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六  行動


你待我,究竟如何?

我想,或許…

是因為在你身上所汲取的溫度太過於,令人眷戀。

所以……

所以,待我回過神時。

早已,無法抽身而退。


1

褚冥漾經過深思熟慮之後,還是決定當面和扇董事彙報他目前所擁有的資料,畢竟有些話在電話內是沒辦法講清楚的。

於是隔天,褚冥漾便順手帶上了無所事事的冰炎,一同前去拜訪扇大董事的辦公室。

一推進某人辦公室的大門,就聽見了詭異非常的笑聲,褚冥漾忍住嘴角的抽搐,拉著冰炎走了進去。

「哦呵呵,瞧瞧這是誰?」扇董事轉動著座下的椅子,在面向褚冥漾與冰炎之後,朝他們歡快的揮了揮寬大的衣袖,稚嫩的小臉上帶著愉悅的笑,「冰炎是吧?歡迎歡迎啊!」

「…」

冰炎和褚冥漾都沉默了一瞬,而被指名到的冰炎,也只能勉強朝坐在辦公桌前的和服少女點了下頭,以示回應。


說真的,冰炎想,如果院方的高層人員都是這副德性的話,那他之前的決定真的就是太明智了!


褚冥漾若是知道冰炎現在的想法,肯定會相當認同的,只是他不知道,而且他現在煩惱的是如何和這個生物溝通。


如果連話都不能好好講,該怎麼彙報事項啊!

褚冥漾覺得腦袋有點疼。


他其實…還挺想把手上的這些資料整個都拍在某院方高層人員臉上的…

但是肯定是沒辦法付諸於實的,誰讓人家是自己的頂頭上司呢?

所以,褚冥漾也只能把自己手上這些連夜整理出來的資料重重的拍在辦公桌上,然後拋下了句『請過目』,便拉著冰炎到一側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而扇董事見褚冥漾這一系列貌似是嫌棄的動作也不惱,只是將視線投至桌上那些資料,最上面第一張只是簡單粗暴地寫了大大的『資料』兩個字,讓她撇撇嘴嘖了聲。

「小漾漾,你是有多懶啊?」扇董事感嘆的說著,「封面也不弄得好看一點,讓人一點想翻開來繼續觀看的慾望都沒有呢。」

「我相信內容才是最重要的,扇、董、事。」褚冥漾皮笑肉不笑的回答,並且認真把玩著冰炎那隻骨節分明的手,只覺得手感真是不錯。


不像他自己的手,因各種原因而變得有些粗糙…


不過還沒摸過癮呢,就被手的主人給抽了回去,還順便獲得了一枚白眼。

褚冥漾勾了勾唇角,給了沒什麼好臉色的冰炎一個溫和的笑容,就彷彿剛才那個摸人家手不放的人不是他一樣,裝得非常無辜。


室內只剩下了紙張翻動的聲音,扇董事臉上的笑容也消失的無影無蹤,而等到她將資料全數翻閱過後,更是輕蹙起了眉,並且把資料拿起走到褚冥漾他們對面坐了下來。

「所以小漾漾你的猜想是…」扇董事將資料翻開到其中的某一頁,「原本Ghost是打算直接滅口的,但後來可能是調查到了小冰炎更加詳細的資料之後,才改變了主意?」

「嗯。」

「那麼讓他們想要滅小冰炎口的主要原因,恐怕不只是因為小冰炎所說的那些秘密,而寧可錯殺也不願放過的…」扇董事用扇柄敲著桌面,「小冰炎你確定真沒有什麼遺漏的事情?」

冰炎愣了愣,忽然覺得這位看起來一點也不像董事的少女,好像也沒那麼不靠譜,想來也是,他自己發現的那些事情,雖然也是非法的,但到底也不至於讓對方起了殺人滅口的想法…


寧殺勿漏嗎…?


