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四 露營(下)試膽大會?!

『……我很懷疑,我還有人權這種東西的存在嗎?』

『沒有。』

『你也是一個枉顧我人權的傢伙啊!!』

『嗤,人都已經歸我了,還需要人權那種東西?』

『……』


是什麼東西,一直在內心鼓動著?

是什麼情緒,讓我無法抑制自己的渴望?

想要、更近一步的接觸,

但卻又遲遲卻步不前,

我到底,是在等待著什麼?


或許…是那人的自投懷抱吧。


1

「那邊那個同學!」在指導人員終於搭好了一頂帳篷之後,將目光投至最後一排,如此喊道,「請你過來按照我剛才所教的步驟,再搭一次。」

接獲這樣的命令,讓最後一排的學生相當不知所措。

或許是因為那名指導人員手上並沒有名單吧,而且他說的「那邊那個同學」,這麼不明確的說法,會讓人摸不著頭緒也是很正常的。

最後一排的學生互相交流著疑惑的眼神,又搖了搖頭,似乎沒有人能夠確定自己是不是被選中的那個人。


雖然學生們不知道…但,我怎麼看都覺得他是在……看我。


「還愣在那邊做什麼?」可能是意識到自己的缺失吧?他終於改口,但口氣並不是很好,「穿便服的那位!」


便服…哪來穿便服的學生啊?這分明是在叫我啊!

我已經不知道說過幾次了,即使是不同的人,但這樣也是很煩的啊!!


我、不、是、學、生!


現在該怎麼辦?全部的學生都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了,他們一副想開口解釋卻不敢講話的樣子,眼底卻又有著難掩的興奮!

到底是想看好戲還是要幫我解危啊!


「那個…我…」我並不是學生。

這句話還沒有說出來,我的語句便被一道從旁邊響起的低沉嗓音給打斷。

「褚同學,怎麼還不上去?都被點到了就認命吧。」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的冰炎,以嚴肅的口吻這麼對我說著,但我卻在他那雙赤紅的眸子裡,看見了一絲玩味。


啊!過分!!

看我被認錯很有趣嗎?!!


「我知道了,冰、炎、老、師!」我咬牙切齒著說著,而後便走上前去。


至於冰炎為什麼會在這裡…?

因為這次是以分組的方式進行,所以和我們班同一組的六班,自然是要和我們一起聽講解並且行動的。

雖然已經拆好班,分成了兩個群組,但還是要一起行動,真不知道拆班的用意到底在哪裡。


「請。」指導人員將東西交給了我,而後退到一旁觀察我的動作。

「這個帳篷是我今天要睡的地方嗎?」我思索了下,轉頭這麼問著。

「不然呢?同學,你已經浪費了很多時間了。」


…好吧,這和我本來的目的一樣,至於過程就……

反正之前還有更丟臉的,這已經不算什麼了啦,哈哈哈!


於是,我將要放置在地面的地鋪鋪上,開始了我接下來浩大艱難的工程……


*

「老師!」一名男學生見我走了過來,連忙向我打招呼。

我會過來這裡,其實也是有原因的,因為我看見這一區有相當濃厚的黑煙直竄上空。


這到底是怎麼辦到的?我相當納悶。


「我說……」我指著那有些焦黑的鍋子,相當頭痛的說,「你們煮這種東西,能吃嗎?」

那一群男生注視著鍋內混濁的物體,沉默。


好吧,要他們煮出相樣一點的東西,可能難了那麼一些,但這東西…根本不能吃吧我說!


「應該…可以吧…?」一名男學生硬著頭皮這麼說著。

「這個…可以…吃…?」剛才跟我要簽名的藍玫絳同學,可能是注意到這裡的狀況,好奇的走了過來。

「怎麼可能,說可以的現在先吃給我看!」我那萬惡的小老師跟在玫絳同學的後面過來,並且露出嫌惡的表情。

「…停,這吃下去會出人命的。」我立即如此勸阻,而後命令道,「你們把這鍋東西倒掉,然後去拿新的鍋子和食材過來,調味料也順便拿來。」

「好…」一群男生便灰溜溜的去執行任務了。

「老師…你這是…?」

紓芙同學不解的望著我,而我則是慢條斯理折起了衣袖,嘴角勾起了一抹悠閒的笑意。

「看著吧。」

等到東西終於都準備齊全了之後,我便開始了我的工作。


沒辦法,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學生吃壞肚子吧?

而且我都已經習慣幫某人準備三餐了,現在要幫學生弄個午餐,其實根本就是小事一樁。

當然,我絕對不會因為剛才他幫我搭好帳篷,而有那麼一點點小小的感動的!

況且他本來就是那個害我的元兇啊!我弄不好他上來幫忙本來就是應該的啊!!

…或許他只是看不下去我在那邊出糗吧!


「老師…真看不出來你會煮飯…!」紓芙同學一臉訝異的看著我。

「好香…」

「老師、我們好崇拜你!!」男學生們各個目光灼灼的望著鍋子,似乎是恨不得馬上把它們全部吃下。

「真是…」我無奈的笑了笑,「看你們這個樣子,晚餐要怎麼辦啊?」

「我們會請教老師您的!!!」他們終於按捺不住自己的動作,開始朝那一鍋料理進攻,我也就隨他們去了,反正我本來就是要煮給他們吃的。

「老師啊,你的攻君在哪裡啊?」紓芙同學一臉戲謔,「你都這麼賢慧了…他怎麼還沒把你帶回家?」


攻均?他是誰啊?我又不認識那個人!


「紓芙!」玫絳同學滿臉通紅的捂住了紓芙同學的嘴巴,「老師他又…不一定是那種……妳別亂講啊!」


哪種?什麼東西啦!


「那我們先回去吃飯了,老師你也早點去用餐喔!」玫絳同學拖著似乎還有什麼話想說的紓芙同學,離開了。


果然還是有代溝嗎?為什麼他們說的我都聽不懂啊?


「褚。」從我帳篷出來的冰炎,在看見我之後便對我命令道,「去煮飯。」

「喔…」


唉。


當我一臉困惑的問冰炎,為什麼他要和我一起睡帳篷,而不是去住房間時,他只是淡淡的說,那是他搭的帳篷,他想睡。


只是這麼一句話,就把我給說服了。


反正,裡面這麼寬,多一個人睡也沒有關係,吧?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