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和冰炎一起來到了生鮮區,我將一些需要的食材放入推車裡面之後,又到放置飲料的區域,找出了箱裝的蜜豆奶,思索了下,才搬了兩箱進去推車裡面放。

至於幫忙推推車的冰炎會不會覺得重…老實說還真不在我的考量範圍內。

畢竟那些都是他要吃的東西啊!好吧…其實我也是會吃的,因為只是煮給他吃的話,怎麼想都有點浪費。

不過要不是因為他剛才刺激我,我也不會因此出來買菜,畢竟學校裡就已經有餐廳了,何必再自己動手煮飯呢?

但是現在…老實說不討回一口氣,我還真覺得很不甘心,所以,哼哼…我一定要煮出一頓讓他吃到連舌頭也吞進去的好料理!

等著瞧吧!我要讓他知道,瞧不起我是一個相當錯誤的選擇!


我依舊在前方領著路,雖然說不用出來買菜,但一些生活的用品,我隔一段時間都會過來採買,所以對於這裡的相互對應位置基本上我還算是滿清楚的。

來到收銀區後,我便將採買的物品一一放置在收銀臺的傳動軸上,以便收銀員結帳。


不過,我倒是沒想到冰炎也會過來幫忙,或許是因為他心情不錯…?

畢竟在他那張沒什麼表情的臉上,實在是很難看出什麼情緒波動…


「總共是一千零一十塊,請問先生是要刷卡,還是付現?」收銀員將那兩箱蜜豆奶之外的東西都裝進了塑膠袋裡,帶著禮貌性的笑容如此問道,而我則是稍微思考了一下,今天帶的錢是否足夠之後,才開口。

「付…」

「刷卡。」站在我後面的冰炎搶先一步,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卡片,遞給了收銀員。


…好吧,看來他是想付錢就對了…

反正是要煮給他吃的,而且我又沒賺到錢,所以讓他付錢我是一點愧疚感都沒有。


「褚,走了。」冰炎結好帳之後,抱著兩箱蜜豆奶,手上又掛著一個裝滿食材的塑膠袋,對我如此說著。

「…喔!」我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好吧,是他自己要全部拿走的,可不干我的事。


不過,他是什麼時候開始用姓氏稱呼我的啊…?好像是今天…?

那熟悉的語調,熟悉的稱呼,但卻與昔日不同的低沉嗓音,不同的……

不同的什麼呢……?


我晃了晃頭不再多想,並且踏出步伐,與冰炎並肩而行。

到了停車場之後,我發現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東西好像放…不下…

我相當苦惱的望著我可愛的小綿羊,這該怎麼辦呢…?


「褚,拿著。」在我開始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的時候,冰炎忽然這麼說,意示著我把他手上的袋子拿走。

「喔…」

接過袋子後,我愣愣的看著冰炎,將那兩箱蜜豆奶直立之後,穩穩的放置在前踏板上。

而那寬度似乎…剛好和機車的前踏板寬度一樣大…?因為,我完全看不到他們之間的縫隙。

「鑰匙拿來。」放好了東西之後,冰炎將安全帽戴好,轉過身對我伸出了手。

「唉?!」

「鑰匙拿來,我騎車。」冰炎瞇起了眼睛,看著依舊驚訝的我,惡聲惡氣的說,「褚,不要讓我說第三次……」

這猶如威脅的語氣讓我身子一顫,連忙將放在背包裡的鑰匙拿出來,遞了過去。

「上來。」冰炎將機車牽出來跨坐在座位上,對我這麼命令著,而我將安全帽戴上之後,依言入坐。

在我坐穩的下一秒,冰炎馬上摧動油門,瞬間加速的感覺讓我嚇的連忙抱緊身前的人,以免被他恐怖的騎車技術給甩了出去!


喂喂喂!我的機車可經不起你這樣操弄啊!!!而且我最快也才騎不到50耶!!!


抓緊了手中的袋子,我想,冰炎可能把油門轉到底了吧?


以後絕對不能讓冰炎騎我可愛的小綿羊!!這是我在體會過他騎車技巧之後,所下的結論。


「到了。」

冰炎用時速80公里瞬間歸為零的神技,將機車完美的停在停車隔內,而後下車脫下安全帽,把「借用」的安全帽物歸原處,不悅的嘖了聲。

「你的車好慢!」


這樣叫慢?!不然你是要騎多快啊我說!!!


「你沒看他最高時速多少嗎?80而已耶!!」

「嘖。」冰炎沒有再抱怨什麼,只是將鑰匙朝我扔了過來,把他的那兩箱蜜豆奶抱起來,自顧自的走掉了。

「什麼嘛!」我手忙腳亂的接住鑰匙之後,不悅的低聲喃喃。


又沒有人要你騎我的車!!!


將機車上好鎖之後,我抬頭望了望天空。

那一片蔚藍的蒼天,被逐漸西落的太陽染成了橘紅色,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層層耀眼的光暈漸漸的黯淡,接著便是萬物俱寂的黑夜降臨。


這一天似乎過的比以前的假日還要來得充實呢…


我彎起了嘴角,露出了一個打從心底感到開心的笑容。

 

呼…

我用衣袖擦了擦額頭,那因為在廚房勞動過後所流下的汗水,便被衣料吸收了進去,然後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


「煮好了?」冰炎詢問的聲音從客廳傳了過來。

「嗯!」應了聲,雖然我很納悶他為什麼會知道我已經完成了烹煮的浩大工程。

好吧,其實因為距離上次下廚已經有些久了,所以我的手感有那麼一點點跑掉了…

不過我剛才都有試吃過了,基本上都還算可以的!


「我來幫忙吧。」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進廚房的冰炎,很順手的拿走了我手上端的菜,放置到客廳的桌子上。

在來來回回幾趟之後,晚餐的前置動作也準備妥當了,因為只有我們兩個要吃,所以我只準備了最簡單的三菜一湯,分別是糖醋排骨、炒高麗菜、紅燒魚,以及蕃茄羅宋湯。

「好吃嗎?」我看著已經夾起菜吃下去細細咀嚼的冰炎,目光帶著期待的詢問著。

「…」冰炎默默的看了我一眼,將嘴裡的食物吞嚥下去之後才開口,「嗯,很不錯。」

「哼哼,這樣信了吧。」我有些得意的說著。

「所以…」冰炎將筷子放在碗盤上,嘴角勾起了一彎詭異的弧度,「能者多勞,褚,以後的三餐都交給你了。」


!!!

為什麼我好像有種被騙上當的感覺啊?!!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