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所謂曾經(下)

 

 

『所以亞、那天你對我有什麼看法?』

 

『…蠢貨一個。』

 

『喂!』

 

『我說的事實。』

 

 

所謂的曾經,曾經的相遇。

 

它在彼此的心中刻下了深刻的印象,令人無法忘懷。

 

 

*

 

小漾漾覺得自己好像被一桶裝滿冰塊的冷水從頭頂潑了下來,澆了個透心涼,頓時打了個寒顫,慌忙從人家身上離開,嗖的一下蹭到了自家叔叔的身邊。

 

凡斯看著這孩子犯蠢,瞬間覺得被治癒了,方才的糟糕情緒一掃而空,順手就揉了揉小漾漾的頭。

 

小漾漾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大家總喜歡揉他的頭,但是沒關係,他真的一點都不介意噠!

 

只是,小漾漾在看清楚對面那個男孩的樣子之後,覺得自己好像感受到了來自大世界的惡意。

 

 

書上說,越漂亮的東西越危險,可是惡鬼先森一點也不漂亮,卻也很危險…

 

嗚嗚嗚…那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是不危險的?

 

小漾漾頓時覺得,活著好辛苦,為了他的小命著想,他決定離看起來就很厲害的凡斯叔叔近一點。

 

然後,小漾漾就被他心目中很厲害的凡斯叔叔抓住後領提溜了起來,放在了那個漂亮男孩的面前。

 

 

小漾漾:『…還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ヽ(`Д´)ノ』

 

小漾漾覺得很憂傷,怎麼大人總是這麼無理取鬧呢?

 

 

但不管小漾漾再怎麼憂傷,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的,所以他只能抬頭看了看面前的人,然後縮了縮脖子。

 

小漾漾面前的男孩五官十分的精緻,漂亮的就像個洋娃娃似的,而那頭銀色的長髮被高高的束在了腦後,在一片銀白之中還能依稀的看見很是突兀的幾縷紅髮。

 

男孩面無表情的看著小漾漾,而小漾漾則是一臉委屈的望著男孩,兩人一時間都沒有說話,就是個相望兩無言的狀態。

 

最後,還是小漾漾先繃不住了,用著可憐悉悉的語氣,乾巴巴的打招呼。

 

「我、我是褚冥漾,你、你好…」

 

男孩沉默的看著小漾漾,象徵著有活力的紅色,在他的眼中卻突變成了冷漠。

 

就在小漾漾以為對方不會理會他的時候,他卻聽見了清脆卻帶了些冷意的聲音,這麼緩慢的對他說道。

 

「我是颯彌亞,從今天起應該會住在這裡…」男孩精緻的臉上依舊是沒什麼表情,他瞥了眼一旁的凡斯,見對方沒反駁,便繼續說道,「如果沒什麼事,別來吵我。」

 

凡斯在聽見男孩的名字之後,黑眸閃了閃,卻沒有表示什麼。

 

而小漾漾呢?嗯,他已經受到了沉重的打擊,因為他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去和人家說話的,結果卻得到了這樣的回覆。

 

他覺得好悲傷,雖然以前的鄰居同學什麼的是連話都不會跟他說就跑走了…

 

咦?這麼說起來,其實這個人是個好人啊!

 

 

於是,小漾漾還沒悲傷到五秒的心情,就變成了愉悅至極,由陰轉晴的速度簡直快的讓人咋舌。

 

然後,小漾漾經過嚴肅的思考後,愉快的決定和這個好人做朋友!

 

至於人家說的那句話…?小漾漾覺得,交朋友應該是在有事的範圍內,所以他就把那句話拋到腦後啦!

 

 

所以,在小伙伴颯彌亞的進住之後,小漾漾的小日子又過得更開心了。

 

每天颯彌亞在哪裡,小漾漾就在哪裡,跟前跟後的就像條甩不掉的小尾巴一樣,重點是人家颯彌亞還不怎麼搭理他,而他卻可以依舊傻樂著繼續他的跟隨活動。

 

颯彌亞日復一日的被跟隨,從一開始的不適應,到後來的習以為常,全都是用同一個表情來表現,以至於小漾漾根本就不知道他造成了人家的困擾!

 

 

而這一天,颯彌亞在外頭的院子內,大概選了個地方盤膝而坐,把手中的素描簿翻開,掏出了一隻鉛筆開始畫畫。

 

「亞,你在畫什麼?」颯彌亞小跟班──小漾漾,在颯彌亞的背後探頭探腦,想要一探究竟。

 

颯彌亞不予理會,而小漾漾卻是探著探著就一個重心不穩,啪唧了下摔在颯彌亞身上。

 

「…」

 

颯彌亞沉默的看著簿子上那一條又深又曲折的的黑線,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精緻的臉上頭一次出現了面癱以外的神情。

 

嗯,簡直黑得可以掉渣了,這還得感謝小漾漾的各種作死。

 

 

「褚、冥、漾!」颯彌亞咬牙切齒的闔起了素描簿,忽然站了起來,黑著臉對小漾漾怒目而視,然後獲得小漾漾一個無辜的表情,腦子裡的某個名為理智的東西瞬間崩毀。

 

颯彌亞拋開了手中礙事的各種東西,掄起拳頭直接衝上前,揪著小漾漾領子,狠狠的招呼了下去。

 

「嗷!」小漾漾疼得嗷嗷直叫,但也知道自己惹毛了小伙伴颯彌亞,於是乖乖的被打,完全不回手。

 

於是,等到颯彌亞的理智回籠之後,看見的就是一副被慘遭揉擰過的小漾漾。

 

「…」颯彌亞又是一陣沉默,幽幽的呼出了一口氣,才開口問道,「你幹嘛一直跟著我?」

 

小漾漾眨了眨黑亮的眸子,慘兮兮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

 

「我們做朋友吧~!」

 

颯彌亞不知道該如何評論這個蠢貨,但…這是他有記憶以來,看過的一個最好看的笑容。

 

雖然他到目前為止所擁有的記憶,也不過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而已…

 

颯彌亞嘖了聲,覺得如果不答應恐怕這蠢貨會再做出更令他失去理智的事情。

 

於是,他緩緩的點了點頭。

 

「好。」

 

 

─ END ─

 

 

其實吧,如果有人想點文還是可以點的,就是收件的時間可能會差強人意而已。

 

某綠燃燒了腦袋裡所有的養分,覺得心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