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我瞇了瞇眼,連忙四處尋找我家呆萌的長翅鷗。

說起來,在一片白皚皚的冰雪世界裡,要找到長翅鷗那近乎雪白的身影真的是非常難啊。

不過,既然過了一段不短的時間都還沒出現,該不會是就此陣亡了吧…?

至此,我不禁將視線挪至旁邊,看向某神奇寶貝。


好吧,他老大居然已經盤膝坐坐地上看好戲了,發現我在看他也無動予衷……


早該明白的不是嗎,就不該指望他啊啊啊啊!


嵐翊聽見了我內心的咆哮,以及莫名的歇私底裏,他輕飄飄的給了我一句話。

『在湖裡呢。』


呃…?


在這麼近距離的攻擊之下,居然還能夠溜進湖裡避難,這、這簡直就能稱得上是神速了啊我說!!

這算不算是面臨危險時的強力爆發啊?

不過話說湖都結冰了要怎麼出來…呃,該不會這第一輪的輸法是『因長時間無法換氣導致缺氧而失去戰鬥能力』吧?

感覺莫名有點蠢,好想找個洞把自己埋了…


『主人。』嵐翊又輕飄飄的扔了一句話進來,語氣好不愜意,『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為您效勞。』


不、不不,不需要!

如果被嵐翊那暴力份子給埋了,那肯定是不死也會半殘的後果!

呃,怎麼說的我好像很有經驗的感覺呢…這肯定是錯覺無誤。


好吧,現在應該不是亂想這些有的沒有的時候,怎麼把長翅鷗給弄出來才是首要該解決的大問題啊!

話說,冰層不知道厚不厚欸,目測實在是看不出來。

呃…也不知道長翅鷗現在還有沒有氣……


不過,人家說時間是不等人的也就是現在這樣了,在我還沒想好對策時,冰炎莫名又露出了令我背脊發寒的詭異笑容,對著冰鬼護下令道。

「冰鬼護,朝下使用『破壞死光』。」

「shiu ─ ─」冰鬼護得令之後,低低的長吼了一聲,並且挪動了它不動如山的身姿,將面朝下開始蓄能,口部四周散發出了毀滅性的強烈波動,看起來更加的凶殘了。


居、居然又來了個大招!!

求、求停手別這麼對待我家呆萌的長翅鷗,看它那脆弱的小身版…怎麼可能受得了!!

呃啊啊啊,怎麼辦、怎麼辦?

真該說不愧是冠軍大人嗎,您老怎麼眼神那麼好,能在暴風雪中看見我家呆萌鷗暗搓搓溜下去避難的身影啊啊啊啊!

話說呆萌鷗你有沒有想過被看見或是下去之後缺氧的可能性?


…天、要、我、亡、也!

話說,輸得太難看會不會被老姊…掉啊?

這真是個好問題。


在冰鬼護蓄能完之前,我也沒想到什麼好的對應方法,於是在冰鬼護朝冰湖湖面發射出了『破壞死光』之後,攻擊擊中了湖面使得冰面頓時四分五裂,五馬分屍好不悽慘。

在冰屑四濺的情況下,影響了眾人察看戰況的速度,之後映入我眼簾的是…浮在裂冰之間的小小身影,翅膀完全攤開呈現了十字樣,看起來有點慘不忍睹。


長翅鷗,卒。

原因:缺氧,加上破壞死光的轟炸。


………呵呵!


「長翅鷗失去戰鬥能力,第一回合由冰炎獲勝。」充當裁判的老姊看見了我家長翅鷗的慘狀,嘴角抽搐了下,給了我一個『你完蛋了』的眼神。

心虛的摸了摸鼻子,在老姊眼神的凌遲之下,我掏出神奇寶貝球把已經從豆子眼變成蚊香眼的長翅鷗給收了回來,拿出一顆要替換掉長翅鷗的寶貝球。

嗯,也是最後一隻能使用的神奇寶貝了,雖然到了這個地步,但我還是沒有想讓嵐翊上場的意思。

想必在對方連續使用了兩次大傷害性招數的攻擊,肯定會是比較疲乏的吧?

或許,可以利用這點來進行強攻…


我握緊了手中的神奇寶貝球,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

「上場吧,米納斯!」我咬了咬牙,毅然決然拋出了寶貝球,至少也該把這隻大鬼球弄下場才是,「讓醜陋者見識你的優美!」

象徵釋放的紅光一閃而過,隨後出現的便是一隻身姿十分優美的類蛇神奇寶貝。

它周身似乎在初出寶貝球之際散發出了一層淡藍色的水霧,而它著落點是一片較為大的裂冰上,並且優雅的盤著身軀。

它,是一隻色澤與眾不同的美納斯。

原本該是火紅色的區域,在它身上卻變成了清冷的淡藍色,如此顯著的差異,會讓人第一眼看見就挪不開眼,下意識的讚嘆了一聲。


「wumi ─ 」米納斯昂首鳴叫,清脆的嗚鳴聲響徹全場, 而後用天藍色的眸子注視前方的對手,淡然而無所畏懼。


哼哼,我家米納斯就是這麼淡定!

我這麼驕傲的想著,雖然自豪的方向好像有點不對,但是管他的呢。


而冰炎則是略帶詫異的挑了挑眉,然後雙手環胸,玩味的笑了起來,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想表達的意思不言而喻。


…讓人看著就莫名有種不爽的感覺。

所以,應該要化悲憤為力量!


「米納斯,使用最大力度的『水砲』!」

冰炎沒想到褚冥漾剛派他的米納斯上場就直接來了個大招,這種純水系神奇寶貝的『水砲』,可不是剛才長翅鷗的那種撓癢般的攻擊,頓時有些促不及防,只能匆促的下達指令。

「冰鬼護,用『鐵壁』」


「wu ─!」

「 shiu ─!」

冰鬼護的周身剛閃現一道白光時,米納斯的攻擊卻已經到了,只見一股強而有力的巨大水柱直直衝向了冰鬼護的身軀,而方才被長翅鷗各種攻擊卻絲毫未動彈的身子已經開始緩緩的向後挪動。

一公分,兩公分…冰鬼護直接面臨攻擊的身體已經開始輕微的晃動,而後居然過沒幾秒就堅持不住了,整個身子就如同一顆被擊飛的球一樣,遠遠的向後飛去,掉進了都是裂冰的湖內,水花四濺。


不是吧,居然…沒發動?


沒錯,冰鬼護的『鐵壁』並沒有完全發動,若是再快了那麼一點時間,那現在絕對就是完全不同的結果。

在這種近乎同時發動技能的情況下,看的就是誰的發動時間更短、更快了。

而我並不認為米納斯發動『水砲』的時間會比冰鬼護的『鐵壁』還快,看剛才冰鬼護使用『急凍光線』時那種近乎瞬發的速度就可以得知了。

所以,原因或許是和冰炎晚我一步下令有關,又或許是因為冰鬼護的疲倦度上升有關。

總之,現在該做的是乘勝追擊啊!


哈哈哈,看我趁你病要你命!

嗯哼,以牙還牙什麼的好像還不錯呢。


「米納斯。」我愉悅的彎了彎嘴角,「用『暴風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