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數爆了分上中下

☆這真是一件令人哀傷的事情。

☆我覺得我需要去冷靜一下。

 

外篇 所謂曾經(中)

 

 

『我一直都明白,自己的記憶有問題。』

 

『在那以前的記憶,是一片空白。』

 

『雖然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這其實也沒什麼。』

 

『所以就一直這樣,不去探究。』

 

 

然而,在我現有的記憶中,染上一抹濃重而明亮的色澤的你…

 

我,誓將永不遺忘。

 

 

*

 

當小漾漾再次睜眼醒過來時,他掙扎著從大床上爬了起來,迷茫的看著四周,覺得這裡很陌生。

 

小漾漾癟癟嘴,澄澈的黑眸溢滿了水氣,就彷彿下一秒馬上就會哭出來似的,看起來好不可憐。

 

 

嗚嗚嗚,他這是被惡鬼抓回去,準備養肥了之後殺來吃嗎?

 

他、他好想爸爸還有很兇的媽媽和姐姐…嗚嗚嗚…

 

 

小漾漾吸了吸鼻子,還是決定不哭出來了,如果哭得太慘反而被惡鬼先森嫌吵然後吃掉怎麼辦?

 

雖然說早晚都是要被吃掉的…可是晚一點的話,說不定他可以逃走啊!

 

 

不過…

 

 

小漾漾動了動小短手和小短腿,覺得很沉,就像是這根本不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一樣,難以控制。

 

小漾漾覺得他逃出去的可能性,好像很低,這該怎麼辦呢?小漾漾有點苦惱。

 

但在小漾漾憋得滿臉通紅卻還是沒有想到任何對策時,忽然傳來『咿呀』一聲,這房間的門便被打開了。

 

小漾漾像隻被嚇到的小兔子一樣,嗖的一下竄回了被窩裡,他似乎是忘了身體的不適,動作快得令人讚嘆。

 

而推門而入的,是一個看起來比小漾漾大上幾歲的男孩,和小漾漾一樣的黑髮黑眸,而且在臉部輪廓上還有那麼一點相似之處。

 

男孩看著只露出一雙溼漉漉黑眸的小漾漾,似乎是心情不錯的樣子,他彎起了溫柔的笑容走上前。

 

小漾漾總覺得這個人好像很眼熟,就是不知道在哪裡看過的,但對方的笑容實在是太溫和,他便不自覺的放下了警戒。

 

「漾漾,還記得我嗎?」男孩坐在床邊,笑著問道。

 

「…唔。」小漾漾想了半晌,還是想不起來,便乾脆搖搖頭,放棄思考,「不記得了。」

 

「我是然,你的表哥。」自稱為然的男孩伸手揉了揉小漾漾的腦袋,繼續說道,「你現在在我們家哦。」

 

小漾漾有點迷糊的眨眨眼,原來是表哥,不過他怎麼還是沒什麼印象呢?難道是他的記憶力太差嗎?

 

但他還沒理清思緒,門就又被人打開了。

 

「然。」一個小漾漾覺得長得很好看的男人走了進來,對著他剛認識的然表哥說道,「快去準備,明天送你去上學。」

 

然揉著小漾漾頭頂的手頓了頓,眼中閃過一抹不自在的神色,隨後才彎了彎嘴角,對男人說道。

 

「是的…父親。」在說出那個稱呼的時候,然的語氣似乎有些遲疑。

 

然朝小漾漾揮了揮手,表示他要離開了,然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而小漾漾不知道的是,在這次的見面之後,他過了很多年才又見到他親切溫柔的表哥然。

 

 

小漾漾現在正用一種比先前更茫然的眼神看著男人,這個人看起來完全沒有然表哥的眼熟,他覺得他應該不認識才對。

 

 

可是,然表哥叫他父親呢…

 

 

小漾漾想破了頭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而這時男人走到他的床邊坐了下來,輕輕摸了摸小漾漾柔軟的頭髮。

 

「以前是怎麼活下來的…真神奇…」

 

