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安羅迷離的紫眸盯著西優席文深邃的雙瞳,嘴角倏然揚起了一絲笑意,他輕笑伸出舌舔了舔自己的唇瓣,用著帶點情欲色彩的低啞嗓音,輕聲喚道。

「大人…」安羅身子向下挪了挪,臀縫在西優席文昂揚的欲望上輕蹭了蹭,滿意的聽見了對方倒吸一口氣的聲音,「接下來的…讓我來吧?」

「你…怎麼來…?」西優席文努力平穩了下氣息,啞著聲音詢問,「不是…不習慣…?」

「我的適應力…可是很強的呢…再說…」說著,安羅曖昧的低笑出聲,「您不覺得,我們的第一次…應該來點不一樣的,才會令人印象深刻嗎…?」

而事實上,安羅那句詢問的話語,也只不過是一種尾端帶著問號的陳述句罷了,其實他根本就沒想過要給西優席文選擇的權利。

所以在安羅說完最後一句話之後,也不給西優席文回答的機會就傾身吻上了對方的唇,與之唇舌交纏。

在親吻上對方的同時,安羅將另一隻手探向了自己後方,準確無誤的握住了那有些粗碩的昂揚,嘴裏還不忘含糊不清的恭惟道:「唔…大人您倒挺有份量的啊…」

安羅將西優席文昂揚的前端部位抵在了自己的穴口處,輕輕磨蹭著,但就是不讓那十分精神的玩意進入自己的體內,而這種近在咫尺卻無法獲得的感覺,害西優席文差點沒瘋掉。

「稜…別玩火…」

而安羅再度聽見了這個稱呼,嘴角泛起一絲柔和到極致的笑,他放開了西優席文的唇,在對方的脖頸處留下自己吮出的紅痕之後,才搖搖頭嘆道:「大人,不是稜…我已經不是稜了。」

「我是安羅,也就只是安羅而已…」安羅用嘆息一般的口吻輕聲說道,而他柔軟的舌卻從西優席文的脖頸處一路輾轉了下來,落在了對方緊實的胸膛,順著那些陳年的傷疤輕輕舔舐,「不過…您大可放心,稜所掌握的技能,我也都是會的呢…」

「所以…就請您好好享受吧?」說著,安羅猛然縮緊握住西優席文的昂揚的力道,並且漫不經心的撥弄起對方胸前的凸起,「畢竟…您年紀也不小了,在體力方面可能會差強人意了些…」


安羅的最後一句話,令西優席文的表情僵了僵,甚至是讓他忽略了下身一直被對方輕蹭著的折磨。

他的實際年齡在普通人來看…確實是年紀不小了沒錯,甚至可以稱得上老年人了,但是……

他的身體年齡可是因為秘術的關係,一直都維持在二十幾歲的狀態好嗎!

他一點都不相信,看起來似乎擁有稜全部記憶的安羅,會不知道這一點!


而等到西優席文感受到一陣陣襲上的快感之後,才恍然發現安羅不知何時已經伏在他下身處,並且正用嘴含住他的欲望,上下吞吐著。

見西優席文像是終於反應過來,安羅才吐出了對方那塞滿自己整個口腔的粗碩部位,彎了彎嘴角低笑道:「大人您果然是老了呢…居然在做這種事情的時候也會走神…」

「所以…」安羅將自己的唇抵在了那昂揚的前端,伸出舌輕輕舔弄著,「您…還想要我繼續服侍嗎?」

西優席文艱難的撐起身體,清楚的看見了如此淫糜的畫面,感受到那柔軟的小舌鍥而不捨的挑逗,不禁悶哼出聲,視線緩緩對上安羅的紫瞳。

那內裡,似乎閃爍著狡黠的光芒。


…果然,是故意的嗎?

剛才說不怪他,但想來其實也不可能完全釋懷的吧…


西優席文恍惚回想起以前那人,好像一直都很小心眼來著…


所以說,就算換了個軀體,換了個身份,那源自於靈魂的本質還是不會變的吧?


西優席文輕斂下了眼簾,內心泛起的熟悉無力感,讓他莫名有些想笑,他低聲嘆道:「算了,隨便你吧…」

聞言,安羅訝異的眨了眨眼,抬頭卻發現西優席文那張俊美的面容上,居然帶上了他從前未曾見過的笑容。

那笑容有著幾分無奈和幾分縱容,他甚至能隱約發現其中所包涵的溫柔,以及…愛意。

安羅覺得自己應該要自豪才是,畢竟前世的稜努力了一輩子終究沒能拿下的人,到他安羅這裡卻輕而易舉的攻陷了。

想想也是挺奇妙的,不過從困難到簡單的這種轉變,恐怕和稜也有關吧。

所以,他現在是應該要開心還是沮喪呢?

