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你…不知道?」冰炎沉吟了聲,像是在確認一般的詢問著。


就是不知道所以才問你嘛!!


雖然心底是這麼回答的,但實際上,我也只是茫然的搖搖頭,而後接獲冰炎看似有些微妙的表情。


嗚…怎麼感覺我好像變成了一個連基本常識也不懂的人啊?

因為冰炎的表情實在是太奇怪了,所以我不得不這麼想。


「所以,是什麼?」我打起精神,再次認真的尋求解答。

然後,冰炎默默的把頭扭過去,就這麼不看我了!


喂喂喂!既然你知道的話,幫我解惑一下又不會少一塊肉!

在我還想鍥而不捨的繼續努力的時候,忽然的,從遠處傳來了令我頭皮發麻的聲音。


「唔~~褚~冥~漾,你的無知讓我好恨啊~~!」刻意拉長並且相當尖銳的嗓音,在此刻是如此的突兀,突兀到讓我馬上蹦起來撲到前方的冰炎身上。


嗚嗚嗚嗚嗚!!!見鬼了啊!!還有居然連鬼也知道我的名字嗎??我好恐慌!!!

唔、你說我的腳受傷為什麼還可以跳那麼遠?

我只能很沉重的告訴你,當一個人受到驚嚇時,是有無限可能的!


而原本站得直挺的冰炎,可能是沒有料想到我會撲過去吧?他身子一個不穩,腳下一個踉蹌,就這麼華麗的被我撲倒在地了。

而我現在也管不著我自己的舉動是如此驚人的壯舉,腦袋只是一直重複播放著剛才那一句鬼話。


啊啊啊啊!!快停止、停止啊你這個腦殘! !


「褚,起來!」冰炎稍微愣了一下,而後惡狠狠的瞪視著我,但是現在的我是完全不怕那種惡森森的視線的。

不,應該說是…我現在完全沒有辦法去使用我的腦袋了,因為他已經完全呈現出了暴走的狀態!


「嗚嗚嗚、亞,有鬼啊啊啊啊!!」在本人意識不清的情況下,我居然將以前的稱呼給說了出來,使得身下的人愣了下,而後瞇起了眼。

接著,「啪」的一聲,我的頭便遭受了一次的重擊。


啊啊啊,聲音消失了耶!難不成我的腦袋是要被打才能受控制嗎?


「清醒了沒?」襲擊我的頭的那個人,挑起了細長的眉,如此說道。


哦哦,即使被我壓住,冰炎也還是可以大力的打下我的頭,讓我清醒。

所以,我該佩服嗎?


不安的點點頭,我現在已經完全不敢把視線從冰炎臉上移開了,等等看到什麼好兄弟之類的東西我可是會哭的!


「褚…」冰炎深深的看著我,那雙赤紅的眸子在此時居然有鎮定人心的效果,「你剛才,叫我什麼?」


剛才…剛才……呃……

我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


「不說是嗎?」見我不開口,冰炎瞇起了眼,嘴角居然勾勒出一彎上揚的弧度,然後說出了和現在的話題完全不相關的語句,「我就告訴你,你的攻君是誰吧。」

「誰…?」

人家說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所以應該不能太好奇才是,但是在可以獲得答案的誘惑之下,我還是抵抗不了的問了。

「你的攻,只能是我。」冰炎用他那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緩緩說道,而後露出了一抹相當吸引人的笑容。

他伸出了手扣在我的後腦勺,將我的頭輕輕的壓了下去,直到……

直到兩唇相貼,直到感受到唇瓣上傳來柔軟的觸感之後,我的腦袋頓時呈現了一片空白的狀態。

愣愣的睜大了眼,我似乎已經忘記了什麼叫做拒絕,只是任由那濕濡靈巧的舌在我的口中四處遊走著,它舔過我的唇瓣,滑過牙齦,撬開我的牙齒,最後勾起了我的舌頭交纏在一起。

而輕放在我腦後的手,現在則是輕揉著我短短的黑髮,忽然讓我有種…直接沉醉在裡面也不錯,的感覺…

良久,唇分,我伏在冰炎身上,大口的喘氣著,剛才居然被吻到有種快要窒息的錯覺。

「褚,我喜歡你。」冰炎語帶輕鬆的說著,但我卻在那雙紅眸中看見了,不容置疑的堅定神情。


不過…哪有人先吻了之後才告白的啊!!


後知後覺的想到自己剛才被…奪走了初吻,我的臉不爭氣的染上了一層緋紅。


「你的回答?」冰炎看著紅著臉的我,彎了彎嘴角。

「我……不知道…」一臉茫然的看著冰炎,我只知道剛才那濃烈的吻,我並不討厭而已。

不討厭和喜歡應該…相距甚遠吧?

雖然剛才好像有那麼一點…陶醉……


「喜歡或討厭,分不出來嗎?」冰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半調笑的說,「我看你還挺喜歡趴在我身上的。」

聞言,我連忙爬起來,臉似乎變得更紅了。

為什麼我剛才都沒有覺得那樣的姿勢很曖昧啊?


看我一臉糾結的坐在地上,冰炎挑起了眉,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他俯下身,在我耳邊輕聲說道。

「反正我們相處的時間很多,我可以慢慢等。」


等什麼啊!!

在那一瞬間,我忽然覺得這世界真是恐怖,一個冷凍庫大冰王居然會跟我告白,呵呵呵呵…

他是不是腦袋燒壞了啊?!


最後,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營區的,好像…是被背回來的吧?

希望如此。

總之,我洗完澡之後,根本就是渾渾噩噩的躺在帳篷裡面休息了,倚仗著我腳受傷的優勢,很沒良心的直接把事後的點名工作交給冰炎了。

當我隔天醒來時,發現自己居然抱著冰炎的手臂睡覺,頓時又受了不小的驚嚇。

我忽然覺得這次出來還真是…多災多難……

不過,第二天的行程都很順利,也讓我鬆了一口氣。

雖然,不知道自己的傷到底是什麼時候被包紮好的,但那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

終於,結束了全部的行程之後,再次看見那幾輛遊覽車時,我差點就感動到痛哭流涕了!

但是當冰炎說要和我一起坐同一輛車時,我的心情可以說是相當複雜……

原本應該是我們兩個要對調的,結果變成了那個一臉戲謔的扇校長坐到五班的車上,說是要幫我顧小孩,要我安心的上吧。


說真的,我忽然覺得「上樑不正,下樑歪」,是一句多麼有道理的話!

所以我們學校的老師都這麼特別,根本都是妳害的對吧?!!

我發現,明明才過了兩天,為什麼我好像老了快十歲了?


人果然不能常處於驚嚇的環境裡。

這是我這次露營回來的,一個非常用心推解出來的結論。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