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跟蹤記錄

『欸欸,你不覺得冰炎老師對我們班導…有點特別?』

『…有嗎?』

『孩子,妳的腐之心呢?別視而不見他們的曖昧啊!!』

『唔、唔…別搖了,我的頭好暈…』

『快睜開妳的真實之眼,看清事實吧!!』


會在路上看見他們的導師,可以說是意料之外的事吧?

不過,不看白不看,秉持著這樣的理念,她們居然…獲得了意想不到的祕密。


「上個廁所上那麼久,妳看、人都跑光了啦!!」紓芙一看見從隔間出來,那名新結交的友人,不悅的責怪著。


她可是很期待這傳說中的試膽大會耶!!黑鴉鴉的一片,多刺激啊!

只是,她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因為陪友人來一趟廁所,就錯過了如此精采的活動!

人家早就都組好隊上山去了,他們卻還在這邊,她好懊悔啊!!


「呃,抱歉…」玫絳一臉慚愧的說著,而後看見了尚未離去的校長大人,眼睛一亮,「妳看、校長還沒走呢!我們去問問看?」

聞言,紓芙也將視線投至外頭那名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校長的少女,沉思了下。


他們的學校怎麼盡是一些年齡與外貌不符合的人啊?

不過,不得不說,看他們導師被認錯的時候,她其實是很愉悅的。

一臉糾結的表情,好萌好可愛啊!!

他們導師怎麼就這麼萌呢?


「那就走吧。」也不等玫絳回答,她就率先踏出步伐,往那名有些無聊的坐在椅子上,把玩著扇子的少女的方向走去。

「扇校長。」紓芙微微的低頭,表示對此人的尊敬。

「欸?」扇校長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學生,「你們怎麼還沒上去?」

「落單了。」紓芙無所謂的聳聳肩,而後聽見後方傳來的腳步聲,露出一抹微笑,「請問我們可以兩人一隊上去嗎?」

「哦?」扇校長抬頭望了望一片漆黑的山林,又轉過來看了看她們兩個人,嘴角彎出一道詭異的笑,「膽識不錯啊?那我就讓你們上去吧,記得要把電子產品交出來喔!」

「好的。」紓芙和玫絳對望一眼,紛紛將東西交了出來,而後接下扇校長遞過來的必需用品。


可能是定位之類的東西吧?不然如果有學生在裡面迷路還是受傷,那可就糟糕了。

紓芙這麼猜測著,然後和扇校長道謝之後,便拖著玫絳離開了。

在她們離開此地之前,似乎聽見了扇校長詭譎的笑聲,以及令她有些不解的命令。

「呵呵呵,記得要把看見的景象都告訴我啊!」


…什麼東西?

雖然她不怎麼明白扇校長此話的意思,但依舊沒有停下她們向前的步伐。


「總覺得好像沒有想像中來的有趣呢。」走了一段路之後,完全是一片的毫無動靜,紓芙癟了癟嘴,相當惋惜的開口。


她還以為可以見到像是蹦出棺材的僵屍啦,一堆死人骨頭組成的骷髏軍團啦,或是一大群的墓碑、上頭還飄著鬼火之類的場所。

結果什麼都沒有!早知道就待在營區睡覺就好了,還浪費她的體力來爬山!

但是──千金難買早知道啊!她怎麼會因為這山脈虛偽的外表就進來了呢!!


「嘛,事實總是和想像的有所差異,就別怨了吧!」玫絳如此安慰著她,而後瞇起了眼睛,環顧著四周,「呃、紓芙,妳有沒有聽見什麼聲音?」

「聲音?」有些興致缺缺的紓芙聞言,馬上打起了精神,集中注意力,側耳傾聽著。


似乎、有兩個男人在對話的聲音?

而且,這兩個聲音好像都很耳熟呢…?


可能是因為相隔了一段距離吧?她們其實沒辦法聽清楚對話的內容。

不過,這也激起了她們的好奇心,況且在這麼無趣的環境下,有事可做當然是再好不過的事了!

她們互相交流了一個眼神,而後──往聲音的發源處前進。


「褚!沒事吧?」一道清冷的低沉嗓音在前方不遠處響起,使她們都愣住了。


這聲音、這聲音……!

不是他們班那個惡魔英文老師,冰炎嗎?!

先不說每次上課都要考試,段考的成績不能低於九十是怎樣?他們又不是神!!

