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在日後幾天的相處之下,我真正瞭解到了冰炎所謂的「別來打擾我」是什麼意思了。

什麼別去打擾他而已,他根本就是把我當成空氣了吧!

像是我基於應有的一些禮貌,和他問候的某些話語,他也都只是抬頭看了看我,然後又低頭回去看他那本厚到可以砸死人的書了,甚至連點個頭做回應的動作都沒有啊!!!

這到底算什麼嘛!

而且,我根據我的觀察下來,他的生活根本就是規律到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了啊!


冰炎每天上完課回來做的第一件事情,一定就是先去洗澡,而後就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他的書,直到就寢時間才離開。

要不是因為我有在垃圾桶裡面,看見冷凍食品食用後的殘存包裝,我可能會認為他連飯都沒吃就在那邊看書了吧!

不過,他好像都是趁著我出去餐廳吃飯的時候用餐的,因為我完全沒看見他在我面前吃飯過…

至於他吃的東西,也很規律…

因為我已經連續看到同一種包裝將近一個禮拜了,所以他已經吃這種東西吃了快一個禮拜!!!

要是讓我一個禮拜都吃同樣的東西,我肯定會吐啊!!!

而且看冰箱冷凍庫那塞的滿滿冷凍食品…我覺得他可能不只打算吃一個禮拜而已…

不過,我很疑惑,為什麼冰炎他不去餐廳吃飯呢?至少也好過這些沒營養的冷凍食品啊!


今天是星期六,也就是所謂的假日,所以我並沒有像平常一樣那麼早起來。

當然,這和我的手機沒設鬧鐘有很大的關係。

因為我怕太普通的鬧鐘鈴聲叫不醒我,於是我就和千冬歲要了一個「一定能夠叫醒自己」的鈴聲。

那時,千冬歲把鈴聲傳給我之後,笑的一臉…詭異,說要我先不要去試聽裡頭的內容,這樣效果會比較好。

於是,我就照著他所說的,將那個鈴聲設成鬧鈴之後,不試聽就去睡覺了。

結果隔天一早,我便被一種鬼哭神嚎,猶如殺豬般高亢的慘叫聲給嚇醒…!

雖然是被嚇醒的,不過這鬧鈴還真的一定可以叫醒我,所以我一直用到現在都沒有換掉。


我走出房門,看見了早已坐在沙發左側的冰炎,身穿著一套休閒服,正慵懶的靠在沙發上,觀賞著今日的新聞。

抓了抓有些凌亂的頭髮,我抬頭看了一下高掛在牆壁上的時鐘,時針以及分針都直直的指在十二的位置,讓我稍微愣了一下。


嘛…睡到自然醒也沒什麼不好啊,連早餐也省下來了…

我如此的安慰著自己,而後便走進廁所進行梳洗了。


「冰炎…老師…」當我梳洗好了之後,看著冰炎,猶豫的開口。

「有事?」冰炎連轉頭看向我的舉動都沒有,只是冷冷的問著。


他說過,沒事不要去打擾他,可是我現在…應該算是有事吧?


「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飯?」冰炎那種天生的氣場總是會使人敬畏,於是我縮了縮脖子,「不要只吃那種東西,對身體不好的……」

而冰炎聽見了我這一番話之後,終於轉過頭瞧著我,他那雙紅眸銳利的瞇了起來。

冰炎盯著我一陣子之後,忽然「啪」一聲的關掉了電視,站起身將雙手插在口袋裡,似乎是已經同意了我的提議的樣子,而讓原本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的我頓時愣了愣。

「帶路。」冰炎蹙起眉,一臉不耐的看著正在發呆的我。

「啊,喔!先等我一下!」我反應過來,跑回房間拿背包,又去廚房在冰箱裡拿了一罐蜜豆奶,才回到客廳彎著嘴角,對冰炎笑著說道,「我們走吧!」

「嗯。」

在我的帶領之下,便很快的到達了餐廳,而我身後的冰炎出現在餐廳的那一秒,餐廳內部的空氣好像忽然凝結了,眾人的目光似乎都往我們這裡集中。


嗯,更正一下,是往我身後的那一個人身上集中。


由於今天是假日,所以出現在這裡的學生們也都是穿著便服,與平日相比,反而有種凌亂的感覺。


不過…看來我後面的這位老大,可能真的沒有來餐廳吃過飯了吧…不然其他人怎麼都這麼驚訝呢?


我將冰炎拉到角落的一個空位,讓他老大先在位置上坐好。

「想吃什麼?」

「隨便。」冰炎看起來不怎麼高興的樣子,他皺著眉如此回答著我,而後瞪視著那群不知死活的學生。

「那我先去拿了噢!」

「嗯。」


而在褚冥漾離開之後,有一名笑的相當溫和的男子,朝冰炎的方向走了過來,那笑容似乎是帶了點玩味。

「真是稀客啊,冰炎?」

「夏碎,想說什麼就快說,不要浪費我的時間。」冰炎一臉不悅的說著。

「難得有你會注意的人,我能不好奇嗎?」夏碎聳聳肩,一臉的戲謔,「能夠把你這個完全不會在公共場所用餐的人拉出來…看來褚老師對你的影響力,可不小啊。」

「嘖,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八卦了?」

「我只是覺得某人如果一直不有所動作的話,他心儀的對象可能會永遠都不會知道他的心意吧。」夏碎看著在盛飯菜的區域輕皺著眉,一臉糾結的褚冥漾,淡淡的說,「這可真不像你的作風呢,冰炎。」

「不用你多管閒事!」

「唉,我真是好心沒好報啊…」夏碎故作感嘆的說著,「還是回去找歲治癒一下我受傷的心靈好了。」

「藥師寺夏碎,你給我滾!!!」冰炎低聲怒吼著,這傢伙在他面前炫耀是怎樣?!

冰炎瞇起了眼睛,望著那名端著兩盤菜過來的人,輕輕勾起了嘴角。


美食,自然是要慢慢享用才會好吃…


「因為我不知道冰炎老師你喜歡吃什麼…所以……」我有些猶豫的說著。

「吃什麼都一樣,還有…」冰炎直接將我手上的一個盤子拿走,「以後叫我冰炎就可以了。」

「哦…」我發現了冰炎那一直沒有鬆開的眉頭,遲疑的問,「冰炎…你是不是、不喜歡出來吃…?」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直覺就是這麼告訴我的。

而事實,也如我所料。


冰炎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緩緩的點下了頭。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