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疲憊、疲憊…


今天一整天下來的感想,老實說除了這兩個字之外,現在的我實在是找不到別的形容詞可以形容了…

身心俱疲啊…而且今天嚴格來說,才是正式上課的第一天,第一天而已就這麼悲慘…前途堪憂啊我!


不過…我真的很懷疑,那隻雞是怎麼在軍中生存,而且還可以請調任職所在,進而成為學校的教官的!

還有,居然會有學校敢聘請他,就不怕被他搞垮嗎?!


我拖著疲憊的身軀,一邊在心底將學校的用人標準罵的狗血淋頭,一邊思索著今天發生的事,往教師宿舍的方向移動。


唉,不僅僅是五色雞頭的那節課出狀況,就連萊恩的體育課也有事!!

不是說過要帶飯糰去的嗎?!我上課上到一半打給我是怎樣啦!!!

所以我才說沒帶飯糰去會找不到老師的嘛!


接獲求救電話之後,我便先讓那時在上的班級自習,自己則是前往餐廳,因為已經將近午休時間了,所以正好有飯糰可以讓我帶去給萊恩。

買了幾顆飯糰之後,便風風火火的朝著體育館的方向移動。

而當我們班的學生看見我時,先是驚喜,再來就是一臉的恐懼了。

「老師…你還好吧…?」

「嗯,我很好。」我點點頭,燦爛一笑,「你們給我去跑十圈操場。」

「欸!??」

「嗯?不願意嗎?」我看了看那群一臉不願的學生,偏了偏頭,「那等一下來導師室領警告?」

「!!!」

在我依舊微笑著看著他們的情況下,衡量著一支警告和跑操場十圈哪一個比較嚴重之後,他們便苦著一張臉跑操場去了。

「萊恩你在哪?」等到他們全都離開了之後,我才這麼問著。

「…我在這……」萊恩忽然在我旁邊出現,害我猝不防的嚇了一跳。

「…你的飯糰。」

「謝謝。」萊恩道謝著接過袋子後,似乎又有種快要消失的趨勢。

「萊恩…你可以不要消失嗎?至少在他們下課之前都不要消失…」

「…我沒有消失……」萊恩這麼抱怨著,但好像已經沒有透明化的樣子了。

「那我先回去上課了!」

「漾漾,慢走。」萊恩已經打開了袋子盯著裡頭的飯糰看,而他的周圍還隱約的冒出了愉悅的小花…

我看了看在太陽底下跑步的學生,再度勾起了笑容。


哼,如果不給他們一個小小的教訓,以後不就爬到我頭上來了?

我可不是什麼隨傳隨到的宅即便人員啊!!


當我從記憶裡回神過來,卻發現自己已經抵達了寢室門口,不禁有些驚訝。


哦哦哦!我居然能夠在恍神的狀況下走回來,還沒有被什麼東西砸到,這真是太神奇了!!

難道是因為老天爺也覺得我今天的遭遇太悽慘了,所以決定放我一馬了嗎?!


我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掏出鑰匙,插入開鎖,卻赫然發覺了一件相當嚴重的事情…


我是不是忘了鎖門?


當我疑惑的扭動門把,推開門之後,卻又察覺到…

屋內的燈,是亮著的。


該不會是小偷吧……?


我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然後發現了整齊擺放在玄關處的一雙鞋子,但那雙鞋子並不是我的。


小偷會把鞋子擺好之後,再進來偷東西嗎?不可能吧!

啊,對了,我想起來了!昨天賽塔說過會有人搬進來的…

所以,是那名室友摟?


我這麼猜測著,也不知道自己的室友好不好相處呢…

因為人就在裡面了,難得的,我居然有些緊張了起來,而後便帶著失去常速的心跳,緩緩的進入了客廳。

而那落入我視野的景象,讓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長大之後的他…還是一樣那麼好看啊…


我相當的感嘆著。


如果不是因為那次意外的緣故,我想我應該就不可能遇見他了吧?

我第一個朋友,颯彌亞。

雖然最初是我過去搭訕他的…但是他也陪了我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就算他幾乎都是以暴力和冷漠對待我,我依舊覺得很開心。

因為,他並不像其他人一樣,只是看見我就像是看見瘟神一樣的逃跑。

因為,他在看見我受傷了之後,還會冷著一張臉罵著我,卻依舊耐著性子替我包紮。

或許當時還小,所以他可能已經不記得了吧……

但我,卻仍舊沒有遺忘,就如同那本素描本般,完好無缺的保存著。


那一名面容姣好的男子,正悠閒的坐在沙發上翻閱著書籍,一頭猶如銀河般耀眼的長髮,就這麼散落在肩頸旁,那細長的眉彷彿是發覺到有人進來了,因而微微的蹙起。

「我是今天剛搬進來的冰炎。」冰炎連眼皮都沒抬就這麼說著,似乎根本就不在意和自己同寢室的人是誰,「如果沒什麼事,別來打擾我。」


……

我愣了一秒、兩秒,而後爆發。

這態度是怎樣啊!!怎麼說的好像我會吵到他似的!

而且你才是今天搬進來的那個人吧!?用這種語氣感覺就好像其實我才是那個新入者耶!!


或許是因為我遲遲沒有回應,冰炎終於將他的視線從書本上挪開,轉頭望向我,接著愣了愣,瞇起了他赤紅的雙眸。

「同學,這裡是教師宿舍,你走錯地方了。」

我低頭望了望自己身上的制服,沉默。


啊啊啊啊!衣服啦衣服啊混蛋!!!

我是老師,我不是學生啊!!!

這裡是我的寢室啊!我又沒有走錯地方!!!


「…這裡是我的寢室,冰炎老師。」我定了定心神,用連我也沒想過的平靜語調繼續說,「我是一年五班的導師,褚冥漾。」

而冰炎他卻只是靜靜的注視著我,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不會打擾到你的!」我咬牙切齒的如此說著。

「希望如此。」

得到如此冷淡的回答,莫名的我感到有些生氣,於是我連聲招呼都不打,就憤憤的走回臥室拿衣服,準備洗澡去了!

但卻也因此沒有看見,冰炎那張細緻的臉蛋上,浮現的那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