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安羅抿抿唇將手伸了回去,深深吸了一口氣,而後微微開口,柔和的嗓音就如同清風拂過一般,輕柔地響起。

 

「國師大人…無法想像您是不是會很訝異,所以,我就姑且當作您能接受這一切吧。」

 

西優席文有些困惑,無法明白這句話的涵義,卻還是靜靜的趴著沒反應,而安羅也沒打算等到他的回應,就接著說了下去。

 

「從分別以後,已經過了很久了,我無法得知那之後您是過著怎麼樣的生活,那些或許也不要緊,畢竟,我看到的是現在的您。」

 

 

一直都沒有改變,一直跟以前一樣。

 

 

「為什麼…您還是沒有得到幸福呢?仇已經報了啊,折磨著您的痛苦,照理說已經沒有了啊…還是因為,重要的人都已經不在了呢?」

 

 

再次見到的他,連微笑都是假的。

 

連笑容,都比以前來得悲傷,都比以前更勉強。

 

 

「您總是被一個又一個的約定束縛…或者是您給予自己的,為什麼呢?如果不願意又為何要做?情感不是枷鎖,您既然沒有得到,又為何要背負?」

 

 

或者是源於命運,或者是您的選擇。

 

一個一個的人,都離您而去了。

 

而您…總是這麼的固執。

 

 

「只是將自己推入深淵而已。您怎麼總是這樣呢?死掉的人就是死掉了,怎麼及得上活著的人重要?就算您是為了不讓我妨礙您復仇而動手又如何呢?我沒有要求您為此做什麼,也沒有想成為您心中的陰影,這樣子,到底算什麼?」

 

話說到這裡,克制的情緒已經幾乎破湧宣洩。

 

安羅勉強撐著即將潰堤的思緒,雖然現在還因為酒精的干擾而頭暈不已,但仍然堅持著以正常的聲音說了下去。

 

「我不怪您,我真的不怪您。我只是想告訴您,現在的我過得很好,我很幸福,也很快樂…現在我的樣子也沒什麼不好,沒比以前弱,也沒比以前醜…」

 

 

所以,放過自己,好嗎?

 

所以……

 

 

西優席文在聽見這些話之後,心緒有些慌亂。

 

他驚疑不定的抬頭望向安羅,而那雙魔魅的紫色眼眸正盯著他,進而與他的視線交錯。

 

 

一個模糊的人影,似乎與眼前的人相映呈現…而那塵封已久的記憶,則破門湧出。

 

「稜…… 」西優席文微張了唇,喉嚨乾渴地發不出任何聲音,最後勉強擠出一個名字,一個懷念卻又不敢想起的名字。

 

 

許久沒聽見的稱號,讓安羅幾不可見的顫了顫身子,內心百般交雜。

 

他是稜,是安羅法…但,他卻也只是繼承兩個記憶的安羅罷了。

 

繼承了記憶,也繼承了稜對這個人的情感…

 

 

屋內的氣氛凝滯,沒有人再開口說些什麼,四周頓時沉寂一片。

 

 

「…對不起……」西優席文聲音沙啞的打破沉默,微出聲述說著,安羅並不想聽的三個字。

 

「國師大人,為什麼?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呢?我都不怪您了,您難道不能原諒自己嗎?我一直都希望您能幸福,希望看到您真心的微笑,或許讓您幸福的人,不是我,我還是會覺得開心啊…但是我怎麼盼,都盼不到……」說著,安羅竟有些自嘲的笑了起來。

 

 

看他一個人孤獨,就會覺得難過。

 

想靠近他,卻被披滿荊棘的大門排拒在外,猛力敲著,卻毫無回應,最後鮮血直滴,傷痕纍纍。

 

這樣的他,是否有些可笑?

