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偌大的餐廳裡,現在正是中午午餐時間,所以此時這裡的人也相當的多。

雖然還沒有到人潮擁擠的地步,但…

我環顧著四周,不禁皺起了眉頭。


沒什麼位子啊,好像來的不是時候呢…

要不要晚點再過來?

我這麼思索著,而後聽見了有人在呼喚我的聲音。


「漾漾,這裡這裡!」喵喵似乎眼尖的發現了我,揮手對我如此喊道。

「來了!」


看樣子不用回去了呢。


我拿起餐盤,將想要吃的東西盛上之後,便往喵喵那邊的方向走去。

「千冬歲、夏碎老師。」看見了其他在這邊用餐的熟人,我連忙向他們打個招呼,卻又有點疑惑,「萊恩沒來嗎?」

「他在你旁邊。」千冬歲闔上了手中的書,推了推眼鏡,鏡面閃爍過一道精光,他意有所指的望著我身旁的座位。


連吃飯也要看書嗎…會消化不良吧?

不過…旁邊?


「…漾漾。」旁邊原本那空無一人的位子,忽然浮現出了人影,要不是我已經相當習慣萊恩會在不知不覺中消失的這個事實,我恐怕會被嚇到尖叫出來吧…

雖然我並不是什麼愛面子的人,而且這裡這麼吵也不太可能引起別人的注意…可是這種事情能避免當然是再好不過的了。


「原來萊恩你也在啊。」

「我一直都在這裡…」萊恩淡淡的回答著,而後又開始埋頭與他的飯糰奮鬥了。


我好像沒有看萊恩吃過除了飯糰以外的食物呢…

該說真不愧是飯糰偏執狂嗎?要是讓我每天每餐都吃一樣的食物,我肯定會吃到想吐吧!


「喵!」原本靜靜的趴在喵喵腿上的白色小貓,忽然對我昂頭一叫,似乎是對於我忽視了他的存在,感到不悅吧?

「蘇亞。」我笑了笑,輕輕的摸了摸他的頭。


這麼有靈性的貓可真的是很少見呢!


「蘇亞說他很想你哦!」喵喵眨眨眼,對我如此說道。

「不是才幾天沒見嗎?」我疑惑的望著蘇亞,而他則是甩了甩尾巴,似乎是在反駁我的話。

「應該有一、兩個禮拜了吧?」喵喵偏著頭這麼說著,而後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臉興奮,「漾漾這學期是不是當導師了?」


…你的消息怎麼這麼靈通啊?


「嗯…」我無力的點點頭,導師什麼的,真的很麻煩啊…

「你的班看起來好帶嗎?」喵喵一臉八卦的問著,「看起來可不可愛?喜不喜歡貓咪?」


…第一個問題很正常,但是其他的怎麼……怪怪的?


「應該不難帶吧?」不著痕跡的嘆了口氣,我繼續說著,「算可愛吧?還有喵喵,蘇亞那麼討人喜歡,妳就不用替他再找朋友了吧…」

「咦?」

「米可蕥。」一直在旁邊沒有出聲的夏碎老師,忽然這麼開口,「雖然妳的貓很可愛,但不要忘記他是有攻擊性的。」

「蘇亞很乖的,才不會亂爪人!」

「嗯,的確,不過我話還沒說完。」夏碎老師露出了相當溫和的笑容,「如果有一些行為不軌的學生,被他攻擊的話,可以不用幫他們擦藥。」


出現了!夏碎老師背後的黑氣!!!

我不自覺的顫抖了下,微微往旁邊挪動。

不知道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學生惹到了夏碎老師,不過我也只能為他默哀一秒。

要知道,夏碎老師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相當的溫和無害,但實際上可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很角色啊!

這種在暗地裡捅你一刀的人,真心惹不起啊!


「好!」喵喵露出了大大的笑容,「那我就不限制蘇亞下手的輕重了!」


喂…小姐妳也答應的太快了吧?!

不限制……我都快要可以想像出保健室裡傳出哀號不斷的聲音了…


「嗯。」夏碎老師滿意的點點頭,而後看向我,嘴角微微一彎,「褚老師,導師並沒有很難當,有問題的話可以問我。」

「啊,好的。」

「…哥…」千冬歲欲言又止的望著身旁的人,最後還是放棄了自己想勸阻的話,他推了推眼鏡,轉而向我問道,「漾漾應該有看過課表了吧?」

「有啊,幾乎都是認識的人…」我對千冬歲苦笑了下,而後若有所思的說著,「不過好像有一個沒見過的名字…」

「冰炎對吧?」

「啊,對!」

「什麼什麼?」在和自家貓咪玩耍的喵喵,聽見我們的對話,一臉驚訝的樣子,「是各個名校都爭著要聘請的那個冰炎嗎?」

「欸?!」


這麼有名的人我怎麼可能沒聽過!他可是出了名的,專門教出精英學生的名師啊!

那個冰炎怎麼可能會過來我們學校啊!?

而且聽說我們學校好像創建不到五年,不到五年的資歷,怎麼想都很讓人難以置信啊!


「的確是他。」在我的疑惑以及喵喵的興奮之下,千冬歲緩緩地點下了頭。

「原來…學校的招攬能力這麼強大嗎…?」我茫然的說著。

「應該要這樣說才對。」夏碎老師開口糾正,「是學校董事們的能力很強。」


這麼說也沒錯,其實學校裡的師資可以說是相當高檔的…當然也是有幾個魚目混珠的例外…

我應該是算中等的吧?雖然剛接到聘請通知時我確實是很訝異,畢竟很少人會用剛畢業沒多久的師範生啊。

不過,不來白不來嘛,如果做的不好被解僱,也可以當成是一次的經驗啊!


「聽說冰炎老師人帥,書又教的好,是每待過的學校的風雲人物呢!」喵喵充分的發揮了女生愛講八卦的特性,她滿臉憧憬的說著,「搞不好會在我們學校裡造成很大的轟動耶!」


…聽起來就很可怕,看來我除了上課之外,其餘的時間都待在辦公室好了。

為我可憐的性命著想,轟動什麼的…遠離一定是最好的!


「我今天有看到他,似乎已經過來辦理手續了。」夏碎老師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說著。

「咦─?真的嗎!?」

「夏碎老師,你認識那位冰炎老師啊?」我抓到了夏碎老師話語裡隱含的意思,如此問道。

「嗯,以前我們是同學,不過畢業之後就沒什麼聯絡了。」夏碎老師以一種像是在敘述著,今天天氣很好的語氣,說出了語出驚人的話語。

「欸!!!」喵喵和我同時發出了驚呼聲,而千冬歲似乎早就知道這件事了,依舊是一臉平靜。

至於萊恩…

老實說,我根本不確定他到底還在不在啊!!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