冰炎思索了半晌,才隱約想起當日在參觀時,似乎有那麼幾個地方並沒有讓他進去,他當時是覺得那是人家的隱私,所以也沒多做詢問…

想來是了,恐怕就是那裡面有比違法偷工減料還要更加嚴重的事情在運作,像是…

像是製作一些違禁藥物,又或者是…毒品之類的東西…

冰炎的神情頓時更冰冷了幾分。


「看來小冰炎是想起了什麼了。」扇董事瞥見了冰炎越發冷凝的神色,肯定的說道。

「是。」冰炎頓了頓,繼續開口,「我並沒有去過他們廠內的每個區域,領路的那個人…似乎還刻意繞過了好幾個地方…」

「如果按照他們在你拒絕之後,接下來對你的處理方式,那些地方是在做什麼…」褚冥漾挑了挑眉,冷笑道,「呵呵…毒品、禁藥的大量製作?是Ghost這群社會敗類的話,還真不是很意外。」

「嗯~這樣看來,我們這邊也是需要做一些處理呢…」扇董事攤開了扇子搖了搖,語氣變得歡快了起來,「後續的事情呢,應該是沒你們什麼事了~」

「小漾漾你想放假到什麼時候呢~?」扇董事笑呵呵的繼續說道,「雖然說小漾漾你以前都沒請過假,所以我不忍心扣你薪水,也要知道、縱、慾、傷、身哦~」

褚冥漾和冰炎的臉色同時黑了一分。

「放到我高興為止。」褚冥漾忍著想拍死對方的衝動,語速極快的說,「沒事的話我們就先走了。」

語畢,也不等扇董事的回應,便站起身,拉上了冰炎就往門的方向走去。

「哎哎哎!小冰炎~」

冰炎的動作凝滯了一瞬,但他並沒有回頭,只是瞇著眼看著被某人抓住的手。


手還是…不抽走了吧。

反正被抓著也不會少一塊肉。


「你應該還沒有工作吧~要不要考慮來我們Atlantis工作呀~?」扇董事極力推銷自家醫院,「我們福利很好的,小冰炎來這還可以當小漾漾的同事唷~!」

「我…」冰炎有些遲疑。

「別理她。」褚冥漾將人拉到了門口,皺眉瞥了眼對方,「你之前的打算也沒什麼不好。」

「哎呀呀,我要聽的是小冰炎的答案,小漾漾你就安靜點讓人家說呀~」扇董事搧了搧扇子,笑瞇瞇的問,「小冰炎你覺得怎麼樣?」


「…我會考慮的。」冰炎抿了抿唇,「那我們先離開了。」

褚冥漾聽見冰炎的這個回答倒是有些意外,因為依照他對對方的了解,若是說考慮的話…那恐怕有一半以上的機率會答應了。


不過…既然亞也說離開了…

褚冥漾愉悅的勾了勾嘴角,伸手打開了門。


「歡迎下次來我這裡泡茶唷~」扇董事看見褚冥漾開門的動作也不阻攔,還愉快的揮了揮手。

「您這裡的茶我還真是不敢喝…」褚冥漾舉起兩人交握的手晃了晃,「後續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事情,相信您也不會客氣的,那麼就掰了。」

辦公室的門被關上了,扇董事卻忽然發出了一陣十分詭異的笑聲,聽起來十分滲人。

「哦呵呵呵……秀恩愛,分得快呢~」


- TBC -


☆無責任小劇場:

自從褚公莫名奇妙拿到了一隻人形的冰炎兔之後,日子可不同以往了。

每天還是需要定時投餵,只是從手機上的輕輕一滑變成了親自下廚。

而且,各種撫摸,各項運動,還有每日日常的洗澡,全、都、木、有、了!


褚公覺得,略心塞。


總感覺自家兔子肯定是被格式化了,所以褚公只好重新開始慢慢刷好感度了。


只是…兔砸,你怎麼總是不叫我主人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