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我回來了。」

推開自己寢室的門,我放開嗓音如此說著,這可以算是我每次回來的必備動作吧?

雖然說家裡並沒有人在等我,總會讓我有種空蕩蕩的感覺呢…

嘛,反正過幾天就會有人搬進來了,到時候就會變熱鬧了吧?

我是真心這麼期待著的。


將襯衫最上面的那個扣子解開,我懶洋洋的坐在沙發上,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扣子扣的那麼緊,果然不是很舒服啊!

我的這一間寢室,是以兩間臥室、一個廚房、一個客廳和一間浴室所組成的,雖然只有一層樓,但是也算是相當完善的了。

而且,住宿的價格又相當的便宜,就算不強制人住宿舍的話,我可能還是會如此選擇吧。

畢竟,通勤什麼的,總是比不上住宿的方便啊。


我環顧了客廳一圈,偏頭思考了一下。


看起來並沒有很髒,而且我基本上都會在假日的時候做打掃的工作,就算是沒有人住的另一間臥室,我至少也是會一個月清掃一次。

這樣子的話,應該是不用再特意去打掃了吧?雖然這兩天會有人搬進來…

嘛,算了,應該不會那麼講究才是…吧?

不過,說到最乾淨的地方,可能還是廚房了吧!

並不是因為我不會下廚,相反的,其實我對於做料理,還頗有研究的。

不過,因為學校都已經有附設的餐廳了,而且如果要買食材的話,也需要騎車騎上不短的時間,所以,我的惰性就發作了。


「冰炎…嗎?」我橫躺在沙發上,用一隻手遮掩住日光燈那有些刺眼的光芒。


不知道為什麼,從剛才聽見這個人的名字之後,我就一直在意著,而且我從以前就覺得有一個地方相當的讓人不解。


那麼有名氣的一位教師,為什麼在網路上、書籍上、電視上等各個可以獲取資訊的位置,都找不到他的照片呢?

應該是刻意的吧?不過有這種能力能讓自己的相片不外流,也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情。

雖然不知道他為何會如此做為,但想這麼都也沒有用,所以…

我撐起身子望著桌上的袋子,輕嘆了一口氣。

古人有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所以,我應該…先預備一下明天要履行的承諾嗎?


我抱著相當糾結的心態,走進浴室先去沖澡了。


很快的,隔天便到來了…


所以我再怎麼糾結也沒有用啊!!!


欲哭無淚的盯著鏡子裡面那個人,我納悶,真的很納悶!

為什麼我穿著學校的制服,還真的看起來很像高中生啊?!

雖然這樣子可以偽裝成學生也是不錯啦…不對,我偽裝成學生做什麼啊!!而且我沒有和喵喵他們講這件事,我都可以想像出他們一臉戲謔的表情了!!!

我並不覺得他們會吃驚,畢竟他們是我看過思想最奇葩的一群人了!!惡整學生什麼的很可怕有沒有!


扭過頭看了下時間,唉,人總是要認命的,尤其是像我這種很容易就妥協的人…


我抱著一種「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心態,一臉沉重的踏出了寢室,將門鎖上之後,以一種極為緩慢的速度,朝導師室前進。


「同學,早自修時間可不能隨便在外面亂晃哦。」一道相當妖魅的女聲從後面傳了過來,害我的身體頓時僵硬住了。


好死不死,居然遇到這個人啊!!!

老實說我還真的很不想轉過身去和她說話,可是…就算我不想說話,也不代表對方會就此罷休啊!


「同學怎麼不說話呢?」那人的聲音離我越來越近,我只好一臉無奈的轉過去。

「奴勒麗教官…」

「漾漾?」像是看見了什麼好玩的東西一樣,奴勒麗笑了笑,但是卻沒有什麼吃驚的樣子,「小朋友,要一起去玩嗎?」

「…我等一下還有課……」我忽略掉那個奇怪的稱呼,這麼說著。


老實說,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學校用人的眼光!!!

你說,眼前這個看起來相當妖豔,軍服也沒有扣好,而且三不五時就出言調戲我的人,看起來像教官嗎?!!一點也不像吧!!

可是事實偏偏就是如此,要不是我曾經看過奴勒麗出手教訓那些桀傲不羈的學生,我恐怕還是相當懷疑她到底適不適任吧!

不過…再怎麼樣也不能把學生「教訓」到一個禮拜都不能來上課啊…這樣會不會有點適得其反了…?

算了,反正這也不是我該處理的事,越權管理什麼的我是不會做的,而且我恐怕也管不了他們吧?


「是嗎?那真是可惜了。」奴勒麗聳聳肩,露出一抹詭譎的笑,「姊姊會等你沒課的時候,再來找你的。」

「…我先回辦公室了!」我拋下這句話之後,便轉身離去。

雖然這樣做很不禮貌,但是…


找我做什麼啊!!!

不要讓我的心臟受不了好不好?!我只是一個很平凡的老師!!


「說好了喔。」奴勒麗用一種曖昧的語調如此對我說道,但我假裝沒聽見,只想快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漾漾?」一個帶點疑惑的溫和嗓音在前面響起,讓我不得不停下腳步。

「安因主任…」站在我面前的正是輔導室主任,安因。


那種相當溫和的氣質,讓我覺得這個職位讓他來擔任,確實是當之無愧。

不過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明明以前從教師宿舍過來導師室,都不會遇見什麼人的啊!!


「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安因相當疑惑的問著我。

「不是…」我搖搖頭,苦笑了下,「是我們班的學生要求的。」

「漾漾,不要太寵學生喔。」安因似乎是有些不贊同我的做法,「這樣子以後要管教就比較難了。」

「只有一次啦!」

「嗯。」安因點點頭,而後又像是想到什麼,笑著問道,「漾漾,你今天第一節課是在你的班對吧?」

「對。」雖然不知道安因為什麼會這麼問,但我還是據實回答。

「那你的班第二節是不是冰炎老師的課?」

「好像,是吧?」我有些不太確定的說著,畢竟那份課表我並沒有記的很詳細。

「這樣的話,能不能請你幫我傳個消息呢?」安因露出了有些困擾的笑容,「輔導室的資料我還沒整理好,剛剛去導師室又找不到人。」

「可以是可以,不過要傳什麼話呢?」

「請他下課之後去校長室一趟。」

「好。」

「謝謝。」安因再次對我笑了笑,而後便離去了。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