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三 露營


『怎麼說呢…?感覺就有種被算計的感覺…』

『這不是感覺,而是事實。』

『你有必要把真相說出來讓我知道嗎……』


有什麼東西,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

正悄悄的在進行著。

然而,等到我驚覺的時候。

已經身陷囹圄,無法逃脫。

但,或許不是不能,而是不想吧…?


1

很快的,一個月就這麼過去了,在我白天認真上課,還要照三餐回去宿舍幫冰炎煮飯的情況之下…!

老實說我真不知道該說,這是充實的日子呢,還是疲憊的生活…


我嘆了口氣,趴在自己的辦公桌上,想要借此稍做歇息的動作。

「褚,有人找你。」冰炎瞥見了導師室外面的人,轉頭向我這麼說。


老實說,當時看見冰炎坐到我身旁的那個空辦公桌,我確實是相當驚訝的,畢竟那個位置已經空置了一年,也沒有看到有誰過來使用。

而且再加上開學第一天沒有上課,第二天又因為許多事情的忙碌,而沒什麼時間待在導師室裡,在第三天終於有時間休息的時候,卻發現旁邊坐著一個很眼熟的,據說還是我室友的人,當然是會嚇到的啊!


「啊?」聞言,我抬頭察看,而後發現了站在導師室外面的喵喵,不禁有些疑惑。


如果是找我的話,怎麼不進來啊?


雖然我很不解,但還是站了起來走向門外。


「喵喵,怎麼了嗎?」

「漾漾!」喵喵看見我,語帶哀怨的說著,「最近都沒有看到你在餐廳吃東西,我們都很擔心你有沒有吃好呢!而且蘇亞也很想你!」


我怎麼覺得最後那個才是你過來的真正理由啊?


「嗯…因為某些原因,所以我現在都自己在宿舍煮來吃了。」我有些愧疚的說著,因為自從答應冰炎幫他準備三餐之後,我確實是很少和這群朋友見面了。

就連假日也忙著打掃家裡,出去買一個禮拜份量的食材回來放,當然,是坐冰炎的車。

沒辦法,誰叫他硬要跟,又嫌我的機車太慢,況且我也不敢讓他再騎我的車了!


「嗯?某些原因…?」喵喵看了看正在座位上翻閱著書籍的冰炎,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是因為冰炎老師嗎?」

「妳怎麼知道?」我愣愣的說著,畢竟我根本沒和任何人說過,冰炎是我室友的這件事啊!

「嘿嘿…」喵喵發出了詭異的笑聲,「這種事情,大家老早就知道了,如果不是因為男女宿舍有別,漾漾你早就被一大群女老師擠出寢室了吧!」


…我該感到慶幸嗎?

原來我的室友其實才是一個最危險的不定時炸彈嗎?!!


「不過,漾漾,如果喵喵記得沒錯的話,一年級新生的校外露營也快到了,漾漾你沒問題嗎?導師是要一起去的喔!」

「是快到了沒錯,下禮拜吧?」我好像有在那一疊資料裡面看見這樣的訊息過,不過我倒是沒有很在意。

但從某方面來說,其實我是相當興奮的,畢竟以前在學生時期的我,因為實在是太衰了,所以學校的一些校外團體活動,我根本就是連一樣都沒有參加過。

「那漾漾要加油喔!不知道這次的特別活動是什麼呢…?」

「特別活動…?」我相當疑惑,不就是露營嗎?還有什麼特別活動?

「啊,對了,漾漾你是去年才來的,所以不清楚吧?」喵喵一拍手,笑著繼續說,「每年學生們的戶外活動,總是會出現一些比較特別的活動喔!」

「比較…特別的……」我重複述說了一次,為什麼會有種不好的預感啊?


一定是錯覺吧!!


「總之,漾漾你要加油哦!絕對不能輸!喵喵今年也會以隨行醫護人員的身分一起去的喔!」喵喵握著拳,相當熱血的說著,不過…


為什麼要加油啊?

而且…只是一個露營也需要醫護人員隨行嗎?!!

或許這露營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的單純……


「嗯,我知道了,不過…喵喵,妳又把蘇亞留在保健室了對吧?」因為沒有看見那隻小白貓的身影,所以我是如此猜測的。

「嗯啊,蘇亞有乖乖的在幫喵喵看顧保健室喔!」喵喵彎起了大大的笑容,但卻讓我為那些不慎進入保健室的學生流了一把冷汗。

雖然現在是上課時間,但也不見得不會有人進去啊,何況如果是那些受傷生病的學生,那可以說是造成他們的二度傷害啊!


「喵喵,妳還是快點回去吧…」我這麼勸說著,「畢竟蘇亞一個人在那裡也會孤單的。」

「說得也是!」喵喵惋惜的看了導師室內一眼,朝我揮了揮手,「那喵喵就先回去了喔!」


喵喵剛才看的方向,好像是冰炎的座位?

該不會是專程來看他的吧?

我有些感到好笑的想著,如果知道了冰炎那種惡劣的個性,恐怕有很多女性會心碎吧?

唉,真是浪費了那一張好皮相啊。

我一邊感嘆著,一邊走回自己的位子。


在我坐好的那一刻,一直低著頭看書的冰炎忽然抬起頭,淡淡的說。

「今年的露營,是以拆班的方式進行。」

「拆班?!」我愣了愣,那種不好的預感似乎又強烈了些。

「嗯,舉例來說,一班與二班為同一組,分別拆除一半的學生,另一半的學生留在原班,而被拆掉的那一群則是插入同組的另一班。」冰炎不急不徐的解說著。


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有那麼好的心情要向我解釋,但不聽白不聽嘛!


「所以只拆掉一半的學生,是嗎?」

「沒錯。」冰炎點點頭,「而組別的排序分別則是以班級順序做為依據,一、二班為第一組,三、四班為第二組,以此類推。」

「喔…所以和我們班同組的是六班嗎…?」我苦惱的說著,而後驚呼,「…糟糕,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六班的導師是誰……!」

「我想你應該已經認識他了。」冰炎晃動著手中的蜜豆奶,嘴角勾起了一彎弧度。

「誰…?」看著冰炎那詭異的笑容,我不自覺的抽了抽眉角。


我說…那個笑容怎麼看都像是那時在拐我幫你煮飯的笑容啊!!?


「我是一年六班的導師,冰炎,請多多指教了,褚冥漾老師。」

「……」


我是不是該檢討一下自己無知的行為啊?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