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待人都跑光了之後,婦人輕輕打了個響指,原本毫無人煙的街道便忽然變得嘈雜了起來,像是小孩在嘻笑打鬧的聲音、各戶人家聊天看電視的聲音…等,就彷彿方才的靜謐是一場幻覺一般。
 
婦人嘴角勾著一絲愉悅的弧度,她慢悠悠的走進了看起來依舊有些陰森的房屋裡,而後抬手一揮,屋內原本空蕩蕩的景色完全變了樣,內裡的基本擺設一樣不缺,至少能夠看出這屋子的主人是一個會享受的主。
 
婦人走至飲水機前,伸出的手在製杯架前頓了頓,原本略有些皺紋的手在下一秒便變得完全不一樣了,白皙而細膩的手節骨分明,隨意拿取了一個馬克杯泡了杯咖啡,這才拿起杯子抵在唇邊,低低笑了起來。
 
「呵呵…有趣,太有意思了…」低沉的嗓音帶著說不出的邪魅,這是一個完全不屬於中年婦女的聲音,「居然會在一個普通人的身上放如此強大的護身咒……」
 
「未開天眼的普通人,極陰之體…?」
 
隨後,又是一串惑人心弦的低笑,在晦暗不明的室內,只能依稀窺見一個高挑修長的身影,而那如同蔚藍的大海一般深邃神秘的色澤,更是令人難以忘懷。
 
 
*
 
『咔噠。』
 
細微到難以察覺的物品碎裂聲響,令原本正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的男人睜開了雙眼,冰冷且不帶任何感情的銀眸閃過一絲不解,隨後神色一凝,掌心在一道白光散去之後,憑空出現了一枚玉符。
 
他定定的注視著玉符上頭的裂痕,細長的眉幾不可見的蹙起,極其俊美的臉上依舊是沒什麼表情,只是淡漠的對身旁的女子開口。
 
「鏡,裂了。」
 
「裂了?什麼裂了?」名為鏡的女子放下了手中的資料,側過身疑惑的望向男人,隨後接過男人遞過來的東西,在看清來物之後,有些驚疑不定的吶吶道,「怎麼可能……」
 
男子並沒有接話,只是斂下了眼簾,輕輕吐出一聲幾不可聞的嘆息。
 
 
**
 
車上,在我終於從『大白天就撞鬼』萬分驚恐的狀態中回復過來,雖然還是有那麼一點驚魂未定,但好歹是緩過勁來了…吧。
 
 
嗯,現在回想起來,自己好像還被鬼大嬸拍了一下肩膀…但……
 
在那之後,她或許不是被嚇的,那表情…現在想想,好像是有那麼一點錯愕,一點玩味,還有參雜著一些奇怪的情緒……
 
 
────停,打住!
 
 
抖掉了滿身的雞皮疙瘩,我還是覺得背脊涼颼颼的,只能強迫自己移開注意,別再去亂想那些有的沒有的。
 
轉過頭望向窗外的風景,卻發現那景色轉變的速度比以往來得慢上了許多,呆愣愣的出神了半晌,我才慢了不只半拍的感嘆著原來冰炎也有用這種常速行駛的時候。
 
 
話說回來,嗯……今天我們不就等於白來的了嗎?
 
不過,其實一直住學校也沒什麼不好的,雖然最初是因為校方的硬性規定來著……
 
呃等等,硬性規定……?不就是強制全校師生都要住校嗎?
 
那看房子又是搞哪樣的?又不能搬出去住!!
 
 
在思及自己今日可能是白受罪之後,我頓時就怒了,決定和出這個主意的傢伙問個清楚。
 
「亞!」我虎著一張臉,「你原本是打算我們一起搬出去住的吧,可是校規呢?扇校長肯定會拿這點來大做文章的吧!」
 
「管她去死。」冰炎瞥了眼似乎恢復元氣了的我,微微勾了勾唇,「再說,不是不搬了?」
 
「呃……」如果房子都是那種鬼屋那當然是絕對不搬的啊!
 
我張了張口想要反駁,冰炎卻在此時提了速,又恢復了他原本應有的行車速度,嚇得我抓緊安全帶不鬆手,臉色白了白。
 
「你…呃,慢、慢點啊……!」
 
「這話晚上來說也不遲。」冰炎瞇起了赤色的血瞳,嘴角帶著一抹富有深意的愜意笑容。
 
我愣了愣,在想通了這句話的含義之後,頓時漲紅了臉。
 
「───颯彌亞你個混蛋!!!」
 
「呵呵。」
 
 
冰炎那低沉的笑聲很悅耳動聽,但我現在實在是沒什麼心情去欣賞了啊啊啊───
 
求減速慢行────!不要把汽車當成雲霄飛車,好不?
 
 
雙腳顫悠悠的回到了平穩的地面,我莫名有些感傷,因為今天真是…狀況連連。
 
先不提冰炎那讓我無法習慣的行車速度,就說那鬼屋屋主鬼大嬸的事件,便足夠我嚇上大半年的了。
 
膽子小真的不是我的錯,不過……我會那麼膽小也是有原因的啊!
 
還記得那個月夜風高,格外森涼的夜晚,年幼的我被老媽使喚出去買醬油,迫於老媽子的淫威,再怎麼不願意也只能低眉順眼的出去打醬油了。
 
於是,在打醬油的路上,某一個轉角處,遇上了令我畢生難忘的事情。
 
迎面而來的是一隻青面獠牙的惡鬼,它佈滿血絲的雙眼幾乎紅得看不見一點眼白,腰腹部破了一個大洞血流不止,而且腸子什麼的都溜出來逛大街了,看起來特別的駭人。
 
它定定的注視著我,毫無人性的眼充斥著滿滿的貪婪,就好像一隻餓了極久的狼看見了一塊肥美的鮮肉一樣,在我尚未反應過來的時候,便張開了它的血盆大口奮力撲了過來。
 
那種活像是幾百年沒刷牙的腥臭味,不得不說,我到現在還清楚的記得……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它居然沒有得逞,在我的印象裡,只能勉強想起那一道盈滿視野的,幽冷的淡藍色光芒。
 
之後我似乎失去意識昏倒了,也不知道是被誰帶回去的,而且還昏迷了將近一個禮拜,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被帶出國,已經住在從未見過面的凡斯叔叔家裡好幾天了。
 
現在想起來有那麼一點奇怪,因為在那天之後,在今天之前,我居然都沒有再撞過鬼,是巧合嗎?
 
不過…因為出國的借住在凡斯叔叔家裡的關係,進而認識了年幼的冰炎,或許也可以說是因禍得福了吧。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