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為什麼妳又把我這一生中最大的汙點講出來啊啊啊!!

我的一世英名已經毀於一旦了啦!!

…雖然我好像也沒有英名這種東西……


即使內心正呈現出扭曲的暴走狀態,我的臉上依舊沒有流露出任何情緒,天知道我現在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老師…?」因為我遲遲沒有做出任何動作,那名女學生有些遲疑的呼喚著我。


不過…剛才在我們車上,好像…沒有見過這個人?

這真是怪了,雖然我的記憶力不算是過人,但也沒有很差啊,基本上只要有看過一次,都會有印象的啊?

那麼,她是怎麼知道我唱過那首該死的歌的呢?


「妳的名字?」我試探性的問著。

「藍玫絳。」


藍莓醬…

剛上車的時候我確實有拿冰炎給我的名單點過名,確認沒有遺漏掉的學生之後才出發的。

而且,這麼特殊的名字,我不可能會不記得的!

由此論斷,這孩子並不是剛才我們車上的學生…

該不會是那群死小鬼把我唱的歌錄下來,給他們聽吧……

因為現在的科技相當發達,我會這麼猜測也是情由可原的。


「妳剛才是坐你們班的車對吧?」我擰緊眉,「如果真是如此,那妳是如何聽見的?」

「呃,是的…」玫絳同學忽然不敢直視我的眼睛,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剛才有人在車上放的……」

「哦…?」我翹起嘴角,「我們班的?」

「似乎、是…」

我思索了下,最後在玫絳同學驚訝的目光之下,接拿起她的簿子,隨意的在一個空白處簽上名,闔上本子,笑著遞還給她。

「老師…謝謝!」玫絳同學愣了愣,連忙道謝之後,便跑回去六班的集合地點了。


…所以,她這樣擅自脫隊過來我這裡要簽名…好像,不怎麼好吧…?

不過…其實我心底隱約有一個散佈我錄音檔的人選了……


我瞇起眼睛,看向五班集合地點,那個正在指揮著同學排好隊的人。


要不要…給點小小的處罰呢?要知道讓老師沒了威信,是一件相當嚴重的事情呢…


我將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心底正盤算著懲處的事宜,因此沒有發現有個人朝我撲了過來……

「漾漾小朋友~」一名穿著突兀和服的少女,就這麼撲到我身上,害我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因為站不穩而跌倒。


我知道她是誰,自然也不好對她發脾氣…不過我好像也沒什麼對人生氣過吧?嗯。


Atlantis高級中學的校長,扇,她同時也是學校的三董事之一。

雖然說是這麼…高的職位,但她卻一點架子都沒有,說難聽一點嘛,就是一個完全不像是校長的人。

遇到她準沒好事,這是我任職一年下來所獲得的結論。

所以…唉,我今天到底要多衰您才肯放過我啊,衰神大人?


「扇校長…」我無奈的看著巴在我身上的人,雖然很想把她甩下去,但我還沒有那種膽子…

「果然還是漾漾小朋友可愛啊~」扇校長感嘆的說著,「哪像那個臭小子,無趣的要命!剛才和他坐在同一輛車上,我都快悶死了呀!」


臭小子…?


「您怎麼跟來了呢…?」我相當疑惑的問著,畢竟只是一個小小的露營,要校長跟來實在是沒什麼道理,雖然我相當確定她是自己要來的。

「呀,有趣嘛~」

「…」


這答案還真具個人風格啊,呵呵…


「從褚的身上滾下來,死老太婆!」異常冷淡的聲音從我後方傳來,讓我愣了下。


啊,啊…據說剛才有人在六班的車上放我的錄音檔呢…

冰炎是誰?是六班班導啊啊啊啊!!!所以他剛才也一定有聽見的啊!!


「唷~漾漾小朋友都沒說什麼了,臭小子你吵什麼吵呀?」扇校長有些示威性的看著冰炎,而後勾起了嘴角,「難不成是…吃醋了~?」


吃什麼醋?哪來的醋可以吃啊?

不過…剛才的臭小子原來是指冰炎嗎?!!然後妳還和他坐同車?!

啊啊啊啊!!!我完了我完了我完了!!

拜託,請你們快忘掉剛才聽見的那個錄音檔啊!!


但…天不從人願……


「漾漾小朋友唱歌很~好~聽呢~」扇校長的笑容看起來…相當恐怖,當然,這是對我來說。


感覺她又會有什麼奇怪的打算了!!!


「有沒有興趣,校慶時上台表演呀~?」

「…!」


表演?表演什麼…?!不要跟我講是唱剛才那首啊!


「嘖。」冰炎看我一臉呆滯,皺起眉,將我身上的扇校長拎了下來,順手扔到旁邊去,而後眼神凶惡的看向我,「褚,該去看你們班的狀況了。」


我說…這樣把校長扔到旁邊去,沒有關係嗎…?雖然我也挺想這麼做的…

還有,你那麼兇幹嘛啊?我又沒有惹到你!


「喔……」雖然心底誹腹不已,但我還是很孬的點點頭。

「呵呵呵…臭小子你碰不到就嫉妒我,這樣可不行哦?」扇校長攤開扇子,掩在嘴邊滿臉得意,「漾漾小朋友,我們說好了哦~!」


什麼啊!說好什麼了?!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啊?!

所以這是強迫中獎的意思嗎?我可以棄權嗎?

我現在完全沒有心情去想,要怎麼處理錄下我的歌的那個人了啦…嗚…


「老師。」力岱同學看見我走了過來,連忙低下頭,整個就像是準備好要挨罵的樣子。


果然是他…


「嗯。」雖然如此,我也只是淡淡的應了聲。

「老師你…?」或許是因為我的反應和他原先料想的不同吧?力岱同學十分錯愕。

「這是你們的露營,玩得開心點吧。」我彎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不過…沒有下次了哦?」

「…是!」逃過一劫的力岱,似乎是鬆了一口氣,而後挺直背脊這麼答應著我。

「嗯。」我滿意的點點頭,而後將目光放在目前正在專心聽著講解的混合班級。

一名指導人員正在示範著如何搭起帳篷,一個講述接著一個動作,只能說示範的十分詳細。


好吧,其實我也沒搭過帳篷…


我站在隊列的最後面,雙手環著胸,仔細觀察著指導人員的一舉一動。


反正也沒睡過帳篷,就順便來體驗一下好了,等等去告知一下就行了吧?

我暗自下了這麼一個決定,卻沒想到某人因為某種奇怪的理由也跟著入住了……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