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四 班遊

 

『為了聯繫我們兩班的感情,所以就愉快的一起出遊吧!』

 

『…隨你吧。』

 

『…臥槽!!這究竟是什麼鬼啊啊啊啊!』

 

『呵!』

 

 

一次的併班出遊。

 

一次的愉快經歷…嗎?

 

深夜時所發出的細碎聲響,

 

究竟,是什麼?

 

又是否,有任何危害?

 

 

1

 

這天下午的第一節課,是一年五班的班會課。

 

班長高力岱站在臺上照慣例充當主席這個職位,在宣布了一些討論事項之後,不經意的瞥了眼坐在一旁看書的導師。

 

彷彿被完美的修飾過精緻容顏此時正微微低垂著,被散落的碎髮遮掩了大半,而他黑亮的眸子則是一眨不眨的望著書面,就好像沒有什麼事情能夠引去他的注意一樣,無比專注。

 

這樣的一個景象,是沉靜的如此美好,就如同一副渾然天成的美景一般,令人賞心悅目。

 

班長大人覺得,怎麼看還是很不習慣自家蠢萌的導師變成現在這副模樣,於是默默的撇開了眼,眸子閃動了下,抬手用粉筆在黑板的討論事項上多了一個項目。

 

兩個大大的字,名為『班遊』。

 

 

*

 

『老、師!』

 

聽見了全班的一起大喊的呼喚聲之後,我眨了眨眼,反應了好幾秒才抬頭疑惑的望過去。

 

依照往常經驗來看,基本上在班會我是不用說什麼話的,用處大概就是放在班上安安靜靜的當隻吉祥物。

 

所以說我才有些不解,難不成這群熊孩子又要搞出什麼花樣來了嗎?

 

 

「老師。」我的小老師,郝紓芙同學,一臉興奮的詢問道,「你說,為了促進與師丈的班級的融洽度,我們合併辦個班遊怎麼樣?」

 

 

我又眨了眨眼,師丈是哪位?啊哈哈我才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呢!

 

 

「不怎麼樣,不過班遊是怎麼回事?」

 

「老師你不知道促進班級的和諧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嗎?」紓芙一臉悲痛的這麼說著,讓我有些鬱悶。

 

「老師你不知道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嗎?」榆司同學一臉誠懇的勸說道,「再說升二年級之後要分組了,那時候我們總不可能是原班人馬了吧…」

 

 

…我倒是把這事給忘了。

 

想來,若是對理科比較感興趣的孩子,應該就不會在這個班級裡了。

 

這麼想想他們說的好像也對,莫名還有種捨不得的心情呢。

 

雖然說我總是會被這群熊孩子氣個半死…

 

 

「嗯,那合併班遊又是什麼?」我間接同意了辦班遊這個活動,可是合併什麼的…想想就覺得麻煩。

 

「哦!這就是和冰炎老師他們班一起辦個班遊啊!」有位同學對我擠眉弄眼的解釋道。

 

 

…這麼說就好像我和冰炎的關係已經眾人皆知了,簡直讓我無語凝噎。

 

我下意識的摸了摸手上的戒指,覺得某人這種高調到極致的行為,搞到眾人皆知也不是不可能…

 

唉,算了。

 

 

「由於上學期露營的拆班重組,我們全班一致認為這是個有助於促進彼此感情的一項活動。」力岱一本正經的開口,「所以老師,經過我們剛才嚴肅的討論之後,決定…」

 

『合併班遊!!』全班異口同聲的說。

 

 

…其實我不覺得冰炎他會同意欸。

 

你們有沒有聽過一句話是這麼說的,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我是沒什麼意見,但冰炎老師那邊…」我挑了挑眉,勾起嘴角,「你們自己去問?」

 

「老師。」力岱淡定代表了眾人回答,「這項重要的任務就交給您了。」

 

 

…我去,敬稱都出來了!

 

不過其實合併班遊什麼的…感覺其實還不錯…

 

 

所以,在眾學生軟磨硬泡各種低聲下氣的哀求後,我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

 

在經過各種充分的事前準備之後,將此次活動的日期定在了第一次段考結束後的那一個禮拜。

 

活動的時間長度為三天兩夜,兩天的假日加上一天的正常上課日,所以這需要和那天所牽涉到的各科任教老師進行連繫,把那個上課日的全部課程挪在了下個假日,視為補課的意思。

 

當然,假日補課這種事情是許多老師不想做的事情,不過好在那天除了褚冥漾的國文和冰炎的英文之外,就只有萊恩的體育課和西瑞教官的軍訓課。

 

所以說需要進行洽談的教師就只有兩位,不過…這還是讓前去洽談的褚冥漾褚老師很頭痛,一個不著調一個找不到什麼的…

 

褚老師表示,這是一項艱鉅的任務。

 

不過,很讓褚冥漾意外的事情是,他家伴侶居然很爽快的答應了參加這個活動,害他原本準備了一大堆的說詞都用不上了,簡直讓他感到深深的錯愕以及淡淡的惋惜。

 

不管怎麼樣,事前的準備還是很順利的完成了,所以在眾人各自默默的數日子等待的情況下,渡過了段考修羅場的各種輾壓之後,合併班遊的總算是愉快的展開了序幕。

 

**

 

我坐在熱鬧的遊覽車上,有些鬱悶的看著旁邊的人,想了想還是戳了戳對方的手臂,小聲開口詢問。

 

「亞,你說…」我皺起眉,思索了下比較好聽一點的用詞,「為什麼我師傅…咳,校長大人會知道我們要辦班遊,還很熱心的參與了呢?」

 

冰炎正翻著寫著各種奇怪符號的書,聽見了我的話連頭都沒抬,只是伸手揉了揉我的頭髮。

 

「那個死老太婆可是校長。」

 

 

所以這個意思是,扇校長她老人家在學校她最大,肯定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眼線什麼的嗎?

 

聽了冰炎的話之後,我覺得更鬱悶了,怎麼辦?

 

我幽怨的嘆了口氣,覺得這次的活動可能會變得很精彩…

 

 

話說,自我上次被扇校長她老人家打開了眼睛弄暈了之後,她老人家似乎也沒有過來檢查我的進度還是教其它的東西什麼的…

 

這是讓我自生自滅的意思嗎?唔…好憂傷怎麼辦?

 

 

唔,說起來,當那天一睜眼卻發現自己的臉變好看了之後,我是揪結個半死的。

 

但…冰炎看到我的反應卻像個沒事人一樣,也沒有認不出我什麼的,還是該做什麼做什麼,咳…打住。

 

是不是因為他自己本來就長得很妖孽所以沒什麼想法呢?不過這麼想想,冰炎的臉好像也沒什麼變啊?

 

那麼他到底是修煉了還是沒修煉啊?我茫然了。

 

 

─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