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是,也不是。」鏡董事淡笑著說道,隨後抬起另一隻手,在正在她掌心之中的挺屍的教師證上虛拂過,下一秒我家萬能的教師證便完好無缺的復活了,讓我看的有些目瞪口呆了。
 
 
呃,這是傳說中的回復術吧?
 
有了這項技能我就不用再擔心粉筆會一斷再斷了!!
 
而且不管怎麼在上面鑿洞,都可以回復原樣,簡直是居家必備的好技能!!
 
呃,話說如果要學的話,是不是也要變成神棍啊…?
 
我有些遲疑的想著。
 
 
「如同你所說的,當時是白天,而且…」鏡董事把玩著那煥然一新的教師證,微微彎了彎嘴角,「事實上,你現在其實應該是看不見鬼的。」
 
「咦?看不見?」我覺得我有點被繞暈了,只能不解的小聲呢喃,「那剛才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是鬼,因為你身上沾上了鬼氣。」鏡董事皺了皺眉,「但不是你所想的那種低階鬼魂,若是能化出實體,那應該是階級不低的鬼修。」
 
「…啊?」我發出了一個代表著深深疑惑的單音。
 
 
為什麼分開來我聽的懂,但組成一個句子之後我就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麼了呢?
 
 
「實體?」冰炎挑了挑眉,冷靜的說道,「但當時我並沒有看見任何東西。」
 
「這不是很簡單嗎?」扇校長樂呵呵的笑道,「幻術,障眼法術,很多術法隨便一個都可以把你弄瞎啊!」
 
「嘖!」
 
「哼哼!」扇校長似乎對冰炎的態度感到不滿,便怒瞪著他鄙視道,「之前要你修煉你都不要,看、看看,看看你多弱啊!」
 
冰炎冷冷的看著扇校長,卻沒有再說些什麼,顯然是默認了這句話。
 
「所、以!」扇校長在此時卻忽然撲到了我身上,害我頓時僵直了身體,「小漾漾來修煉吧!然後你就有可以反攻的機會了哦!」
 
 
噗、咳咳咳!
 
我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反攻什麼的…我會跟你說其實我比較崇尚清心寡欲嗎?
 
話說…怎麼會有一種被強迫推銷了的感覺呢?
 
 
「…呵呵呵。」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所以我也只能乾笑。
 
「看來小漾漾似乎也很迫不及待呢~」
 
在扇校長歡快的說出這一句話之後,我很順利的獲得了一枚來自於冰炎的刀眼,頓時冷汗直流。
 
 
您老是從哪裡看出我很迫不及待的啊?根本沒有這一回事好嗎!
 
還有,為什麼就要我修什麼煉,您老怎麼就不去找冰炎?說起來他的資質怎麼看應該都比我好吧!
 
 
「小漾漾快去倒杯茶!」扇校長從我的身上跳了下來,拍了拍我的肩膀,「敬師父茶之後就可以踏出修煉的第一步了唷~」
 
「沒有茶啊…」
 
「咦?」扇校長眨了眨眼睛,「白開水其實也沒有關係的,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哦,這可是千年難得一見的機會啊!」
 
「我…可以拒絕嗎…?」我試圖做最後的掙扎,這修煉什麼的聽起來就像是一條不歸路啊!
 
 
尤其、尤其,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大惡魔,似乎是想收我為徒……前、前途堪憂啊!!!
 
 
「當然~」扇校長拉長了聲音,詭異的令我頭皮發麻,「不可以啊~」
 
 
…唉。
 
既然沒有拒絕的餘地,那麼也只能灰溜溜的去倒白開水,給她老人家喝了。
 
 
拿杯子裝好了白開水,我這才低眉順眼的彎下腰,把杯子捧到扇校長的面前,吶吶的開口。
 
「請、請喝茶……」
 
感覺到手上一輕,發現扇校長已經動作飛快的把水一飲輒盡了,我這才鬆了口氣,真怕她又折磨我什麼的。
 
「好了,以後要叫我師父知道嗎~」扇校長把杯子放到桌上,開心的拍了拍我的頭,隨後從寬鬆的衣袖內掏出了一本看起來很像是小學生練習用的生字簿,一臉嚴肅的遞到我手上,「這是修煉秘笈,一定要好好的照著上面的步驟做喔!」
 
 
…呵呵,呵。
 
 
我無語的看著手中的簿子,忽然就很想去看一下今天的日期,該不會今天是愚人節吧?
 
如果不是的話……這是要我自學的意思嗎?那敬師父茶拜師又是鬧哪樣的?
 
這樣有師父和沒師父有什麼差別啊!?
 
 
「啊,差點忘了這個!」扇校長一把將原本還在鏡董事手上的教師證給搶了過來,遞給了我,並且語重心長的叮嚀,「這是護身符,要隨身攜帶啊知道嗎?這樣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我們才能在第一時間知道。」
 
鏡董事對於扇校長這樣毫不客氣的動作倒也沒說什麼,只是無奈的笑了笑。
 
「扇校長…」
 
「嗯~?」扇校長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你叫我什麼?」
 
我嚥了嚥口水,連忙改口。
 
「師、師父…!」
 
「乖,怎麼?」扇校長滿意了,於是語氣很溫和。
 
「那個……您說這是護身符,所以像剛才那樣裂成兩半…」我皺了皺眉,猜測著開口,「是因為我受到了攻擊,卻幫我防禦住所以才會毀損的吧?」
 
「不錯,不愧是我的徒弟,這麼快就想到這點了~」扇校長給了我一個讚許的眼神,「另外上頭還有一些感應用的陣法,所以一、定、要隨身攜帶唷!」
 
「…我知道了,但是…」我眼角不停抽搐著,卻是有些不解,甚至是有那麼一點鬱悶湧上心頭,「為什麼要攻擊我?我招誰惹誰了?」
 
「哦呵呵~」扇校長聽見了我近乎是埋怨的話語,發出了十分詭譎的笑聲,「那是因為你的體質對它們而言可是香醇醇的大補物啊,這樣還用得著你去招惹嗎?嘖嘖嘖~」
 
 
…大、大補物?
 
這是指其實我在它們的眼中就等於是食物的意思吧,而且還是活的,很鮮嫩,吃了有益身體健康,延年益壽……咳。
 
…其實,我不怎麼好吃的,真的!
 
我被扇校長的這一番話弄得一個哆嗦,頓時全身都不對勁了,總覺得自己身上好像就莫名被貼著『我很好吃快來吃我吧!』的標示,簡直都快欲哭無淚了…
 
 
「好了最後呢~再來把你的眼睛打開吧!」扇校長抿唇一笑,伸出食指與中指且兩指併攏,輕輕的按在我的眉心上,微弱到趨近於無的話語就宛如嘆息一般,「因為以前是被強制關上的,所以可能會有那麼一點點不舒服吧…」
 
「什……」
 
毫無預兆的,巨大的壓力彷彿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我頓時被壓得幾乎喘不過氣來,只能臉色慘白的跪坐在地。
 
「褚!」
 
冰炎的聲音聽起來很著急,很擔憂,但是我似乎連個開口回應他的動作都做不到,只能不斷顫抖著身體來試圖減少一些不適。
 
壓力源源不絕的湧進,我的意識便被這股強大的力量碾壓過去,這完全無法相互抗衡的差距,便讓我的意識逐漸消散。
 
直到最後沒了知覺的那一刻,我才鬆了口氣。
 
 
嗯太好了、終於,暈倒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