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好像腫起來了…」冰炎觀察了半晌後,蹙起了好看的眉。


嗚嗚嗚,所以我果然是傳說中的絆腳石嗎?

不過…這個什麼試膽大會…好像也沒有說最後一名需要被處罰?雖然我認為依照扇校長的個性,是絕對不可能沒有懲處的。


「腫起來…應該沒關係吧…?」我觀察著冰炎的神色,小心翼翼的說著,「而且活動還在進行,半途而廢…不好…」


雖然我也很想因此下山休息,但如果真的這麼做的話,恐怕會連累到和我同行的冰炎吧?

而且看冰炎和扇校長之間的相處…好像、不怎麼融洽?

因為每當扇校長出現的時候,冰炎那張臉總是會比平常還要低下幾度,根本就是變成了一個天然的冷氣機了嘛!!!

而且最近天氣有些轉涼了,當冰炎開始散發出低氣壓的時候,總會讓我忍不住哆嗦了下。


「嘖。」冰炎冷冷的看著我,「那你自己站起來試試?」


…嗯,這真是一個很簡單的要求。

可是對現在的我來說,根本就是一個相當困難的任務啊!!!

雖然這點小傷和以前的比起來,就等同於小巫見大巫,但是這並不代表我不會痛啊!!!

那這樣該怎麼辦?我應該是沒辦法輕易的行走了…所以,要讓冰炎先去山頂然後再回來接我?

這個想法如果是在普通的街道上還可以,但現在…

一片烏漆嚜黑的,我怎麼可能敢一個人在這裡啊!!!這絕對不是我膽小!!


「嘶…!」再度感受到腳邊傳來的刺痛,我欲哭無淚的看著,那個一臉面無表情的戳著我的腳的人。


不要用這種方法來測試傷勢的輕重啊!


「站不起來吧?」目光與我相會的冰炎,忽然轉過身背對著跌坐在地上的我,「上來。」


呃…這是要背我的意思…?

這樣不好吧?雖然我也不想一個人被扔下,但是走山路又在自己身上增加了一個人的重量,這樣會很累的耶…

不過我倒是有點感動,他並沒有直接丟下我這個拖油瓶。


上去,還是不上去?


在我相當認真的思索著這個嚴肅的問題的時候,冰炎似乎已經把他那所剩不多的耐心給耗盡了。

只見他肅然起身,連一句話都沒講就直接走到我後面,害我以為他真的要丟下我離開而心驚了下。

我眼前的風景忽然晃動了一下,再來就是感受到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扶在我的背部,另一手則是做為施力處,放置於我的大腿下方。

頓時,我受到了不小的驚嚇。


啊啊,這不就是傳說中的公主抱嗎?想不到我在有生之年還可以體驗到…雖然我是被抱的那方…

不過…為什麼一定要用這種方式來抱我啊?就沒有別的了嗎?別的!

你難道就不知道一個男的被另一個男人,用公主抱抱起來,是一件相當尷尬的事情嗎?!

雖然剛才他本來確實沒有要這麼做的…所以是我自作自受摟?

我也才遲疑不過那麼幾秒,你有必要這樣對待我嗎?!!

於是,在悲忿交加的情緒之下,我居然像是不要命了似的,開始亂動著自己的身子。


「褚,別亂!」冰炎那雙赤紅的眸子帶了些許的不悅,他皺著眉,那低沉著嗓音就猶如惡鬼降臨般的令人不寒而慄,「再動我就把你扔下。」

「嗚!對不起我錯了─!」我馬上為我的行為道歉,又害怕他真的付諸於實,所以我乾脆兩手一伸,緊緊的環住了冰炎的頸。

那時的我,並沒有注意到這個動作,是如此的曖昧,還有點沾沾自喜的認為自己的舉動真是聰明。

冰炎的身子不明顯的僵了下,他低頭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底竟是我無法理解的複雜情緒…

 

「欸,我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或許…不是妳想的那樣啊…?」

「眼見為憑啊,妳說是吧,玫絳?」

「這…總之先不要張揚吧…」

「這我當然知道啊。」

在銀髮青年抱著黑髮男子離去之後,忽然在暗處傳來了這樣的對話。

「那…要不要繼續跟…?」

「有何不可呢?」

朦朧月光的照射之下,這四周的景象似乎少了一點詭譎的氣氛。

活動,依舊持續進行著。

 

「褚,把你的手放下。」冰炎這麼命令著我,「告訴我方位。」

順從的收回了雙手,而後抬起手臂察看著我手上戴的方位錶,雖然沒什麼光線,但那錶內的裝置似乎是有塗染上螢光劑,所以依舊可以清楚的得知指針所指的方向。

「唔,右邊是北…」我搔了搔頭,疑惑的看著那個正抱著我走路的人,「不是一直往上走就好了嗎?」

「嘖,想也知道那個死老太婆不可能那麼好心。」冰炎瞇起了眼,瞥了我一眼之後又繼續行走著,但在如此靜謐的環境下,他越發粗重的呼吸顯得格外突兀。


欸,是我太重嗎?

不過要抱著一個人爬山…應該本來就會很累了吧?


於是,我思索了下,才拉了拉冰炎胸前的衣物,並且遲疑的開口。

「冰炎、要不要休息一下…?」

那一瞬間,冰炎那雙赤紅的眸子似乎深沉了些,他一聲不響的就直接把我放在一旁的大石頭上,而後轉過身吸了一口大氣,吐出。


看他好像很累的樣子…唉,我真的有點愧疚了……

不過這種情緒並沒有持續多久,我就先想起今天獲得的那幾個奇怪的名詞。


嗯,不管怎麼看,冰炎就一副好像什麼都知道的樣子,問他應該可以吧?

況且,我現在手邊也沒有可以查詢用的器具…


「那個…冰炎你知道什麼是『矇獸』,還有『攻均』是誰嗎?」我表現出一臉認真求解的表情,真誠的看著冰炎的背影。

「……」而冰炎聽見我的問題之後,緩緩地轉過來看著我,露出了相當古怪的神情,這表情對於準面癱冰炎來說,可以說是相當稀奇的,確實是讓我小小的驚訝了下。


不過…難道說這個名詞是眾所皆知的嗎?不然他怎麼會露出這種表情啊…?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