 

 

「像我這種人,能得到幸福嗎?幸福早已被我一手摧毀,用我這雙沾滿鮮血的手…」西優席文的唇角微微上揚,卻不含任何笑意,甚至是帶著些微的嘲弄。

 

 

安羅望見他的笑容,身子頓了頓,思緒有些飄遠。

 

以前啊,他的笑容是很漂亮的,就算是看多了好看的人的他,也會為之失神。

 

但現在這個笑容,只帶著深深的疲憊,還有些許的嘲諷。

 

 

「您能的!只是您將您的幸福拒於門外,是您不放過自己呀!若您能敞開心門,您的幸福就能到來,不是嗎?」

 

 

他難掩激動,那個人總是那麼固執的在他們之間鎖上一道道門,扣上一層層枷鎖。

 

再重重的裝備下,讓他不論怎麼敲,怎麼喊,依然無回應。

 

手,紅了,腫了;心,累了,倦了,卻還是依舊無能為力。

 

 

「幸福…嗎?」

 

 

西優席文低聲呢喃著,而手卻不自覺摸向懷中的凝石串,稍稍頓了頓,才拿了出來。

 

紫凝石串,在火燒皇宮的那一夜,他慌忙的破壞抽屜的鎖,彷彿為不願再失去的珍寶,小心翼翼的取出。

 

之後,他總是帶著不離身,似乎覺得這樣,那個人就會一直,一直在他身邊,就算是錯覺,也無所謂。

 

 

「國師大人…這個…為什麼?」安羅看見那記憶裡的東西,瞳孔猛的一縮,隨後卻是有些愣怔。

 

 

他當然知道那是什麼,那是西優席文送稜的禮物,而他、稜一直珍惜著…

 

但是,為什麼又會回到他手上呢?

 

國師大人真小氣…人死了還把東西收回去…

 

 

「自從動手之後,我就不可能再得到幸福了啊…稜,你知道嗎?我一直都很後悔向你動手啊…一直都……」

 

「知道會後悔還去做?國師大人,做了就是做了,後悔也來不及了,況且…我不是您的誰,您何必如此呢?」

 

「…我……」西優席文張了張口,卻發不出聲音。

 

 

想述說他的後悔,卻無從說起…

 

是因為不知道會後悔才去做?

 

還是因為一直蒙蔽自己的心,忽略所有感受?

 

 

在秘術開啟,並且…殘忍的刺進那人胸膛的那一刻…

 

那一刻…他才看清了自己的心。

 

他顫抖著雙臂抱緊了對方,不斷的催眠自己,這個人不會死的…

 

但他卻也明白,這個人…活不了了…

 

懷中逐漸冰冷的身軀,時間的流動也隨之停止。

 

 

是啊…沒退路了。

 

他總是自嘲般的想著。

 

 

但現在眼前的這個人,卻知道安羅理當不知道的事,讓他錯愕,讓他驚喜。

 

時針頓時往前推進,鐘擺也隨著搖動,停止了好久的時間,開始轉動。

 

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與那人的回憶不斷竄回,他的神情,他的笑容,還有那浴血之夜,僅剩一絲氣息的他,眼神透露出滿滿的擔憂,缺乏血色的薄唇,輕吐出一句句關心的話語。

 

 

我…

 

 

「我果然…」沉浸在回憶裡的西優席文,忽然低聲呢喃了這麼一句沒頭沒尾的話語。

 

「…國師大人?」安羅疑惑的看著西優席文。

 

而西優席文那半斂下的眼簾也緩緩睜開,深似湖水般的綠色眼眸底,彷彿是下了什麼決定似的,堅定而不動搖。

 

 

接下來的動作,讓安羅瞪圓了眼,西優席文俊美的臉龐,放大出現在他眼前,他的唇正緊貼上自己的唇,而他的話語,則是埋沒在他那深深的吻裡,如同想將對方靈魂緊緊抱住的渴望,與強烈的執著。

 

說沒被嚇到,一定是騙人的,因為受到太大的精神衝擊,以致於安羅現在腦袋一片空白,下意識不自覺的回應對方,恍惚的開闔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