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在音樂播放結束後,許多人遲遲沒有回神過來,而我們的冰炎老師,並不屬於他們的一員。

只見他勾起了嘴角,將扇校長手中的手機抽離,修長的手指在螢幕上頭滑動了幾下,而後輸入自己的電子郵件網址,在顯示著傳送字眼的地方輕點了下。


該怎麼說呢…雖然不知道事情的原由,但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

他的褚,怎麼會這麼可愛呢?


「榆司同學,我另外寄了一份給我自己,不介意吧?」他晃了晃手機,淡淡的這麼說著。


雖然他是已經寄完了才問,但總比都沒告知來的好吧。

不過…如果真的有意見,他也會讓他變成沒意見的…


「呃,沒關係…」榆司同學搔了搔頭,而後低聲喃喃,「這應該可以說是很難得的錄音檔吧…他們到底在搞什麼啊…?」

「呵呵呵呵……」忽然間,從他身旁傳出了相當詭異的笑聲,「看來漾漾小朋友的歌聲挺不錯的…校慶的額外表演有著落了呢……」


如果當事人聽見這段話,或許會欲哭無淚吧…可是,這個死老太婆一旦做出決定,基本上就不可能再做更動了。

所以,他也只能替他倒楣的同居人默哀了一秒。

不過…不忍說,其實他確實是有點期待。


再過了幾秒之後,學生們終於找回失去的魂魄,並且目光灼熱的看著他手中的手機。

不管怎麼樣,能夠完全唱完這首歌,又不失它原有的風采,這樣的老師,也算是一個奇葩了吧。

「看來…你們都很想要留著當紀念是吧?」他勾起了壞笑,一字一句的緩緩說道,「那,就去詢問這手機的主人吧。」

於是,可憐的尤榆司同學,便接受到了眾人相當熱烈的…期盼眼神…


「那個…」榆司身旁的女同學,輕輕的戳了戳他,「可以也傳給我嗎…?我是余琳。」

「當然可以,同類…咳、不,同學。」榆司紅著一張臉,清了清喉嚨,大聲開口說,「五班的同學…要傳,基本上是沒什麼問題的,六班的要的人也可以和我拿,不過──!」

「請檔案不要外流,只要遵守這點,我就給。」榆司眨了眨眼睛,笑得天真善良,「我們班的…應該知道外流會什麼下場吧?」

五班的學生頓時打了個寒顫,連忙點點頭,而六班的則是被冰炎調教之後,各個都相當乖巧,也順從的點頭。

於是…某個被自己學生陷害的可憐導師,在他不知情的時候,他的錄音檔就這麼流傳在這兩班之間,久久不散。


*

「呼…」我搥了搥有些痠痛的肩,剛才因為一直聽他們每一個人唱歌,一直抬頭看著螢幕,看到脖子都有些僵硬了啊!

不過…看他們相當開心的笑臉,我那一點點的小疲憊也就這麼散去了。

我轉過頭看向窗外,那感覺前來沒什麼變化的風景,在我眼前飛快的流動著,而在我恍神的時候,原本相當空曠的一旁道路,一輛遊覽車忽然行駛上前,遮掩住我正欣賞的風景。

而在那輛車車身移動將置前端的時候,我看見了一個相當熟悉的人…

冰炎。

他一手撐著頭,另一手持著書,從側面可以依稀看見他那細緻的臉蛋上,似乎因什麼不順心的事情,而微微蹙起的眉。


有時候啊,我其實很想告訴他,不要常常皺眉,會長皺紋,皺紋這種東西長在這麼讓人羨慕的臉蛋上,多麼暴殄天物啊!

不過…要是我真的講出來的話,恐怕會被打吧……?

讓我有些不確定的原因,正是因為自從和他同寢室後,卻沒有和以前一樣那麼暴力,動不動就打我的頭…

這應該不是懷念吧?不是吧!我才不是被虐狂呢!被打什麼的沒有當然是最好的啊!!


而在另一輛車上的冰炎,可能是注意到我的視線吧?他抬起頭,在目光與我交會的同時,他忽然露出了一抹微笑,頓時讓我受到不小的驚嚇,心虛的將頭扭到另一邊。


不得不說,人只要長得好看,做什麼表情都很吸引人啊…看他笑起來多麼引人注目啊,嘖嘖。

不過…他剛才對我笑是什麼意思?之前每天煮飯給他吃,他也沒什麼對我笑過啊?

好像…又有那種不好的預感了……

我這一生到底要衰到什麼時候,衰神才會在我的霉運上面畫上休止符啊?

不要跟我講我會衰到死……

不過…我預估的時間,似乎出錯了呢…?畢竟我沒有去過那個地方,錯了也是難免的嘛,呃呵呵…

可惡,早知道就讓他們看影片就好了,還讓我犧牲了我的……嗚。

我真的很懷疑,在聽過我唱完這首「皮卡丘之歌」的學生,還會不會把我當成是老師啊!

我真的好想在這裡挖個坑把自己埋起來啊!!!

為什麼點歌簿裡面會有這首歌可以點啦我說!!!

我喪氣的拿起外套,把我的頭蓋住,雖然這麼做有點鴕鳥心態,但是我現在真的需要撫平一下我受傷的心靈…


於是,在相當熱鬧的氣氛之下,我們…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不得不說,這裡的空氣相當的好。

因為這裡是位於山腳下的集營區,偏僻的地區人煙相當稀少,因此給人一種非常清靜的感覺,再加上臨近的山脈是一片的綠意盎然,有著許多樹木在為空氣做淨化的工作,這裡的空氣理當也就相當純淨了。

我一邊感嘆著難得可以呼吸到的新鮮空氣,一邊觀察著四周,而後注意到有一個女學生朝我這邊走了過來,手上還拿著一本簿子。

「同學,怎麼了?」

「老師…」女學生怯弱弱的說著,「可以…幫我簽名嗎…?」


…簽名?要請假的簽名嗎?


「妳身體不舒服嗎?要回去休息嗎?」我擔憂的說著,「妳是哪班的?怎麼不去找妳的導師?」

「…呃,我是六班的,我沒有不舒服…」女學生像是鼓起了勇氣,推出她手中的簿子,抬頭堅定的說,「老師,你唱的皮卡丘詮釋的相當好,所以、請幫我簽名!」


…去妳的皮卡丘啊啊啊啊!!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