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照著祕笈上的指示將所謂的引氣入體的這一大項步驟給完完全全的進行完畢之後,我才脫離了這有些玄妙的入定狀態,慢悠悠的睜開了眼睛,恍惚的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經有些愣神。

 

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空中飄浮著,若隱若現。

 

 

該不會是剛才那些陰氣吧?話說那真的是陰氣嗎...?

 

 

我瞇了瞇眼,有些疑惑的歪了歪頭,但耳邊卻傳來一聲清脆的喀滋聲,頓時有些驚愕的捂住了自己的脖子,然後又是幾道劈里啪啦的聲響,害我有些無語的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為什麼會有種自己已經幾百年沒活動過的感覺呢?這不科學。

 

好吧,或許我可能要盡早習慣這已經變得不科學的世界了...

 

 

思及此,我乾脆站起來活動活動身體,也不去理會活動時所發出的聲音,我想我可能真的需要淡定得去面對這一切了。

 

 

不過,這個適應的時間可能需要很久就是了。

 

總覺得被世界的惡意糊了一臉,略煩躁。

 

 

我覺得全身的筋骨大概都活動開了之後,就準備去找我家的手機,想看看現在到底是什麼時間了。

 

然後,在看見露出的那一片黑乎乎的手部皮膚之後,我華麗的愣住了,接著就是驚恐的拉開了自己衣服的領口,卻赫然發現內裡整個都是烏漆摸黑的,覺得略驚悚。

 

 

這、這是,怎…怎麼回事?

 

…混蛋,怎麼才一睜眼就全黑了?

 

我很憂傷,艾瑪這究竟是怎樣,床單也跟著黑了好幾個地方,衣服的裡面肯定也全髒了,要洗起來肯定很麻煩啊啊啊!

 

 

長吁短嘆的抬頭望著天花板一陣子,我還是決定先去洗個澡,覺得全身黑嚕嚕的特麼的髒、特麼的不舒服啊!

 

 

至於原本要去察看日期的想法?

 

嗯…那早就已經被我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於是,在我非常努力的搓洗著各個部位之後,黑乎乎的那些詭異物質就跟著水流進了排水孔,從深色到淡色再到消失,也不過是一下子的時間。

 

總之,在我洗得乾乾淨淨的出來之後,又是一頭潔白的小綿羊…

 

 

…啊不對,魂淡!

 

一定是我看太多小惡魔在論壇裡面發的東西了,一些奇怪的思想都跟著跑進來了啊啊啊啊!

 

 

等到趕走了在我腦海裡歡樂的飛奔而過的小綿羊群之後,我抬頭看了鏡子,覺得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了。

 

 

孩紙,你哪位?

 

不要隨便跑進來人家家裡好嗎?

 

 

我眼神發直的盯著鏡子中的少年不放,不信邪的眨了眨眼睛,鏡中少年似乎帶了點水氣的墨色眸子也眨了眨。

 

我不死心的又歪了歪腦袋,而鏡子裡的少年也跟著歪了歪腦袋,一副無辜樣。

 

至此,我才算是徹底的認清了一個很嚴重的事實,然後終於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靠!!!」

 

 

臥槽老子本來長得像高中生就算了,可現在、現在…!

 

尼瑪,那個面容精緻,皮膚吹彈可破,白裡透紅的可愛少年絕對不是我!!!

 

 

我像是被困在籠內的小獸一樣,煩躁的轉圈圈抓頭髮,然後又轉到鏡子前,揉擰了一通自己的臉蛋。

 

 

…手感還真好,摸起來挺像布丁的觸感,滑嫩滑嫩的……我去!

 

呃啊啊啊,現在根本不是想手感好不好像什麼的時候好嗎!!?

 

我看著鏡子內的自己那一張紅撲撲的精緻小臉,覺得很心塞。

 

 

說真的,我本來長得頂多就是個清秀的樣子,而現在卻像是整個面部都被精心修飾過了一樣,360度無死角的臉…簡直絕了。

 

就好比原本是根十幾塊錢的廉價冰棒,在一眨眼的功夫就變成了上百塊的哈根達斯一樣,令人難以置信。

 

 

原來,這才是扇校長要坑人的地方嗎?

