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為什麼…?」我疑惑的望著冰炎,再怎麼說來這裡吃也好過於吃冷凍食品啊!

「你覺得被人一直看著的感覺會很好?」冰炎冷冷的說著,又用銳利的視線掃視了周圍一圈。

「呃…」我無法反駁,不過我也沒有體會過那種被人觀察吃飯的感覺,畢竟我長的像路人甲嘛,哈哈。

不過…這樣的話,冰炎恐怕又會每天都吃那種沒營養的東西了吧?

雖然我不知道他今天是哪條神經不對,居然會跟我一起出來…

啊,對了!


我忽然想起了放在背包裡面的蜜豆奶,連忙從背包裡拿出來,遞給正在用餐的冰炎。

冰炎看清我遞過去的東西之後,手邊的動作一滯,最後輕斂下眼簾。

「謝謝。」

「不、不客氣…」我愣了愣,還真的沒想過冰炎會因此和我道謝,而後思索了下,「如果你不喜歡出來的話…不然我幫你帶食物回去?」

「嘖,不用。」冰炎聽了我的提議之後,不悅的嘖了聲,「反正這裡的食物和宿舍裡的差不多。」


喂!!!不是這樣講的吧?!

所以這是你今天在這裡用餐後的感想嗎?!問題是在於冷凍食品很沒有營養啊!!


「吃起來差不多,可是不營養啊!」我相當不認同的反駁著,「不然我煮給你吃嘛!」


此話一出,我華麗的再次呆愣住了!

我到底在幹嘛啊我!!!

毛遂自薦也不是這樣的啊!而且人家也不會想吃我煮的東西吧?!雖然一定比冷凍食品還要來的好上不少…


「嗤。」冰炎端詳著我,最後只說了這麼一句話,「你行嗎?」


你行嗎?

你、行、嗎?


……混蛋啊啊啊啊!!居然質疑我?!!

我以前還沒到這間學校的時候,好歹我也是自己一個人住,自己準備自己的生活起居的好嗎?!!

煮飯、洗衣、拖地、掃地…什麼都難不倒我的啊!!


「你不信的話,今晚我可以親自下廚煮給你吃!」我咬牙切齒的說著。

「哦?」冰炎淺嚐了一口蜜豆奶,帶著幾不可見的笑容,「我拭目以待。」


……

這種態度怎麼讓人那麼不爽啊?!!


「不過冰箱裡沒有食材,冰炎你喜歡吃什麼?」

「隨便。」冰炎毫不在意的回答。


…並沒有這種菜啊我說!


「那我就隨便煮了,等一下你自己先回去吧,我出去買菜。」我這麼說完之後,便低頭開始吃著已經有些冷掉的食物,在心底打量著晚上到底要煮什麼會比較好。

而當我吃完午餐,起身準備離開的時候,赫然發現冰炎也跟著我站了起來,似乎也有離開的打算,不過我並沒有多想,直到…

直到我已經走到了車棚,在停放著我的機車的地方停下了腳步,他還是一直在我的後面…

我一臉疑惑的望著冰炎,而冰炎則是神色自若的從一旁的機車上拿走了安全帽,慢條斯理的戴了上去。


好吧,這麼明顯的動作我要是看不出來的話,我就是笨蛋了。

這分明就是要和我一起去的意思嘛!!


「發什麼呆?」冰炎不悅的說著。

「呃…那是你的車…?」


如果是的話就騎上去我帶路就好了啊?可是看他的動作根本就是大有要和我共乘一台機車的意思…

老大,你知道我這台機車只是一台50cc的小綿羊嗎?雙載上路什麼的很吃力啊!!


「不是。」

「…那安全帽?」

「借用。」


很好,借用……

你知道未經主人許可就拿走他人的物品,可以算是竊盜嗎?!!

我可不想當共犯啊!!


「快點,不是要買菜?」冰炎瞇起了眼,大有如果我不再有所動作的話,就要在這裡讓我銷屍滅跡的意思。

「喔…」我縮了縮脖子,把機車牽了出來,而後看向冰炎,猶豫的說,「冰炎…你、要跟去…?」

「廢話,不然我站在這邊幹嘛?」

「欣賞風景…?」

「褚,不要挑戰我的耐心……」冰炎緩緩的說著,但卻讓我打了個寒顫。


沉默了兩秒之後,我毅然決定──屈服於惡勢力之下…

拜託,如果得罪一個和自己住在一起的人,自己怎麼死的都不會知道吧!


「…上來吧。」

「嘖。」冰炎動作俐落的跨上了位於我後面的空位,而後單手抓著位於機車後方的扶桿,傾身在我耳邊低語,「走吧。」

「嗯。」感覺到耳邊傳來的熱氣,我有些不自在的點點頭,而後啟動機車,伴隨著引擎排出的淡淡煙霧,揚長而去。


*

「冰炎冰炎、這邊!」褚冥漾舞動著雙手,這麼呼喚著他的名,讓他順著他的所在望了過去,而後輕蹙起眉。


……那些看起來就甜的要命的東西,真的能吃嗎?


「這個很好吃,你要不要也嚐嚐看?」褚冥漾笑得一臉燦爛,就像是一隻小狗獲得了骨頭而歡快的搖動著尾巴一樣,眼神閃閃發亮。


其實他只是還想再吃,不過沒那個臉再去和服務人員拿而已吧…?

不過這種樣子,還挺可愛的。


於是他走了過去,露出了禮貌性的笑容。

「小姐,能讓我也試吃嗎?」

「好、好的…!」服務人員一臉癡迷的望著他,而他並沒有將自己的情緒流露出來,只是耐著性子等待著。

「給、給你…」服務人員紅著臉,將一大塊看起來就很甜的蛋糕遞給了他。

而那種分量…似乎已經超過了試吃的範疇…


不過…看著褚冥漾一臉羨慕的望著他的時候,他心情相當的好。

所以,他湊到褚冥漾身旁,將他手上還剩下一小口的,盛裝著蛋糕的盤子拿了過來,而後把自己手上那一份大蛋糕遞過去。

當褚冥漾一臉疑惑卻又驚喜的望著他時,他只是淡淡的說著。

「太大了,交換。」之後他拿起叉子,將最後那一小口送進嘴裡,而後皺起眉,「這東西甜成這樣你也吃的下去?」

「嗯?會嗎?」褚冥漾似乎一點也不在意他的舉動,只是愉悅的說著,「我覺得很好吃啊!」


好吧,此時他真的有些懷疑褚冥漾的味覺神經是不是有些故障了…

不過…

他勾起了嘴角。


「褚,走了,不是要買菜?」

「啊,對!」慌忙的將蛋糕吃完之後,褚冥漾便小跑步跟了上來,偏頭向他問道,「要不要順便買一箱蜜豆奶回去?」

「隨便。」


或許和褚一起來賣場買菜,是個相當不錯的選擇呢…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