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為什麼Ghost要抓冰炎?

 

而這對他們到底有什麼好處?

 

 

褚冥漾百思不得其解,但實在是因為目前所有的資訊太過稀少了,他沒有辦法推斷出Ghost的用意。

 

 

這樣,很不好。

 

褚冥漾擰緊了眉,他覺得一直讓己方處於被動狀態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一不小心就會著了敵方的道。

 

畢竟,明箭易擋,但暗箭卻是難防的。

 

 

深邃的夜眸閃過一絲晦澀不明的幽芒,褚冥漾又看了冰炎一眼,把玩著手機的動作卻忽然停了下來,他猛然想起一件事情。

 

最近這三天的小日子實在過得太順心了,所以他確實把交代給某人的任務忘得一乾二淨了,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有沒有查到什麼。

 

現在他最缺乏的,就是攸關於此事件的相關線索了。

 

思及此,褚冥漾便乾脆調出對方的電話,並且直接撥打過去,準備好好詢問一番。

 

 

而打過去的電話,也很快的被接通了。

 

『老大?』西瑞的聲音遲疑的響起,不過這次他倒是學乖了,居然會記得先看來電顯示再接電話,實在是很值得嘉獎的一件事。

 

褚冥漾微微勾了勾唇角,開口便問道。

 

「西瑞,交給你去辦的事情怎麼樣了?」

 

『哦,老大你是指前幾天那件事嗎…?』西瑞的聲音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忐忑。

 

「嗯。」褚冥漾淡淡的應聲道,「有查到是誰幹的嗎?」

 

『這個嘛,嗯…』西瑞的聲音有著不常見的遲疑,他停頓了下,而後他的回答才伴隨著翻動紙張的聲響出現,『是這樣,老大你也知道當時我的推斷,我去查了下大樓的監視器,但卻發現被破壞了,可見對方絕對是有預謀的。』

 

『唉,如果我是這棟樓的設計人,肯定會把監視器設在不顯眼的地方啊,這樣要作案的人就沒辦法發現了,我們的工作能輕鬆多少啊!』西瑞唉聲嘆氣的說,『不過這裡還真不是普通的破,建商到底是什麼眼光來著?要是本大爺出馬,肯定會讓每個人都滿意的說不出話!!』

 

 

…呵呵。

 

是驚悚到不能言語吧?

 

褚冥漾想像了下一棟金燦燦並且投射出五顏六色光芒的大樓,頓時只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西瑞。」褚冥漾揉揉眉心,拉回準備滔滔不絕的開始扯遠話題的某人,淡然道,「說正事。」

 

『哎,哦!』西瑞咳了咳,清了清嗓子才開口,『因為大樓內沒有監視器的記錄,所以只能問問看附近住戶有沒有看到什麼不認識的可疑人物,不過還是沒有什麼線索…』

 

「…結果呢?」褚冥漾默然,他其實想聽的就只有結果,調查經過什麼千辛萬苦…那根本不是他想要的好嗎?

 

『老大你別著急,這不是正要說嗎。』西瑞興奮的說道,『所以在大樓根本查不到什麼東西,於是我去調了那段出入大樓都會經過的路口監視器,嘿嘿嘿,那個監視器可是本大爺我親手設置的其中一個,別人絕對發現不了!』

 

 

…你什麼時候跑去設監視器的?不對,這不是重點。

 

褚冥漾忽然覺得跟講話這人果然和跟扇董事講話一樣累,都快不能好好溝通了。

 

 

『在老大你的車開進去前幾個小時,確實是有一輛車進出,而且相隔的時間很短,非常可疑。』西瑞沉吟了下,繼續說道,『不過,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有恃無恐,居然也沒有做什麼掩飾,隨便查了下就找到他們的所屬勢力。』

 

『 Ghost那幫孫子,簡直就是不把警方看在眼裡了!嘖,可偏偏我們卻還是抓不到他們的馬尾,要不然肯定要他們吃不完兜著走!』西瑞有些咬牙切齒的說,『如果不是法律的限制,本大爺肯定第一個衝去把他們那間道貌案然的醫院給拆了!』

 

褚冥漾只在西瑞的長篇大論之中抓住了一個重點。

 

 

又是Ghost,他們到底想做什麼?

