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褚冥漾嘴角擒著一抹饒有興致的笑,看著對面那人冷著一張臉,卻渾然不知自己的耳朵已經紅透了,那表現實在是令人玩味。

 

褚冥漾雖然很想再逗弄對方一下,不過有時候還是適可而止的好,況且現在還有一些正事需要處理…

 

 

好吧,雖然有種相當可惜的感覺。

 

但…來日方長啊!

 

 

褚冥漾嘴角的笑帶上了一絲愉悅,但隨後卻又想起Ghost那些莫名奇妙的舉動,剛才的好心情就長出翅膀撲騰著飛走了,墨色的眸子頓時沉了沉,有些危險的瞇了起來。

 

「亞…」褚冥漾覺得反正自己已經攤牌了,也就很自然的換了他更喜歡的稱呼,「你剛才說,你發現了他們的秘密。」

 

冰炎聽見了某人換了對他的稱呼,愣了下,隨後用一張冷颼颼的面癱臉回答。

 

「嗯。」

 

褚冥漾用的是陳述句,而冰炎根據了方才褚冥漾的說詞,很直接的就把他當成是不怕麻煩的人了,也就乾脆把那時發現的事大致上說了一遍。

 

 

說起來,冰炎確實是有些倒楣。

 

 

事實上,雖然有很多大醫院發邀請給冰炎,但冰炎並沒有打算在回國之後去醫院任職,也就乾脆把那些邀請給拋到腦後去了。

 

其實吧,他只是想說來開個藥局自己當老闆,過不被人使喚差遣的小日子,清閒又不會太忙碌,感覺挺好的。

 

不過,開個店嘛,總是要事先籌劃的,而在四處打探了許多間藥廠,並且與某一家口碑不錯的藥廠進行聯繫,前往其工廠查看一番之後,發現了許多的不對勁。

 

因貪圖贏利而偷工減料、使用一些不正確的手法來倍增藥品的輸出…等,這完完全全的就是一家黑透了的無良藥廠。

 

雖然他們做的並不是很明顯,但冰炎是誰?隨便一眼就能看出那些多出來的少量成分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他在那當下並沒有表現出什麼,但在對方想要進一步洽談之時,委婉的拒絕了這項提議。

 

冰炎其實已經有打算要舉報這家藥廠了,當然也就不會接受他們的提議,不過還沒等他想好要怎麼舉報,自己就在當天晚上外出回家時遇襲了。

 

想來這世上也不可能有這麼巧的事,不過這藥廠的警覺性也真是夠高的了,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選擇殺人滅口什麼的。

 

真該說他們是持著那種寧可錯殺,也不願放過任何一個會損害他們利益的人嗎?

 

 

聽完這件事的始末,褚冥漾眉頭輕蹙,陷入了沉思。

 

 

…藥廠?

 

 

褚冥漾覺得,或許這是一個不錯的突破口也說不定。

 

以冰炎在當天就遭到了襲擊的情況來看,這間藥廠絕對和Ghost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只是……

 

 

褚冥漾皺了皺眉。

 

 

只是,他只是個小小的外科醫生,或許在某董事的叨唸下略知一二,但他確確實實是沒什麼權利去知曉Ghost的那些暗面勢力的,所以也就不知道冰炎所發現的那間藥廠,究竟有沒有被Atlantis記錄在案。

 

嗯,就他所知,不只是Ghost私底下有一些力量,他們Atlantis也是有的。

 

就像是那些從Atlantis學院出來的那些學生們,有些出色的人才就會被某董事暗自扣留什麼的,譬如他褚冥漾,又譬如那個看起來一點都不靠譜的西瑞。

 

不得不說,某人這樣的做法確實是挺有用的,有的還可以不用附費就可以使喚人家…嗯,這簡直就可以稱作是完美的物盡其用了。

 

 

…總而言之,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這通彙報的電話,還是需要打的。

 

 

褚冥漾嘆了口氣,抬手揉了揉額角,覺得有些頭痛,但在打電話給某董事彙報情況之前,要先把各種線索一個不漏的揪出來才行。

 

 

真是…有點超出自己的工作範圍了啊。

 

 

褚冥漾在桌子的抽屜裡,拿出了一張A4的白紙和一隻原子筆,持著筆在桌面上輕敲了幾下,這才開始在白紙上寫寫畫畫。

 

 

然而,最後呈現出來的,赫然是一幅這附近的簡易地圖。

 

 

首先,褚冥漾將冰炎之前所住的那棟破公寓大樓的位置圈了起來,在上頭標示了其居住的樓層,以及遇襲的日期。

 

「亞。」褚冥漾把白紙推到冰炎面前,並且把筆也遞了過去,「把藥廠的大概位置圈起來。」

 

冰炎雖然不清楚褚冥漾究竟要做什麼,但還是對照著腦海裡的記憶,依言將藥廠給圈了起來。

 

褚冥漾看著冰炎圈起來的那個地方,眸色有些幽深。

 

 

那是位於東面郊區,一個相當偏僻的地方。

 

或許就是人煙罕至,所以Ghost才會在此設廠吧?

