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一 新學期,新氣象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有種其實我是僕人的感覺啊啊!!明明就是我先住進來的啊!』

『嗯?這和先來後到沒什麼關係吧,順便把那裡也掃一掃,褚。』

『……喔。』


一個人在不知不覺中,融入你的生活。

到最後卻發現,沒了那人身影的室內,是多麼的空虛。

即使是只有幾分鐘的離開,也十分難耐。

就彷彿中了毒一般,無法抑制思念的情緒。

究竟,是誰上了誰的癮呢…?

或許,都是也說不定。


1

『噹、噹、噹…』

悅耳的鐘聲此起彼落,亦充斥著整座校園,分散在各處的學生們也因此匆忙回去教室,準備上課。

在教師室裡,正整理著資料,穿著白色襯衫的一名男子,在聽見響起的鐘聲後,身體很明顯的僵了一下。

「啊…上課了…!」他有些慌張的拿起了書本,連同方才整理的資料也一併帶上了。

「為什麼我是導師啊!」一邊快速走上樓,男子欲哭無淚的說著。

清秀的容貌,一頭整齊的黑髮,加上略閒瘦小的身軀,以及清澈溫潤的嗓音,若不是因為他穿的並不是學生用的制服,大多數的人恐怕會把他當成是學生吧。


「105、105…」我一邊尋找著自己的教室,一邊在心底將這麼安排的人罵上了他們家祖宗十八代,詛咒他們吃泡麵沒有調味包、上廁所沒有衛生紙…!


為什麼教室的位置完全和去年不一樣啊!!!

改來改去很好玩嗎!!!??


在辛苦爬上三樓才發現自己根本走錯了之後,我毅然決然的決定去一樓中走廊──看地圖!

沒辦法,再這樣亂找下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找到,搞不好找到的時候下課鐘已經打了…


在仔細查詢完教室的所在後,我便拔腿就走。

至於為什麼不用跑的…

『走廊上不可隨意奔跑』的這項規定可是一直根深蒂固的存在在我腦海裡,反正我是老師,也不用比學生早到不是嗎?

不過最主要還是很怕我自己會跌倒啦…這樣多難看啊…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我走進教室,氣喘噓噓的這麼說著。


抬眸看了看自己的班,嗯,不錯挺安靜的,應該…很好帶吧…?


「呃,那個同學…老師還沒來,所以快點坐好吧。」和四周的人尷尬的相望了下,一名男學生對我這麼說著。

「…咳、咳。」雖然被認錯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我還是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


我長的就這麼像高中生嗎?


「沒、沒事吧,同學?」看我莫名咳嗽了起來,剛才發言的那名學生也緊張的詢問著,而且似乎有想要離座過來關心的感覺。

「咳咳,我沒事。」舉起手止住他的動作,我順了順自己的氣,走到那名學生的面前,「你叫什麼名字?」

「我是高力岱。」


…高利貸?


看著後面一群想笑卻不敢笑出聲,憋笑憋的很痛苦的學生,我想我耳朵應該沒有問題才是。

在利貸同學疑惑的目光之下,我走上了講台,把東西放置在講桌,拿起了一根粉筆,在黑板上寫下了我的名字。

「嗯…我是褚冥漾。」我轉過身,將雙手撐在講桌上,嘴角彎起了一個笑容,「如果沒意外的話,我會擔任你們的導師,直到你們畢業。」

『欸─!』異常整齊的驚呼聲,就這麼從底下學生的口中溢了出來。

「有什麼疑問嗎?」眨了眨眼,我這麼問道。

「老師你怎麼這麼年輕─!」

「褚老師你好可愛─」

「老師,你今年幾歲?」


其實剛才那種安靜的氣氛是錯覺吧?現在根本吵的跟菜市場一樣啊!

我無力的嘆了口氣,說起來罪魁禍手好像也是我自己啊…


「噓──請安靜──!」敲了敲黑板,我大聲的說著。

過了五秒之後,他們依言安靜了下來,但如果不要瞠著閃閃發亮的雙眼的話,會更好。

「年輕,可愛什麼的…雖然很不想承認……」我嘆了口氣,又露出了一個神秘的笑容,「至於年齡…是祕密喔!」

眼看著又要掀起一波騷動的學生,我立刻決定,轉身在黑板上寫下了一些職位。

班長,副班長,學藝,風紀,康樂,衛生…


「現在來選幹部!」我指了指黑板,「老師我有寫漏的嗎?」

「老師,環保股長。」

「嗯?那是什麼?」我有些疑惑的望著發言的學生。

「管理資源回收東西的幹部。」

「嗯,好。」在黑板上又加了一個職位,我再次詢問,「還有漏掉的嗎?」

「老師,總務股長。」

「服務股長!」

「還有輔導股長!」

「嗯,想不到還漏了這麼多啊!」我感嘆著離學生時代已久的歲月,一邊將剩下的幾個職位補齊。

「好了,現在老師想問你們,你們之前有互相認識過嗎?」看著搖頭如波浪的學生,我皺了皺眉,「本來是想讓你們自己選的…既然你們都不熟的話,第一學期讓老師指派,下學期你們再自己推選吧?」

看底下的學生好像沒什麼意見,我便繼續說了下去。

「當然,被我點到的不能有異意,而且要盡職。」我停頓了下,才開口繼續,「做的好的人,除了有記功外,老師還會額外給你們一點小獎喔!」


雖然我沒做過導師,但這麼激勵學生應該也是可以的吧?

雖然…要自己破費就是了…


「好,看樣子大家都沒意見。」我拿起點名簿,在上頭選了幾個順眼的名字,填上。

「力岱同學,麻煩你幫老師把幹部的名單抄下來,另外可能要讓辛苦你一點了…」我意有所指的望著在班長職位底下的名字。

「…好,沒關係。」力岱同學回答完我的話後,便拿出筆記本開始抄寫著。

「不然…老師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只要不要太過分的要求都可以…」


畢竟一開始的班長都會比較難當…


「欸?不用吧?」力岱同學很明顯的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沒關係,老師說到做到。」

「…」力岱同學停下了手邊的工作,用打量的目光來回掃視著我,最後又低下頭望著自己的制服,露出了一抹微笑,「那麼老師,你明天穿我們的制服來上課,可以嗎?這要求應該不會太過分吧?」

「…」


這就是所謂的自作孽不可活吧?我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