 

 

褚冥漾覺得接下來應該不會再有什麼重點,於是就把正憤憤不平的怒罵著的某人忽視,也不打聲招呼,隨手就將通話給掛斷,並且將手機隨意扔至一旁。

 

他以手支著頭,另一隻手則是在沙發的扶手上輕點著,思索片刻後,他還是決定問問當事人有沒有什麼發現,他總覺得冰炎應該知道些什麼。

 

褚冥漾是個行動派的人,想到便做,於是他便起身走至冰炎面前,伸手用食指輕抬起冰炎的下巴,視線與他略帶疑惑的冷淡目光對上。

 

「我想問一件事。」

 

冰炎詫異的挑眉,隨後拍開了褚冥漾的手,把手中的書闔上,做出了一副『你要問就快問』的樣子。

 

被拍掉手的褚冥漾也不惱,只是隨意的坐在桌上,用一種深沈的目光居高臨下的望著冰炎。

 

「你是怎麼受傷的?」

 

「被砍的。」冰炎大概知道他想問什麼,便繼續說道,「若不是我察覺的早及時逃離,恐怕是會成為刀下亡魂了。」

 

褚冥漾聞言,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眉心擰得死緊。

 

「仇家?」

 

冰炎搖搖頭,淡然道。

 

「應該是我發現了他們秘密,所以他們想殺我滅口吧。」冰炎雙手環胸,卻忽然輕笑出聲,語帶嘲諷的說道,「我可是被追殺過的人,你就不怕惹禍上身嗎?褚冥漾,你可等於是抱了一顆不定時炸彈到自家來啊。」

 

褚冥漾低頭望著冰炎那張莫名帶上了自嘲般笑容的俊美臉龐,忽然幾不可察的嘆了口氣,神色複雜的俯下身,堵住了他接下來要說的話。

 

或許是因為沒想到褚冥漾會這麼做,冰炎那雙赤色的眸子睜得大大的,怔愣著遲遲無法反應。

 

褚冥漾趁冰炎沒有防備,輕鬆的撬開了他的唇齒,靈巧的舌頭鑽進了溫潤的口腔內,在內裡肆意的留下自己的氣息,最後纏住了那條似乎有些僵住而不敢動彈的舌頭。

 

褚冥漾在前些日子雖然是不著痕跡吃了冰炎一點豆腐,但卻沒有太過出格的舉動,因此冰炎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作什麼都不知道。

 

不過此時冰炎確實是愣住了,他不明白為什麼對方說著說著就忽然吻了上來,但只覺得這個吻非常的溫柔,讓他生不起一絲抗拒的想法,被吻得頭皮一陣發麻,赤色的眸子逐漸浮現出一層水氣,並且有些迷茫的失了焦距。

 

褚冥漾原本只是想堵住冰炎的話才這麼做的,不過在看見對方逐漸染上紅暈的俊美臉龐後,淺嚐即止的想法便被他拋諸腦後了,而在感覺到冰炎似乎下意識的回應了他之後,墨色的雙瞳沉了沉,冒出了一道幽暗的火焰。

 

厚重的磚塊書從冰炎的腿上滑落,砰的一聲掉在了地上,不過兩人似乎毫無所感一般,近乎忘我的交纏住彼此的脣舌。

 

忽然劇烈起來的攻勢讓冰炎有些招架不住,來不及吞嚥的液體從嘴角滑落,在寬鬆的衣服上形成了一圈曖昧不明的水漬。

 

冰炎強烈的吻讓覺得自己都快呼吸不過來了,而在感覺到一隻帶有厚繭的溫熱手掌在伸入自己的衣襬,揉捏了下自己胸前的某個點後,他驚喘了下,猛然推開了近乎貼在他身上的人。

 

褚冥漾被推開之後也沒再繼續,而是直起身,目光灼灼的盯住不斷喘氣的冰炎,嘴角還擒著一抹興味盎然的笑。

 

「知道嗎,我對做過的事,從來都沒有後悔過。」褚冥漾的嗓音低沉而有些沙啞,「而且,我既然都已經收下了,就沒有要退貨的意思。」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你要記住一件事…」褚冥漾再度俯下身,在冰炎的默然的注視下,到他耳側以一種極為緩慢的口吻說道,「你,是我的。」

 

語畢,褚冥漾還在冰炎的耳垂上輕咬了一口,這才站直身體,走至冰炎對面的沙發,坐了下來並且雙腿交疊,以一種慵懶的姿態看著他。

 

冰炎沒見過如此強勢的褚冥漾,不經有些愣神,待反應過來自己自身的所有權被人霸道的據為己有之後,不禁有些惱怒,臉色也逐漸黑了下來。

 

 

什麼叫做他是他的?開什麼玩笑?

 

嘖!就算他不怎麼排斥剛才那個吻,但這也不代表他就要贈與自己的所有權好嗎!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