罪』,這才堪堪忍住了掛電話的衝動。
 
「扇董事…到底有什麼事,能說了嗎?」褚冥漾的聲音顯得有些有氣無力了。
 
『 Ghost那邊有動作了。』
 
扇董事忽然嚴肅起來的聲音讓褚冥漾愣了下,隨後意識到了什麼,夜色的眸子瞇了起來,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Ghost在明面上是在規模上與Atlantis醫院不分上下的一家綜合醫院,但據褚冥漾所知,Ghost在暗面裡卻是一個非法營運的組織。
 
雖然不清楚他們在暗地裡究竟有多少多大的分支勢力,但對於褚冥漾來說,他相當無法認同Ghost,反正厭惡就是厭惡,倒也不需要太多理由。
 
而之前見到的安地爾,便是這個組織的一員,所以在那時褚冥漾才會連一點好臉色都不給對方。
 
 
「有動作啊…」褚冥漾愜意躺靠在沙發上,修長的手指在扶手上輕點了幾下,懶懶的開口,「但這好像跟我沒什麼關係吧。」
 
『怎麼會沒有關係呢。』電話那頭的扇董事發出了詭異的笑聲接著道,『你不是正閒著嗎?』
 
「我要照顧傷患,沒空。」
 
『這是命令,不能拒絕唷。』扇董事和善無比的說著,『只是找個人,倒也不需要多少時間。』
 
 
…這話聽起來怎麼頗耳熟?
 
褚冥漾皺了皺眉,好像是在不久前才聽過類似的句子來著…
 
 
「找人?」
 
『嗯,雖然Ghost的動作很隱蔽,但我們還是拿到消息了。』扇董事解釋道,『他們派出的人在幾個固定的場所找人,看他們的樣子好像挺重視的……』
 
「位置?」
 
在褚冥漾問出口後,扇董事也報出了幾個那人可能會出現的位置給他,讓褚冥漾神色變得有些古怪。
 
 
一個前幾天才去過那附近,一個是比較熱鬧的賣場,還有一個……
 
 
「怎麼連我家附近都有?」
 
『他們搜尋的場所啊,問我有什麼用?』扇董事沒好氣道。
 
「那個人是誰?」褚冥漾揉了揉眉心,他覺得扇董事要他找的那個人很可能就是……
 
『哎,說來也挺神奇的!』扇董事似乎來了興致,語氣又歡快了起來,『這人居然得和小亞那這麼像!』
 
褚冥漾沉默的看著在另一端翻書的冰炎,暗道了句果然如此。
 
「嗯,我知道了。」褚冥漾淡淡的說,「找到之後呢?」
 
『…小漾漾你是不是冷靜過頭了?』
 
「沒有。」褚冥漾閉了閉眼,嘆道,「長得像是因為那是亞那的表哥。」
 
電話裡外都是一陣沉默,這發生在與扇董事通話的時候,是一件非常罕見的事情。
 
『人在你那。』扇董事忽然就說了這一句完全不是疑問句的話語,顯然是已經肯定了這個猜測。
 
「是啊。」褚冥漾倒也沒有要藏掖著的想法,「所以,之後呢?」
 
『本來應該是保護好,但這好像不用我說了…你請假不來就是為了要照顧人家吧?看來都已經登堂入室這麼多天了… 』扇董事的聲音忽然就有些戲謔了起來,『哎呀,小漾漾終於長大了,我好欣慰。』
 
褚冥漾的嘴角抽了抽,他真的不怎麼想理會這個神經不太正常的人了,但有些問題卻還是只能和這人問…他嘆了口氣。
 
「Ghost找他做什麼?」
 
『天才,製藥師。』扇董事停頓了一下,聲音變得有些嚴肅,『命令是,活捉。』
 
 
如果是活捉的話……
 
那麼,冰炎為什麼會受傷?
 
褚冥漾神色有些凝重,他覺得事情似乎…越來越複雜了。
 
 
「所以,我還是可以繼續放假的意思了?」
 
『嘖嘖嘖,放假…』扇董事嚴肅不到三秒又變回了原形,她像是想到了什麼,怪笑了出來,『哦呵呵…小漾漾你該不會還沒拐到人家吧?』
 
「呵呵!」這是褚冥漾給予的回答。
 
『看不出來啊看不出來…』扇董事似乎是覺得有些稀奇,嘖嘖稱奇了一陣子,要饒有興致的說,『看小亞那這麼可愛,想必長得很像的表哥也差不多吧,記得拐到手要帶過來讓我看看啊!』
 
「呵呵。」褚冥漾再度給予相同的回答。
 
『你這傢伙別給我敷衍啊!』扇董事收到了兩次相同的答覆,有些怒了。
 
「祝您老身體健康萬事如意,再見。」
 
語畢,褚冥漾終於還是忍不住使出了大絕招──掛電話。
 
 
…可愛嗎?
 
掛斷電話之後,褚冥漾抬頭望著一臉平靜的在閱讀書物的冰炎,忽然就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是挺可愛的。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