不過再想想自己目前的姿勢…


安羅下意識舔了舔唇邊的東西,嘴角倏然揚起一個極為撩人的弧度,他身子往前挪動,伸出雙臂環住西優席文的脖子,而西優席文則是因他的忽然靠近而不得不坐起身體,並且伸手摟住了他的腰。

兩人的目光交會,呼吸交錯。

「大人…我承認我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報復心態。」安羅盯著那雙近在咫尺的綠眸,挑起了眉,「但您也有享受到,不是嗎?」

「如果你是指剛才那些折磨人的動作…那的確是。」

「您這麼說,讓我忽然感到很榮幸呢…」安羅低低的笑出聲,側過臉舔了舔西優席文的耳垂,「相信您一定很期待上主題的時刻…」

「而您應該也知道,我一向都是很善解人意的…」安羅說著,伸手扶住了那個一直抵在他身後蓄勢待發的東西,整了整位置,重心緩緩向下,直到後穴將整根粗硬的欲望吞入才停了下來,在西優席文的耳邊輕輕喘息,「嗯…大人…這樣…您滿意嗎…?」

西優席文沒想到安羅會忽然這麼乾脆,險些反應不過來,而下身欲望傳來的感覺溫熱而緊致,讓他不自覺向上頂了頂,恍然聽見對方的驚喘,然後他的肩膀就被一口咬住了,似乎還帶了些洩憤意味的磨了磨牙。

「您…不許動…」安羅的呼吸紊亂,剛才那一下好死不死頂到了他的敏感點,突如其來的快感害他差點沒了力氣,「說好…讓我來的…」

「…嗯,我不動,你來。」西優席文無奈,剛才那也只是下意識的反應,其實他一直都在克制著自己的動作。

「大人…您放心…」安羅雙手環住西優席文的背脊,手指在那上頭的傷痕細細摩挲著,「我的技術…很好的…」

語畢,安羅便緩緩開始擺動腰部,後穴處昂揚的入侵也因他的動作時深時淺,而在那根粗硬的欲望深入時,他會放鬆自己的後處,使其能夠進入的更為容易,反之則是縮緊,使其的離開更為困難。

當然,安羅也不忘調整位置,偶爾試探著用對方昂揚的前端蹭過自己的敏感點,雖然內壁被磨擦的感覺是挺舒服的,但刺激那處敏感的地方卻會獲得更多的快感。

「嗯…大人,舒…舒服嗎…」安羅低吟著詢問道,隨後卻被輕皺著眉像是在極力忍耐著什麼的西優席文堵住了雙唇。

室內頓時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和含糊不清的呻吟,還有脣舌交纏時發出的嘖嘖水聲,以及微弱而緩慢的肉體撞擊聲。


西優席文覺得自己的腦袋快被欲望給衝爆了,說對方技術好那是肯定的,但也實在是太折磨人了!

這種緩慢的速度和刻意收縮的內壁,讓他差點沒被生生逼瘋!

西優席文閉了閉眼,舌在對方的口中肆意翻攪,以此來消退些想馬上反壓住對方大肆抽動的意圖。

他又伸手握住了安羅下身那根精神挺立著的青澀部位,上下擼動著,並且還用指甲輕輕刮搔著頂端的小孔。

另一隻手則撫上了安羅的胸膛,在其中一點上揉弄,間或捏起向外拉扯。


「唔哼!」安羅側過頭躲開西優席文的吻,輕喘了喘,身子有些發軟,「您手、嗯…啊,手…移開……」

「這樣…就沒力氣了…?」西優席文看著雙頰泛紅,身體有些無力的安羅,忽然勾起了唇角,不怎麼想再忍耐了。

「不、您…想多了…」安羅還想說些什麼,身體卻猛然被西優席文的壓了下來,那動作使得後穴裡的東西也跟著迅速的深入,不禁讓他頭皮一陣發麻,口中的呻吟也陡然拔高了些許,「哈啊…」

聽見安羅這聲與方才完全不同的呻吟,西優席文瞇起了眼。

「是…這裡…?」說著,西優席文的欲望前端便輕蹭起了剛才發現的那個地方。

「嗯、哼…您、啊……」安羅被蹭雙眼迷離,漂亮的紫眸也漫上了一層水氣,伸手似乎是想要推拒,「別、別動…」

西優席文看著身下人的情動姿態,低低的、低低的,笑出了聲。

「來不及了…」接下來,便是一陣迅速而猛烈的抽插,並且次次都精準的撞上了安羅的敏感點,西優席文俯下身在那泛著淡粉的白皙身軀上,狠狠地留下了不少痕跡,「你…只需要好好享受就行了…安羅……」

「哈啊…大人…啊…」安羅被如同潮水一般快速湧入的快感刺激的腦袋有些空白,只能搖著頭,口中不斷發出甜膩的呻吟。

在這種狀態下,安羅自然是沒有聽見西優席文最後那個稱呼的變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