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褚,還愣在那邊幹什麼?」冰炎看著自家又不知道神遊到何處去的伴侶,有些頭痛的斥道,「走了!」
 
「欸?」醉心於『吃糖吧小朋友』無限迴圈的我,忽然聽見了某大爺清冷的嗓音,三魂七魄頓時全都乖順的歸位,連忙應聲後追了上去。
 
雖然不清楚冰炎到底和對方談得怎麼樣了,不過…我能做的事好像也只有乖乖的跟在後面而已吧?
 
反正我是不怎麼對自己的人權抱有什麼希望了,我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握拳!
 
 
上車行駛後,這次倒是恢復了普通駕駛人應該有的時速了,並不是因為冰炎終於改過自新了什麼的,而是因為領路的不是他,所以他只能憋屈的跟在人家後面。
 
雖然這點或許會讓冰炎很鬱悶,但說實在的,這令我有種感動得無法言語的感覺啊!!
 
果然還是安全駕駛才讓人心安嗎?
 
 
在平穩的行駛中,我偷偷瞥了幾眼坐在我旁邊的某駕駛,發現對方倒也沒表現出什麼不悅的神色,或許是因為考慮到距離不長,所以才沒有不耐煩吧?
 
總之,在不快不慢的行駛之下,我們還是很順利的到達了首先要觀看的房屋位置。
 
一排整齊劃一的三樓透天厝直直地聳立著,大多數都會因屋主的需要加以裝潢而顯得獨特,所以倒也不會到了難以分辨的地步。
 
不過,由於是處於出賣的階段,似乎已經是有一段時日沒人居住缺少了一些人氣,所以在我的眼裡便顯得格外陰森。
 
 
果然,照片和實際情況都是有很大的區別的嗎?
 
下了車,我看著眼前的屋子,眼角不自覺的抽動了幾下。
 
 
雖然說這裡出去就有一家大型超市,要買什麼東西都挺方便的,但…這樣從外面看起來……嗯,心裡總有種毛毛的感覺。
 
下意識的嚥下了一口水,說實在的,我現在倒是不怎麼想進去看了…
 
 
那邊房仲業者正笑容滿面的介紹著,十句裡有五句是讚美這房子的建材空間設置是如何如何的好,有三句在誇讚這裡的交通是怎麼怎麼的方便,剩下的兩句又是讚不絕口的說您的眼光是那麼那麼的好…
 
 
所以說,應該是沒有一句話可以信的嗎?好話簡直就不要命似的拼命往外扔啊!
 
 
冰炎似乎有些煩那人的讚詞,細長的眉輕蹙著,但到底還是沒有打斷對方的話,不過眸中的不悅倒是已經清晰可見了。
 
「先生想進去瞧瞧了嗎?」房仲業者倒也不是什麼沒眼色的人,至少還知道什麼是適可而止。
 
「嗯。」冰炎瞥了眼站得遠了些的自家伴侶,見他神色不太對勁,眸子閃了閃,最後還是沒說什麼,等門打開了便從容的走了進去。
 
 
雖然,我覺得在那個房仲業者的眼裡,就是那種透明的背景版,完全沒有任何討好的價值,存在感等於零,但我對此一點都不介意,真的!
 
慢吞吞的後退了一步又一步,直到離開了車庫的範圍,我才莫名的鬆了一口氣。
 
 
膽子小不是我的錯……只怪這屋子生得太滲人…
 
 
『啪噠。』一聲莫名的聲響彷彿在耳邊炸開了似的,嚇得我一個哆嗦,寒毛直豎,臉色白了白又後退了幾步,這才幽幽的呼出一口氣。
 
鼓起勇氣抬頭望去,才發現原來剛才其實是開電燈的聲音,而屋內忽暗忽明的模樣比還沒開燈的時候顯得更陰森了。
 
方才清脆的開關聲在空曠的空間內似乎顯得特別響亮,隱約還有一些若有似無的回音在耳邊輕聲迴盪著,聽起來格外的詭異。
 
 
為什麼會有種鬼屋的即視感!!!
 
我抿緊了唇,在心中瘋狂咆哮著。
 
 
「哎呀小夥子…」
 
感覺到肩膀被人拍了幾下,目前正處於神經緊繃狀態的我便瞪大了眼睛,往旁邊跳開了一大步,如此之大的反應,弄得連對方似乎也被嚇了一跳。
 
定了定神轉頭一看,原來是一名穿著一身休閒裝的中年婦女,看來應該是這附近的居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主動過來和我講話,不過…看她輕拍著胸口的動作,我忽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
 
「您…沒事吧?」抓了抓頭,我腆著臉詢問道。
 
婦人神色莫名的看了看我,最後還是笑了出來。
 
「沒事、沒事,不過…」婦人話鋒一轉,神色有些古怪的問道,「剛才進這屋子的是和你一道來的吧?要買房子?」
 
「呃、只是先看看…」我乾巴巴的解釋著。
 
「看看啊…不過小夥子,我勸你一句,去看別間吧,別買這屋子了。」婦人語重心長的說。
 
聞言,我眨了眨眼睛,腦中不可抑制的浮現出了凶宅這血淋淋的兩個大字,頓時又是一個哆嗦。
 
 
哎喲喂呀、媽呀!不是說如果是凶宅什麼的就要明確標示嗎!?
 
這樣可是欺騙消費者,不平等的交易,是可以提告的啊!我怒!!
 
所以剛才那個房仲業者說得天花亂墜的,根本就沒有一句話是真的,這是詐欺,是詐騙啊!!
 
難怪總覺得這屋子怪滲人的,原來還真不是我的錯覺嗎?
 
我的腦袋現在絕對是亂的可以,不過既然人家都那麼好心的勸告了,也不好意思把人家扔到一旁,所以我還是勉強拉回了自己的思緒,給婦人一個感激的笑容。
 
 
「感謝您的提醒…不過……」我括了括臉頰,有些遲疑的問道,「是…凶宅…嗎…?」
 
婦人似乎是有些詫異我會問得這麼直接,不過還是笑著搖搖頭。
 
「之前買下的人,都住不到一個禮拜就搬走了,雖然不是什麼凶宅,但聽說啊……」婦人露出了一個神秘的微笑,輕聲說道,「聽說,在這住的人每到深夜就會聽見一些奇怪的聲音呢。」
 
 
不是凶宅,但是卻因為那種聲音而受不了搬走嗎……?
 
所以…這算是我誤會了,還是沒有誤會……?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