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偌大的廳堂內,一顆顆看似其貌不揚的白色玉石被鑲嵌於各個角落,它們佔地狹小,但卻能將本無設置燈火,原應是晦暗一片的廳堂照亮了大半空間。
 
然而,在看清廳堂的內部之後,卻發現其之擺設寥寥無幾,讓人一眼看了只會覺得此處是如此的空曠單調,毫無美觀可言。
 
但那為數不多的擺設,實則皆是以上等的材料煉製而成的,不知耗費了多少的時間及精力,亦或金錢。
 
奢而不華,便是如此。
 
 
靜謐的空間內,男子沉默的坐在桌翻閱著案上的書籍,直挺的坐資就如同一座高大巍峨的山,無法撼動他一絲半毫。
 
他墨色的長髮披肩膀垂落,卻是無半點的凌亂之感,依舊是會令人認為此人的氣度十分不凡,進而不敢造次。
 
倏然地,男子翻閱的動作停了下來,他抬起手觀望了半晌,在發現指尖處清晰可見的血痕之後,像是被精心雕鑽過的俊美面容雖是並無為此動容,但在那深不見底的黑眸中,卻是閃過了一絲難以察覺的瞭然。
 
在此時同時,一名身穿著一襲深藍色長袍的藍髮男人,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他嘴角擒著一彎淺淺的弧度,令原本長相就十分邪魅的他顯得更加邪氣肆意,詭譎莫測。
 
他走至男子面前單屈跪下,而那寬鬆的袖襬亦因他的動作,舞出了一道張揚的弧度。
 
「吾主。」
 
經過了一段長長的沉默,男子才終於開口出聲。
 
「起吧。」男子的嗓音聽似虛無飄渺,捉摸不定的宛如雲霧一般,「汝來此,可有何要事稟報?」
 
「是這樣的。」男人依言起身,語氣卻帶上了幾分譏諷,「東面的那傢伙看來似乎是坐不住了,最近的動作十分頻繁。」
 
「吾主,您有何打算?」
 
「無須理會。」男子幾不可察的歎道,「汝尚可自行休憩一段時日。」
 
男人的臉色頓時變了,顯然是很不贊同男子的作法。
 
「吾主,您不可如此消極啊!」
 
男子搖搖頭,只是抬手一拂,而那名原本正準備極力勸告的男人,便被不可匹敵的力量給推了出去。
 
男人錯愕之餘,卻是只能對著面前緊閉的大門乾瞪眼,無法再前進分毫。
 
然而,欲甩袖離去之際,男人耳側卻響起了這麼一段話。
 
「吾日後且有一劫,應順應天道。」男子的嗓音依舊是平淡無波,卻是說出了略帶關懷的囑咐,「汝僅記,切莫肆意妄為。」
 
對於這一番話,男人皺了皺眉,但終究還是沒說什麼,只是朝緊閉的大門行了個禮,隨後便轉身離去。
 
那一抹如同鬼魅一般的深藍身影,便悄無聲息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
 
 
…剛才,好像…做了個夢。
 
但關於夢到了什麼,卻是完全沒有印象。
 
我輕蹙起眉,隨即又鬆展了開來。
 
 
算了。
 
反正就只是個夢,也沒什麼好在意的。
 
我這麼想著,隨後便努力的睜開了有如千斤重的雙眼。
 
 
然而,映入眼簾的卻是白花花的天花板,稍微愣了愣,在感受到身下的柔軟,這才意識到自己目前所在的位置是,床。
 
 
看樣子應該是冰炎把暈過去的我抱到床上去的吧。
 
不過,扇校長的話果然不能太相信嗎?
 
這哪裡叫會有一點點不舒服啊?沒看到我都暈過去了嗎!
 
 
我忿忿的抬手遮住了有些刺眼的燈光,而後又注意到了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
 
 
話說,打開眼睛是什麼意思…?
 
該不會…是、是,打開那種傳說中的陰陽眼…吧?
 
 
我顫顫的吞了吞口水,這是說以後我隨時隨地都可以看見鬼的意思嗎?
 
 
…給差評!我、我要退貨啊啊啊啊───!
 
 
「褚?醒了?」冰炎似乎是察覺到我的動靜,語氣略帶擔憂的詢問,「有哪裡不舒服嗎?」
 
我有些恍惚的坐起身,晃了晃腦袋。
 
「沒什麼感覺啊…」我看向冰炎,卻忽然發現他周身似乎飄浮著一層熾熱的紅與清冷的白所交織而成的霧氣,頓時有些驚訝的揉了揉眼睛,「咦?」
 
冰炎挑了挑眉,表情略顯疑惑。
 
用力的揉完眼睛,再次看過去的時候已經沒了那層霧,我只能茫然的搖搖頭。
 
「沒事,應該是看錯了…」
 
「嗯,那個死老太婆給你的東西…」冰炎皺了皺眉,像是想到了什麼不愉快的事情,「我幫你放在床頭了。」
 
「哦…」我點點頭,便轉過身想拿過來好好看一看,卻忽然發現床頭櫃上那本薄薄的書物我完全沒印象,不禁有些疑惑,「應該不是這一本吧?」小學生的練習簿呢?
 
「…嘖。」冰炎不悅的嘖了聲,伸手按了按我的頭,「難道你以為你剛才是白暈的嗎?」
 
「…啊?」這個跟那個有什麼關係啊?
 
「笨死了。」冰炎彈了下我的額頭才解釋道「那是那個死老太婆弄的障眼法。」
 
「痛…」我捂住額頭,隨後想到了什麼,反駁道,「不對啊,你不是沒修煉過嗎?怎麼就知道那是障眼法了?」
 
「沒修煉不代表不知道,況且…」冰炎用一種熟悉的,鄙視的目光看著我,「你的腦袋是擺設嗎?這不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嗎?」
 
 
…我怎麼覺得他現在的火氣特別大呢?
 
嗯…這應該不是錯覺。
 
 
「反正都是扇校長搞的就對了吧?」我吸了吸鼻子,有些好奇的問道,「你知道那種不科學的事情,可為什麼不去修煉?」
 
聽見了我的問題之後,冰炎的臉色瞬間就黑了,他語氣不怎麼好的不答反問。
 
「你覺得在看完我父親和那個死老太婆之後,你還會有那個興趣?」
 
「…呃。」
 
 
原來是先前已經見過了兩個失敗的案例,所以才這樣嗎……
 
雖然其實我也挺認同這一番話的。
 
 
「話說…扇校長他們呢?」我現在才想起他們這號人物,老實說對於那位新出爐的自家師父…嗯,其實我還是很想脫離這莫名奇妙的師徒關係的。
 
「師父他們先行離去了。」冰炎淡然道。
 
 
哦,走了就好……
 
咦,等等,師父?
 
 
「亞。」我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你也被強迫推銷了?」
 
冰炎神色莫測的看著我,淡淡的開口。
 
「我師父,傘董事。」
 
 
咦,咦,咦!這不公平!
 
為什麼我的就那麼不著調?
 
話說你不是不想修煉嗎怎麼我暈倒再醒來你就改變主意了啊?!!
 
 
或許是我的表情太過豐富,冰炎挑了挑眉,居然彎起了嘴角,玩味的說道。
 
「不修煉等著被反攻嗎,嗯?」
 
「…!」我頓時風中凌亂了。
 
 
你怎麼還在在意這種問題啊啊啊啊───!
 
我是無辜的好嗎───!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