 

很好、你贏了,我的好師傅!!

 

我咬牙切齒的如此想著。

 

 

其實,像褚冥漾這種得到純天然免費整容機會,卻各種哀怨的人,也真算是個稀有動物了呢。

 

 

我帶著十分不美好的心情走出了浴室,在房裡繞了一圈、在客廳繞了一圈、在廚房繞了一圈,最後又在沒人住的隔壁房間繞了一圈,都沒發現我要找的人。

 

 

唉,連想找伴侶求安慰都找不到人,覺得有點生無可戀了。

 

 

我悲傷的抬頭望著天…花板時,忽然瞥見了牆上的時鐘,瞬間把悲傷轉換成了茫然和疑惑。

 

 

九點…都這個時間了,怎麼不見人影呢?

 

在原地呆愣了幾秒後,我才想起被我遺忘的事情,連忙趕緊去尋找我失散已久的手機。

 

然後,在看見今天的日期之後,我半晌回不過神來,覺得自從入定完睜眼之後,簡直就是各種刷新世界觀。

 

 

四天啊!居然過了四天!!

 

啊啊啊,我居然曠職了那麼多天!!今天絕對不能再曠下去了!!

 

感覺到我為人師表的責任心正在低低的啜泣著,該死。

 

 

雖然不覺得怎麼餓,但我還是到冰箱了些食物來吃,草草吃過之後換了身衣服,稍微打理一下,就朝著自己目前這個時間段所任教的班級位置快步走了過去。

 

 

這個時段的班級正好是我們班,所以…挺遙遠的。

 

嗯哼,至少我有記得帶上教師卡,能搭電梯減少一點時間。

 

 

不過…在我到達了我們班級門口時,發現自己居然臉不紅氣不喘的,感覺自己的體力似乎有所增加了一樣,但我也只是稍稍詫異了一下,就漫步從前門走了進去。

 

然而,我一走進教室,幾乎全班的人都抬起頭來,驚疑不定的瞧著我。

 

「不…」我才剛要開口說話,就被人打斷了。

 

「是新同學嗎…」力岱看著我,淡淡的說道,「老師請假了,所以來遲了也沒關係。」

 

 

這究竟是什麼結論啊,混蛋!

 

誰說老師請假就可以上課遲到的!

 

不過…總覺得這場景,略眼熟。

 

 

「我說…」我忍住了嘴角抽搐的衝動,環視了一圈教室,憤憤的開口,「和你們才幾天沒見就不認得我了?」

 

「!!!」全班的人皆是虎軀一震,都用驚恐的表情看著我,一副『你特麼逗我吧?』的樣子。

 

似乎只有紓芙同學承受能力最大,第一個反應過來,笑嘻嘻的看著我,有些興奮的詢問。

 

「老師,原來你這幾天是去韓國嗎?」

 

 

…臥槽!

 

渾淡、我沒去整形好嗎!

 

 

我怒極反笑的勾起嘴角,送了她兩個字。

 

「呵、呵!」

 

 

─ TBC ─

 

 

☆無責任小劇場:

 

這天,某個知名論壇上多了一個詢問的帖子,標題內容是這樣的。

 

【提問】一睜眼卻發現自己的臉變了,腫麼辦?急,線上等!

 

發佈者:暴躁的小綿羊

 

如題,請大家給我個好辦法!!!

 

 

───

1樓:各種喪心病狂

 

樓主這個問題真是深奧,請容我在此做一個分析。

 

第一,請問您是否有夢遊症呢?這樣就有可能自己睡著走去整形了。

不過其實這個答案有點牽強,因為整形也不是短時間就能辦到的事。

 

第二,就是您穿越了。

穿越這個詞語可以說是博大精深的一門學問,目前還沒有科學能夠解釋的了,當然,有實例的都被當成神經病了。

 

第三,或許您還在做夢?

 

 

嗯,其實這麼分析下來,本人覺得呢…

 

您還是別放棄治療的好。

 

───

2樓:我老公是個美男子

 

哈哈哈哈!樓上分析的好!

樓主,您何棄醫呢?

 

───(以下樓層全數省略)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