男人低沉的聲音讓小漾漾回過神來,可愛的小臉上滿是疑惑,似乎是沒聽清楚男人剛才到底說了什麼。

 

而男人看小漾漾這副表情,墨色的眸子閃過一絲笑意,他微微勾了勾嘴角,又揉了幾下小漾漾的頭,輕聲詢問道。

 

「有想吃什麼嗎?」

 

「唔?」小漾漾呆愣愣的看著男人半晌才反應過來,臉上浮現了燦爛的笑容說,「我不挑食噠~什麼都能吃~」

 

「嗯,好孩子。」男人拍了拍小漾漾的腦袋,在準備起身去弄食物時,衣襬卻被人抓住了。

 

「謝謝你,還有、唔……」小漾漾張了張口,不知道該叫這個男人什麼,有些無措的看著男人。

 

「我是凡斯,然的父親,你的叔叔。」男人也就是凡斯,淡淡的這麼為小漾漾解惑。

 

「凡斯叔叔!」小漾漾給了凡斯一個大大的笑容,隨後又有些苦惱的皺起了小臉,「這裡是哪裡,爸爸媽媽還有姐姐呢?會過來嗎?」

 

「你受傷了需要養病,所以你的爸爸媽媽他們就把你送到我這裡來了。」凡斯淡然的回答著,「這裡是叔叔家,在外國,他們不方便過來喔。」

 

「哦…」小漾漾雖然不知道自己哪裡受傷了,但還是一臉嚴肅的點點頭表示知道了,「我會乖乖噠不給凡斯叔叔惹麻煩噠!」

 

 

於是,小漾漾便在他的凡斯叔叔家裡住了下來,而且他覺得很神奇的是,以前他在家裡睡覺時都還會莫名聽見什麼聲音被嚇醒,但在這裡,他每天都可以睡好好,一覺到天亮!

 

小漾漾覺得很愉快,而且凡斯叔叔說過只要不亂跑出去外面就可以了,當然院子裡也是可行動的範圍。

 

於是,小漾漾每天曬曬太陽散散步,小日子過得好不愜意。

 

而在某天的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小漾漾發現有客人來了,忽然就覺得有些新奇。

 

於是他便扒在牆角開始進行偷窺,雖然小漾漾是聽不怎麼清楚那邊的對話就是了。

 

 

「原來是扇…」凡斯抿了一口茶,面無表情的開口問道,「什麼風把你吹過來的?」

 

「哎喲,凡斯啊…」身穿和服名為扇的少女,攤開扇子掩住了嘴角,笑瞇瞇的說道,「這不,我前幾天撿了個孩子,發現自己實在是太忙了,思來想去還是只能放在你這邊啊~」

 

「我拒…」凡斯的話在看清扇身旁的男孩之後挾然而止,墨色的眸子瞇了起來,「妳確定這是撿的?」

 

「哎呀,這種小細節就不要太介意了嘛~」扇笑得純良,「而且你不也剛撿幾個孩子回來養嗎?像那邊那個孩子就不錯,剛好做個伴還可以弄個娃娃親什麼的~」

 

「…我很忙。」凡斯輕輕蹙起眉,「而且那孩子只是留在這養傷的。」

 

「我知道我知道~」扇闔起了手中的扇子,用力拍在掌心上,「那就交給你啦,加油~」

 

「妳!」凡斯淡漠的表情有些繃不住了,可現在哪裡還有扇的影子呢?

 

 

這種舉動,簡直就是無恥。

 

 

凡斯按了按額角,幽幽的呼出了一口氣,這才喚聲道。

 

「漾漾,過來!」

 

小漾漾聽見了凡斯叔叔語氣不太好的聲音,連忙快跑飛奔了過去,然後一個煞車不及時,撲倒在了一個陌生男孩的懷裏。

 

小漾漾整個人都懵了,只能顫顫的抬起腦袋,望向上方的人。

 

然後,他的目光撞進了對方赤紅的眸中,而那眸底卻是讓他發慌的,一片的冷意。

 

 

─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