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西優席文借由親吻解除了長年的空虛與思念,心神也為之盪漾,安羅回應了他,而使他的體溫隨之高升,腦袋裡的血液也幾乎衝至下半身,基本上理智已經不存在了,身體也幾乎要貼上對方那纖弱的身子。

在舌葉相纏之下,西優席文的手撫上安羅的臉頰,順著輕柔的皮膚往下,在頸邊與鎖骨間游移著,甚至更過分的想要往衣領內探入,不過並沒有成功。

西優席文那逾矩的動作被一隻纖細的手給制止了,並且雙方的距離也被安羅推開了一些,讓他稍微回復了一些理智。

安羅被吻的雙眼有些迷離,那迷濛的紫眸看著西優席文,薄唇微微張開,輕柔的魅惑聲響,刺激著西優席文的聽覺。

「…國師大人,為…什麼呢?」安羅的氣息有些不穩。


熱切的深吻並非毫無感覺,但殘存的一絲理智,讓他勉強的伸出手,阻止了那人接下來的動作。

他知道此時自己的聲音非常誘惑人,但是,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


「…我…愛你……」西優席文嗓音嘶啞,但眼神卻逐漸黯淡下來。


說愛他,卻又親手殺了他。

會疑惑是正常的啊。

呵…

早就厭惡了,如此可笑的自己。


而安羅看著那雙逐漸散失光芒的眼,聽見他的話語,他茫然了。

這個人,這個人…是他曾經想觸碰的。

好不容易才有的光彩,不能熄滅…

自己…還能做什麼?

…如果是夢,想做什麼,那…就做吧。


「國師大人…」安羅微微牽動薄唇,勾勒出慵懶而惑人的笑容,伸出雙手環繞在對方的頸上,挪動身子在他耳邊,輕吐出誘人的話語,「…那麼,請您繼續吧?」

「…什麼……?」西優席文怔怔的轉頭看向安羅,而那一覽無遺的魅惑姿態,則讓他的心漏了幾拍。

「您在裝傻是吧,那…您剛剛是想做什麼呢…?」安羅微動身體,讓他們之間的距離幾乎成零。

「我……」

安羅貼近的身子,讓西優席文好不容易下降的體溫,又飆高了起來。

看著安羅的薄唇逐漸靠近,西優席文也乾脆放棄了理智,迎合上去與之纏綿,並且將那纖弱的身子壓回床上。

西優席文那不規矩的手終於毫無障礙的探入衣領,觸碰到了內裡細膩的皮膚,並且尋到了安羅胸前,細細揉捏著那個敏感的部位。

「嗯…」安羅輕輕的呻吟被堵在了口中而顯得若有似無,但他心裡其實有些懊惱。


那個部位從未有人觸碰,因此也特別敏感…

不,應該這麼說才是。

他的這個身體…這個未經人事的身體,太過於青澀。

所以,才會特別敏感……

嘖…真是失策…


帶著薄繭的手指玩弄著安羅胸前那其中一點,直到它變硬了才停止,而另一隻手則是將安羅身上那多餘的衣物褪下,並且丟到了地上。

西優席文離開了安羅的唇,看見了對方赤裸的白皙身軀染上一層誘人的淡粉,而被吻得泛紅的雙唇則是微張著輕輕喘息…他的眸色逐漸暗沈了下來。

「大…人…」安羅看著沉默的望向自己的西優席文,微微勾起嘴角,用著低啞曖昧的嗓音道,「還有…另一邊呢…」

說著,安羅也不忘暗示性的挺了挺另一側的胸膛。

西優席文猛然瞇起了眼,迅速將自己的衣物脫了下來,隨即又俯身下去,用牙齒輕咬住了安羅另一側尚未被照顧過的地方,時而吸吮,時而舔弄。

西優席文用嘴服侍著安羅的胸前,雙手也沒閑著,他一手由上往下的輕輕撫摸著安羅的背脊,另一隻手則是握向了對方那早已挺立的欲望,並且開始上下套弄了起來。

「嗯、哈啊…大人…」安羅絲毫不壓抑自己的呻吟,西優席文在他胸前的吸吮和下身的動作,那刺激的快感讓他覺得真實的不像個夢,但他也無暇顧及這些了。


不管是真實還是虛幻,總之…

放縱一次吧,畢竟那可是和國師大人啊。


安羅胸前的兩點很快就都充血挺立了起來,西優席文抬頭便看見對方微微開啟的唇瓣,於是剛得到空閒的嘴就再度俯身吻上了那片薄唇。

「嗯、唔…」安羅的呻吟聲再次變得模糊,還交雜著脣舌交纏時的嘖嘖水聲,顯得淫糜而…引人犯罪。

安羅伸手環住了西優席文的後背,在對方試探著將一根手指探入自己的後穴時,微微用力留下了屬於自己的痕跡。

西優席文感受到了安羅隱約的僵硬,以及後背那加重的抓力,忍不住停下了手上試探的動作,但另一隻手卻不停撫慰著他的欲望。

「…疼?」

「嗯、不…只是…哼嗯…有點…不、不習慣…」安羅微微張口喘息著,「您…可、可以…繼續…」

西優席文聞言卻是皺了皺眉,停下了手上所有的動作,隨手不知從哪掏出了一罐透明的藥劑,並且開啟將內裡的液體細心塗抹在安羅那處隱密的部位,手指輕輕揉按著四周的皺褶,再度試探著進入。

安羅在西優席文那隻撫慰著欲望的手離開的時候,其實是有些不滿的,但隨後他卻感受到身後的冰涼,還有那根試圖開拓後穴的手指,身子輕顫了顫低吟了出來。

「唔、嗯…」安羅輕喘了幾口氣,雖然目前處於被動的狀態,卻不忘調笑,「您…可、可真是…哼、嗯…服務…周到…呢…」

內裡時不時被擦過的敏感點,使得安羅的話語有些破碎,不過很顯然的,他本人並不在意這種小事。

但這可就苦了西優席文,他看著眼角眉梢都帶著魅惑風情的安羅,只覺得渾身的慾火不斷地向下湧,恨不能拋去理智直接貫穿身下人的身體,直到彼此緊密的結合在一起,不再分你我為止。


但…他不想再傷害到他了。

哪怕,是一分一毫。

西優席文深吸了一口氣,加快了手上拓展的動作,直到那處能夠容納他漲得發疼的欲望為止。

安羅感受著西優席文在他身後越發急促的探索和呼吸,臉上露出了一個玩味的笑容,在他覺得自己應該差不多可以了的時候,蓄力猛然翻過身,坐在毫無防備的西優席文那結實的腹肌上。

安羅緩緩俯下身,趴伏在西優席文的胸前,伸手觸上了對方脆弱的喉結,曖昧的輕輕撫摸著。

西優席文喉頭滾動了下,眸色沉了沉,但卻任憑對方繼續那挑戰他理智底線的動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