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我拿起一隻筆,坐在講桌前面,百般無聊的戳著桌面上的粉筆。

一下、兩下,直到那根粉筆被我戳到坑坑疤疤的之後,終於有人忍不住開口向我問道。

「老師,下課了,你怎麼還不回去辦公室休息啊…?」

「啊,不要理我,你們下你們的課,我要在這裡等到下節課的老師過來…」我依舊戳著那根可憐的粉筆,頭也沒抬的這麼回答著。


哈哈哈,剛才在辦公室裡面已經接獲到不少探究的目光了,現在的我已經沒什麼好顧慮了!!

人家說至死地而後生,所以我獲得了新生,現在已經沒有什麼事難得倒我的了啦!!


「老師!」似乎是要將我的注意移開,一位女學生拿著手機過來,「我可以幫老師你拍張照嗎?」

「拍照?」我疑惑的抬起頭,望著那名女學生…手上的手機。


唉,現在的孩子拿的手機的等級居然這麼好,都快跟我的差不多了!

想當初我買我這隻手機的時候,在心底可是淌了不少血啊!!


「嗯,因為以後老師不可能再穿成這樣了,當然要拍起來留念啊!」女學生握起拳,相當熱血的說著。

「…不需要這樣吧!」我頭痛的扶著額,這個人還是我剛才剛選出來的國文小老師耶!


你這樣子對我對嗎!?


「老師,我這麼一個小小的心願你也不肯幫我完成嗎?」女學生淚眼汪汪的望著我,「我可是你的小老師耶!」


不是這樣的吧?!!小老師不是都應該乖乖聽老師的話嗎?怎麼反過來了啊!?


在其他學生一臉就是「老師你怎麼欺負你的學生,你這樣對嗎?」的情況下,我相當的無奈。

怎麼忽然有種逼良為娼的感覺呢…?

偏偏我就是那個良…!


「要拍的話…全班一起拍吧?」不著痕跡的嘆了口氣,我語帶輕鬆的說,「就當作是我們的團體照如何?」

『欸!!!』全班學生異口同聲的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而後卻是我的小老師迅速的反應過來,衝到隔壁教室去抓了一名學生,要他擔任攝影師的工作。


好吧,事實證明我的眼光其實還算是挺不錯的。


「紓芙同學…妳的動作可還真快…」我一臉無語的望著我的小老師,已經將全班的人都排好了位置,拉著我要入位了。


唉,我發誓,這次選人真的不是看名字了!

是我問有沒有人想當我的小老師,她自己自願的!!!

我也是在她報上名字之後才知道,原來又是一個相當有特色的名字…

她姓郝,名為紓芙。


「因為快上課了嘛!老師你快點!」

「好、好。」我無力的回答著,而入定位置之後,手機相機的音效喀嚓了一聲,明顯的召示著已經完成了拍攝的工作。

「如果有人想要照片的話可以跟我拿哦!」紓芙同學微微一笑,晃了晃自己的手機如此說道。

「郝紓芙,我看妳就把照片放在社團上會比較快吧?」力岱同學淡淡的說著,及時阻止了其他人即將掀起的騷動,「反正我們的社團是不公開的,想必老師也不想讓照片外流吧。」

「是是是,班長說的話小的我怎敢違抗呢。」


我好像隱約聞到了火藥味,這是怎麼回事呢…


『噹、噹、噹…』


「上課了,大家快點回座。」學生之間的糾紛什麼的,本來就不是我該插手的事情,正好上課鐘也響了,我便借著這個理由讓他們乖乖的回去坐好。

反正還沒傳達完消息,我是不能走的,所以我又繼續坐在講桌前面的高腳椅上,抽出一根粉筆之後,再次往它身上鑿洞。


「同學,上課了,怎麼還不入座?」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在我耳邊響起,而後我眼睜睜的看著我手上的原子筆,和那根已經不成原形的粉筆,被一隻白皙的手給抽走,「請不要破壞公物。」

「…」我抬起頭,落入我視線的正是一張令人讚嘆的精緻臉蛋,那雙猶如紅寶石般色澤的眸子,卻不帶有任何的情感。

一頭璀璨的銀白色頭髮被綁成了高高的馬尾,而那一撮點綴於銀白色之間的赤色紅髮,雖然相當突兀,但卻不違和。


他是…冰炎…?


不得不承認,我確實有些錯愕,因為那種特殊的髮色,在這世界上可能找不到第二個人了吧?

但是,看他那種冷漠、像是對我完全不認識般的陌生眼神……


亞,你忘記我了…嗎?


「抱歉,我並不是這班的學生,我只是來傳達消息的。」我隱藏起心中所有的思緒,臉上唯有平靜,「請冰炎老師下課之後去校長室一趟。」

在聽見校長室三個字之後,冰炎那細長的眉微微蹙起。

「我知道了,你快回去上課吧。」


這一身制服果然還是會讓人誤會嗎…?

我不禁在心底苦笑,而後微微向冰炎點點頭之後,便離開了。


*

「我是冰炎,你們的英文老師。」他環顧了教室一圈,以一種雖淡卻不容異意的語氣開口說道,「我希望,在我進來之前,你們就已經開始在預習課程了。」

「我不允許有人比我晚到,上課的時候請將你們的手機關機,不準睡覺,聊天,吃東西…等各項會影響到我授課的事情。」他那雙銳利的紅眸唯有嚴厲,「如果做不到的人,請你現在馬上離開這間教室。」

看著底下噤若寒蟬的學生,他滿意的點點頭。

「剛才那個破壞公物的學生,有人知道他是哪一班的?」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那個人看起來很熟悉,很像一個他以前認識的笨蛋。

一名學生怯弱弱的舉起手,似乎是想要發言的意思,他點頭開口。

「說。」

「冰炎老師…剛才那個是我們的班導……」

「我知道了。」他沒將驚訝表現出來,只是拋出了一個給予他們的工作,「你們先預習第一課,十分鐘之後正式上課。」

趁著這段空檔時間,他坐在高腳椅上,將點名簿翻了開來,目光在導師的名稱所在處,停滯了許久。


褚冥漾。


他輕輕的斂下眼簾,掩蓋住那眸子裡的所有情緒,而嘴角則是微微的上揚。


褚,我終於又遇見你了呢…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