 

 

「還有你當天去的時間,也註明一下。」褚冥漾在冰炎欲將筆遞還給他之前開口指示,隨即又想到了什麼,補充道,「回去的時間也是。」

 

對於褚冥漾現在如此自然的使喚,冰炎倒也沒說什麼,只是沉默的將時間也寫了上去。

 

「還有別的?」

 

「嗯,等等……你這麼早就走了?」褚冥漾看著冰炎所註上的離去時間,危險的瞇起了眼,「那天晚上我遇到你又是怎麼回事,你還去了什麼地方?」

 

「…嘖。」冰炎瞥了褚冥漾一眼,見他的臉色不是很好,只能淡淡的解釋,「回家,出去,看房子。」

 

冰炎說著,微妙的停頓了一秒。

 

「被砍,被你帶回去。」

 

褚冥漾挑了挑眉,這些內容實在是太簡短了一點,根本就無法得知更加詳細的消息,頓時有些無奈。

 

「配合一點好嗎?」褚冥漾嘆了口氣,「把那些行程都寫下來吧,還有位置也要圈起來。」

 

冰炎皺了皺眉,覺得有些麻煩,但因為這是正事,他也只好把前幾天的記憶撈了出來,一個個慢慢寫了上去。

 

「好了。」

 

冰炎面無表情的把紙拍在褚冥漾臉上,筆則是被他隨意的扔在了桌上,他雙手環著胸靠在椅背上,赤色的眸子閃動著名為不悅的情緒。

 

褚冥漾嘴角幾不可見的抽搐了下,伸手將臉上的紙拿下來仔細察看,心底有個猜測逐漸在成形,墨色的眸子沉了沉,深邃的瞳就如同深不見底的深淵一般。

 

令人,望而生畏。

 

 

原來,那天冰炎在上午離開了藥廠之後,就開車回去公寓了,但在剛踏入家門沒多久,卻接到了一通電話。

 

是他先前看中的一家店面的屋主打過來的,問說他現在有沒有空,讓他過去一趟。

 

冰炎想,前幾次打過去詢問時,都是各種推拖,沒想到今天居然能夠過去,感覺略驚訝。

 

但他當時並沒有發覺有什麼不對,而那店面距離他現在居住的地方並不遠,於是他就乾脆把鑰匙塞進兜裡,徒步走了過去。

 

冰炎走著走著,到半路時才發現自己忘了帶手機,又覺得要折返回去拿手機有點浪費時間,也就乾脆不去理會了。

 

而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去,就去了將近8小時。

 

等到終於能夠脫離屋主的各種糾纏不休之後,冰炎在路上正鬆了一口氣時,忽然被人一刀砍中了。

 

要不是他及時警覺後退了一步,恐怕就活不成了,而之後就是慌不擇路的四處逃竄,直到快要脫力時遇見了褚冥漾,才得以獲救。

 

 

─ TBC ─

 

☆小劇場:

 

褚公打了個呵欠,覺得最近的日子略無聊。

於是他掏出了手機,尋找能夠引起他的興趣的東西。

 

褚公:唔,兔子養成。

 

點擊下載,安裝之後就開始了養成兔子的大業。

每天勤勤懇懇的進行定時投餵、洗澡(咦這樣兔子能活嗎?)、讓兔子做各項運動,以及很重要的各種撫摸。

終於有一天,褚公打開了遊戲時發現了一件事。

 

褚公:唔,兔子呢?

 

【系統提示】在此恭喜玩家將好感度提升至最大,我們會額外提供獎勵,至於您所飼養的兔子則會在閱讀此消息後十秒內送達。

 

褚公:…蛤?

 

十秒後,冰炎兔從天而降,摔進了褚公的懷裡。

 

冰炎兔(掙扎):…褚冥漾,你快放開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