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三  …蛤?
 
『……』
 
『……』
 
『怎麼樣,小漾漾還有臭小子,你們考慮的如何?』
 
『呵呵,今天不是愚人節吧?』
 
『…嗯,最近神經病特別多,別靠近,會傳染。』
 
『嗯!』
 
 
戲言,玩笑,騙局?
 
不,都不是。
 
或許,這是一個新的選擇。
 
在下一個交叉路口,
 
我們,該走向何處?
 
 
1
 
一次的撞鬼事件讓我憶起了十分不美好的記憶,對此我也只能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摸摸鼻子自認倒楣。
 
不過…還真的是被冰炎的那一句『早去早回』給說中了,大概估算了下,沒在車上的時間,或許只有短短不到十分鐘吧。
 
雖然如此,還是令人難以忘懷啊。
 
 
一邊神遊天際,一邊走著路,而我卻一直都像個小尾巴一樣跟在冰炎的身後,直到冰炎在門口停下了腳步,握住門把之後蹙起了眉,我這才若有所感的回過神來。
 
…不得不說,這或許也能夠稱得上是一種特異功能了呢。
 
我莫名就對自己的自動跟隨技能感到讚嘆,不過顯然這種東西並不是什麼重點,重點是冰炎現在的表現有些奇怪才對。
 
 
「怎麼了?」
 
「…門沒鎖………」冰炎皺著眉把鑰匙塞回口袋,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頓時黑了下來,再次開口的聲音冷得可以掉冰渣子了,「出門時有鎖吧?」
 
「…有。」我遲疑的回答,心中卻隱隱有了一個不好的預感。
 
收到了我的答覆之後,冰炎閉了閉眼,緩緩吐出一口氣,這才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雖然說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但還是在高個子的身邊顯得更安全,所以我便連忙跟了上去。
 
見冰炎停下了腳邊的動作,我愣了愣,思索了下才從他的背後探出頭來,卻發現客廳內出現了幾名不速之客,但除了在嗑瓜子看電視看的正歡的某大校長之外,其餘的一蓋不認識。
 
 
呃…話說瓜子哪來的?
 
我有些疑惑看著在桌上隱約能夠形成一座小山的瓜子的屍體,想了半天還是想不起來自家有這麼一樣東西,於是乾脆把它當作是某大校長自帶的點心了。
 
「無事不登三寶殿,請問三位來此是出自何意?」冰炎的語氣雖然說不上好,但那字句中卻隱隱透出一些尊敬的意味。
 
「哎呀,臭小子你這是不歡迎我們的意思嗎?」扇校長笑得異常燦爛,看了眼貓在冰炎背後的我,挑眉問道,「小漾漾也是這麼認為的嗎?」
 
「呃…沒有……」
 
「果然還是小漾漾比較討人喜歡啊~」扇校長尾音拖得很長,似乎是很感嘆的樣子,但在下一秒卻又橫眉豎眼的對冰炎開口,「臭小子你剛才帶小漾漾去了哪裡?!」
 
「與妳何干?」冰炎冷笑,「來這裡什麼事,有話快說,說完趕緊滾。」
 
「哎呀你個臭小子!今天如果沒有好好教訓你我就不叫扇!」扇校長一邊說著一邊挽起寬鬆的衣袖,似乎是想將此話付諸於實的樣子。
 
冰炎並沒有去理會準備拋下瓜子衝過來的扇校長,而是轉過了視線看向沙發上另外兩個人。
 
「傘董事、鏡董事。」
 
 
咦,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除了扇校長之外的兩位董事啊?
 
不過他們今天過來我們這裡是幹嘛啊?聚餐嗎?
 
 
「扇。」銀髮的男人微睜開了眸,淡漠的開口,「辦正事。」
 
看了看冰炎,又望了望眼前這位惜字如金的人,我只覺得他身上的冷氣似乎比冰炎更勝,簡直就像是一座渾然天成的冰山。
 
 
嗯,還是活的,會動……咳。
 
 
然而,在這個銀色大冰男放話之後,扇校長居然很神奇的消停了,如此乖順聽話的樣子,害我只想好好的揉揉自己的眼睛。
 
「嘖!」扇校長不悅的撇撇嘴,拿起扇子用扇柄敲了敲我的腦袋,「小漾漾,把你的教師卡拿出來。」
 
我一臉的莫名奇妙,雖然不清楚扇校長到底是什麼時候跑過來,還順利的襲擊到我的頭,但這並不妨礙我思考。
 
忽然跑來我們宿舍就只為了個教師卡、也可以說是教師證…不過不管怎麼樣,就是只會讓人無法理解這麼做的用意何在。
 
不過,想不通歸想不通,但扇大校長所親自下達的命令還是要好好的去執行的,以免她老人家腦神經又一個抽了之後開始整人。
 
我乖乖的從口袋裡掏出了皮夾,在內裡的夾層翻找出教師證,順手抽了出來,但在看清自己的教師證之後,不自覺的驚呼了出來。
 
「咦!怎麼只有一半?」我有些驚疑不定的再次翻找著,這又從夾層的底部挖出了另一半,將兩者合而為一,忽然就莫名有些感嘆,「這裂痕好整齊啊,看起來就像用切的一樣呢…」
 
冰炎聞言,側過身低頭瞧了半晌,神色莫名卻是一語不發。
 
而扇校長聽見我的話之後,似乎愣了那麼一秒,隨即插起腰,又抬手拿著扇子狠狠的敲了我的頭,恨鐵不成鋼的怒視著我。
 
「小漾漾,你、你、你…!」扇校長持著扇子的手看起來有些發顫,應該是氣的,「你知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
 
「呃?」被敲的有些懵的我愣了愣,試探的開口回答,「證明教師身分的東西…?」
 
「小漾漾你難道就不覺得拿到這東西之後日子就過的比較順了嗎!?」扇校長忿忿的拿著扇子戳著我的額頭,「這可是驅吉避凶的好東西啊!」
 
 
…蛤?
 
沒聽說過教師證還有驅吉避凶的功能的啊!這不是唬人嗎。
 
 
「扇校長…」我後退了一小步,儘量用平緩淡定的語氣說道,「原來您老是神棍。」
 
扇校長睜大了眼睛,像是在看什麼珍稀動物一樣望著我,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時,一直坐在沙發上看戲,有著一頭淡金色長髮的女子忽然輕笑出聲,而後對我招了招手。
 
我看了看冰炎,又望了望扇校長,見他們都沒什麼反對的樣子,便帶著忐忑不安的情緒走上前。
 
「我名為鏡。」女子淡笑著抬手一拂,原本在我手中裂成兩半的教師證,居然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她的手中,「褚老師,你可否知曉,方才所見竟為何物?」
 
 
…剛才?這是指鬼大嬸嗎?
 
 
「是鬼吧?可是是白天…」我有些迷茫的點點頭,又搖搖頭,「 好奇怪啊……」
 
 
不過,這位鏡董事是怎麼知道我剛才遇見了奇怪的東西啊?
 
難道,她也是神棍?!
 
嗯,看她剛才露的那一手,肯定是比扇校長還要高級的神棍!!
 
我如此肯定的想著,反正不科學的事情見都見過了,已經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嚇到我了!
 
 
呃,當然,鬼除外……呵呵。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