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應該說真不愧是正值熱血青春年華的一群學生嗎?為什麼他們聽見那四個字的反應會和我完全不一樣啊啊啊!!

該怎麼說呢,幾乎每個班級的學生,都露出了一副躍躍欲試的興奮表情,似乎是恨不得馬上啟程了。

嗚啊…恐怖故事可以說是我這一生最大的忌諱,我……我應該可以不用去吧?


「唷~看樣子小朋友們都很興奮呢~」扇校長調侃的笑道,「不過,我們的大會場所,可是那一座山唷!你們知道為什麼嗎?」

眾學生,就連我也忍不住將視線投至那座隱匿於夜幕之下的山脈,經扇校長這麼一說,我忽然覺得那山林裡呼嘯而過的聲音,似乎尖銳了幾分。

學生們各自思索了下,最後還是茫然的搖搖頭表示不清楚。

「是亂葬崗呦~」扇校長那愉悅的聲音,就好像是把那個場所當成是闔家出遊時,相當良好的一個選擇。


嗚啊!!!那不就是所謂的墓園嗎?!而且是一整座山!!

媽媽,你兒子想家了!!


聽見扇校長的答案之後,學生們的熱情並沒有因此被澆息,反而是更加旺盛了他們想要上山一探究竟的慾望。

「看你們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那麼校長我也就快點切入正題好了~」扇校長折起她的扇子,往自己的手心輕輕一拍,「記得之前已經有將各班分好組了,基本上呢,只要是同一組的,不管同不同班,都可以組成一隊。」

「一隊主要是以十人為一單位,也就是說,一組最多只能有八小隊哦。」扇校長走到一旁放置著許多物品的桌子,用扇柄輕輕的敲著桌面,「另外,請各小隊都要過來拿必須攜帶的器具,還有,請把你們的電子產品完全卸除哦,我們這邊會幫你妥善保管的~」

「對小朋友們的講解大概就到這裡,接下來就是我們可愛的導師群了~」扇校長開心的笑道,「請同組的導師們一起結伴上路吧!電子產品也請各位留下,必須器材請帶上哦~」


看來,我的期願似乎沒有達到想要的結果。

啊啊啊!!一起上路是怎麼回事啊!!難道妳就不能用比較好聽一點的詞嗎?!!

我可不想年紀輕輕就殞落在這座山裡啊!!


「終點,在山頂上唷~請各位加油努力啊!」扇校長這麼說完之後,便開始讓學生們朝著山林的方向移動。


不得不說,這些學生對於自己感興趣的事物,總是特別的勤快,根本沒幾分鐘就分好隊了!

看著一隊一隊進入那深不見底的山林裡,我忽然覺得心情好沉重啊!!!

我該慶幸至少扇校長不是要我們做導師的,自己單獨走完全程嗎?!

媽媽,我要回家!!!


「褚,還在發什麼呆?」冰炎嚴聲厲氣的如此說著,而我這時才發現…大家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都走光了…

「真的…要進去…?」我顫顫的伸出手指向山脈,而冰炎只是嘖了聲,把一個看起來像手錶,實際上好像也是手錶的東西戴在我手上。

「如果能不進去就好了。」冰炎似乎是覺得這項活動相當無趣,但還是相當認份的拉起我的手,把我拖進山裡…


啊、啊。

看來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忌日了,媽媽,孩兒不孝啊……


不過…從掌心所傳來觸感,以及微涼的溫度,倒是讓我消除了不少,自己恐懼的情緒。

在如此靜謐的環境下,唯有摩擦著地面所發出的腳步聲,以及我們兩個相當平穩的呼息,而在晦暗不明的山路裡,則是只有那一把小小的手電筒,在提供著些微的光源。


太…安靜…了……

雖然有個人在旁邊確實讓我鎮定不少,但是再繼續這麼安靜下去的話,又會讓我開始感覺毛毛的了!

我並不想目擊什麼靈異事件啊!!!


「那個…扇校長說的…其實是騙人的對吧…?」按捺不住這種詭異氣氛的我,終於開口這麼問著。

「不。」很意外的,冰炎居然回答了我,不過他接下來說的話卻是我現在非常不想聽見的!

「據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因為死傷人數過於慘重,有些日軍便將那些犧牲掉的士兵、平民,埋葬於一些人煙較為稀少的地方。」冰炎相當認真的解釋著,「另外,因為無法得知他們的姓名、身分,所以甚至是連個墓碑都沒有設置,又因長期未經人處理,以致於呈現出雜草叢生,甚至是白骨浮現於地面之上的景象。」


……!!!


「停!!不要再說了!!」我抽回自己的手,捂住耳朵,「我不想聽──!」

「原來…褚,你會怕這種東西?」冰炎抱著胸,挑起眉,似笑非笑的望著我,「可…我還沒和你解釋完全?」

「不用解釋了謝謝!」我迅速的回答了之後,也不管自己手上有沒有手電筒,就自顧自的走向前。

不過…很顯然的,在這麼顛簸的路上,又沒有手電筒做為輔助的話,很容易就會發生一件事。

那就是…跌倒…


因為似乎是被什麼東西給絆到了,腳下一個踉蹌,而在身後的冰炎來不及上前扶好我的情況下,我便華麗的跌個狗吃屎。

請原諒我現在的用詞是如此的粗俗,畢竟我在看清楚絆倒我的東西是什麼之後,大腦根本就是處於一種停擺的狀態。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跟我說那個白白的東西是、是、是骨頭啊!!!


「褚!沒事吧?」冰炎快步上前,那擔憂的神情頓時一覽無遺,或許,是因為我現在的臉色相當的難看吧。

「那、那個…那個是什麼……?!」我白著一張臉,死也不再往自己的腳邊望去。

「石頭,灰白色的。」冰炎用手電筒照明觀看之後,便給予我這樣的答案,頓時讓我鬆了一口氣。

而後,便是難耐的疼痛席捲而來。

「嘶…」我倒吸了一口氣,腳…好像扭到了…

「受傷了?」冰炎看著我的腳,結果竟是動作輕柔的將我的褲管折起,低頭察看著我的傷勢。


忽然發現我好像有點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感覺欸……

我相當慚愧的這麼想著。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