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秉持著一種有問題就要馬上問的心態,我便又抬手戳了戳坐在旁邊的某人。

 

冰炎感受到了身旁人的干擾,手邊的動作停頓了那麼一秒,視線終於從書面上挪開,瞥向了某蠢萌,挑了挑眉。

 

「又怎麼了?」

 

「一直都沒問你…」我抓了抓頭髮,然後伸出了爪子戳了戳冰炎的臉頰,一臉不解的開口,「亞你看起來都沒有什麼變化啊,有感覺到什麼不同以往的地方嗎?」

 

冰炎聞言愣了下,覺得這蠢萌現在才想起這個問題來問他也還真是難為他了,不禁有些想笑。

 

「不同以往的地方是沒有,只不過是想起了一點事情…」冰炎說著,竟然危險的瞇起了赤色的眸子。

 

 

是啊,想起了一點事情,那是屬於他從前所遺失的記憶…

 

雖然只有那麼一小個片段,但那已經足夠讓他推斷出,導致他記憶丟失的元兇了。

 

 

我感受到了來自冰炎身上那森森的冷氣,不由自主的縮了縮脖子,我敢肯定他所謂的一點事情,一定不是什麼好事。

 

 

嗯,這種時候要做的事情就是遠離危險!

 

 

於是我便努力的往角落縮,試圖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免得被掃到颱風尾什麼的…

 

雖然我龜縮的動作不明顯,但還是被冰炎注意到了,他玩味的看著我,然後…抬手給我的腦袋來了那麼一下。

 

「嗚!」我捂住頭驚呼出聲,覺得冰炎這傢伙的手勁似乎比以前更大了,差點沒讓我流下疼痛的眼淚。

 

 

這果然是有好好修煉過的進展吧!?

 

可為什麼我會悲劇到用自己的頭當測試儀呢?嗚嗚嗚…

 

 

等到我緩過勁來之後,才赫然發現四周的氣氛安靜的嚇人,不禁有些茫然的眨眨眼,將疑惑的目光投至冰炎身上。

 

我和冰炎無聲對望了幾秒,最後得到的是冰炎一副事不干己的聳肩,害我差點沒撲上去咬他一口。

 

 

…不行,如果真這麼做了,我的形象就全毀了!!

 

冷靜,冷靜……呃啊啊啊,好想咬人怎麼辦!!?

 

 

我努力的做了幾次深呼吸之後,才顫顫的轉身扒著椅背探出頭來,看向後面的一眾學生。

 

他們正…一臉曖昧的望著我們所處的位置,見我冒出頭來,各個看上看下、望左瞧右,就是沒有一個敢繼續和我對視的!

 

 

唉,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他們才好…

 

 

順帶一提,此次活動的參與率呢,很不可思議的達到了百分之百的程度。

 

由於偉大的校長的熱情參與以及贊助,基本上需要附的費用可以說是相當的少,因此才造成了這種盛況空前的情況。

 

不得不讓人感嘆一句,土豪、就是這麼任性!

 

 

因為大家都參加了這次活動,所以需要兩輛遊覽車才得以容納所有人,而為什麼我和冰炎會坐在同一輛車上呢?

 

那…就得感謝某校長大人的自告奮勇了,呵呵。

 

不過這次遊覽車的位置,其實我和冰炎都沒去管他們,讓他們隨便自己想坐哪就坐哪來著,只是需要和另一輛車上面的校長大人說一聲,讓她老人家幫忙點個名確認一下是否有人掉隊什麼的。

 

總而言之,到目前為止還是很順利的,至於某大校長在另一輛車上會做出什麼事來…呵呵,我們真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咳。」在我思緒越飄越遠的情況下,有人忽然清了清嗓子,開口對我說道,「老師,你們繼續沒關係。」

 

 

…繼續什麼?被家暴嗎?

 

我納悶的看向了說話的學生,這才發現似乎是我們班的班長講的,頓時淡定了。

 

 

嗯,被坑著坑著,不淡定也不行啊!

 

這怎麼讓我覺得有種淡淡的哀傷呢?

 

 

我偏了偏頭,思索了下,轉過身和冰炎小聲詢問。

 

「亞,到目的地還要多久?」

 

冰炎聞言挑了挑眉,似乎是覺得某蠢萌在打什麼壞主意一樣,這才起了點興趣,勾了勾嘴角給了個大概的時間。

 

然後書也不看了,調整了一下姿勢,就這麼好整以暇的瞧著,整個就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我見冰炎這副樣子,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幾下,差點沒伸手捂住自己的臉。

 

定了定神,我輕嘆了口氣,吩咐司機大哥將原本關閉的電視打開,並且弄到了那我痛絕無比的點歌畫面。

 

身子僵硬了瞬,暗自為自己打氣之後,才轉了回去,面對眾學生揚了揚嘴角,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開口說道。

 

「為了調劑我們乏味無趣的乘車時間,老師我呢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我將一隻麥克風掏了出來,並且對後方的學生指示,「把麥克風給我們的音樂小老師吧,讓我們剩下的路程一同欣賞他…」

 

我停頓了下,才眉眼彎彎的笑著繼續說下去。

 

「嗯,優美的歌聲。」

 

車上所有的五班學生皆是臉色一變,瞬間慘白了一片,像是聽見了什麼噩號似的,完全沒了該有的生氣。

 

 

嗯,挺好…還沒開始就有如此有效的效果產生。

 

不過…

 

我的臉在轉回去坐好的那一瞬,馬上垮了下來,連忙在包裡翻找出我的耳機,以極快的速度戴上,這才鬆了一口氣。

 

在車上說實在也不能做什麼報復,而我們班的音樂小老師又剛好在我們這輛車上,所以我才想到這麼一個損己八百滅敵一千的爛方法。

 

 

是說,我們五班的音樂小老師,是個很喜歡音樂的孩子,每次上音樂課都是第一個到,最後一個走的。

 

就是因為如此的表現,才會讓音樂老師覺得孺子可教也,因此就非常愉快的任命他為該班級的音樂小老師了。

 

只不過…嗯,只能說喜歡並不代表對這種玩意有天賦了。

 

這也是在某次偶遇我們班的音樂老師時,他和我大吐苦水之後,我才深深的明悟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