如果沒有達成他開出來的標準,就要罰寫整本英文課本十次啊!!

十這個數字看起來很容易達成,但實際上做起來可以說是讓人痛不欲生啊!!

還有每次上那個惡魔的課的時候,她覺得教室到夏天的時候,冷氣都不用開了吧?!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氣就足以凍僵全班的人了啊!!


讓她驚訝的,其實並不是遇見惡魔冰炎,而是那個原本沒什麼起伏的音調,現在居然帶上了一點擔憂的情緒。

還有、褚,這個稱呼。

在她所認識的老師裡面,好像也只有一個人姓褚吧?

那個萌萌呆呆的褚冥漾老師,他們的導師。


「那、那個…那個是什麼……?!」褚老師的聲音也跟著清晰了起來,只是他顫抖的聲音,現在似乎…狀況並不是很好的樣子。

「石頭,灰白色的。」冰炎老師淡淡的解釋著。


不過…褚老師,你也太沒膽了吧?

居然會被一個石頭嚇成這樣!!要是真的蹦出來一隻僵屍的話,你不就嚇暈過去了?!

紓芙相當無奈,可是偏偏這人又是她相當喜歡的一個老師,她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接著又是連串的對話,看來褚老師可能是受傷了吧?總之她們也走到了那附近,偷偷摸摸的躲在草叢後面觀看著。


嘛,說難聽一點,就是偷窺摟!

不過,她們的心底絲毫沒有心虛的情緒存在著呢,說正確一點,有的情緒應該也只有興奮吧。

因為…褚老師正被惡魔冰炎抱起來,而且──還是公主抱!!


可惡啊!!怎麼沒有相機呢!!!

不過,用相機拍下來,可能會被惡魔發現欸…

紓芙惋惜的想著,而後忽然又覺得…似乎,不虛此行了。


褚老師從原本的一臉呆滯,開始掙扎亂動,到最後的環住惡魔的頸,她們都看得一清二楚。

等到兩位老師的身影逐漸遠去之後,紓芙才打破了周圍的寂靜,愣愣的開口。

「欸,我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或許…不是妳想的那樣啊…?」共犯玫絳,遲疑的看著她。

「眼見為憑啊,妳說是吧,玫絳?」

「這…總之先不要張揚吧…」

「這我當然知道啊。」


如果張揚出去,被某惡魔發現了,那可不是會被剉成灰嗎?


「那…要不要繼續跟…?」玫絳看了看遠方,似乎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所以,她才會和她結交成友的啊,看、她們的想法根本一致啊!!


於是,她勾起了嘴角,眼中釋出了懾人的光彩。

「有何不可呢?」


在再次趕到他們附近之後,看見的便是這樣的場景。

惡魔將褚老師放在大石頭上,自己則是背對著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吐出。


哦哦哦!!沒想到那個惡魔也會有這一天啊!!


紓芙在心中默默的將褚老師點了個讚,不過…她的導師似乎是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呢…?

而後聽見了褚老師的這個問句,更確定了她的推論。

「那個…冰炎你知道什麼是『矇獸』,還有『攻均』是誰嗎?」


天啊!老師你會不會太無知了一點啊?!!

而且還在一個對你有別種企圖的人這麼問!!


「褚老師…真的很天然……」玫絳在她旁邊小聲的說著,說有無力就有多無力。

「唉。」紓芙嘆了一口氣,現在她有點覺得冰炎老師很可憐了,居然會……


嗯,這推測還有待商榷,先別急著下定論吧。


「你…不知道?」冰炎老師一臉古怪的看著褚老師,老實說看到這惡魔露出這種表情,可以說是天下第一奇觀了吧!

「所以,是什麼?」褚老師則是相當認真的問著,頓時讓她有種…這人應該是天下第一奇呆……

在冰炎老師不想回答,將視線挪開的時候,她真的看不下去了!!

於是,她輕咳了幾下,清了清喉嚨之後,放聲大喊,還刻意拉高音調,用異常詭異的高亢嗓音,長聲緩叫。

「唔~~褚~冥~漾,你的無知讓我好恨啊~~!」

在一聲叫喚之後,她似乎感覺到了一道惡森森的凌厲視線掃了過來,暗叫不好。

不過,褚老師這時倒是發揮了作用,他直接將那個惡魔冰炎撲倒在地,似乎受到了不小的驚嚇,不過在失去理智不久之後,就被惡魔一拳打醒了。


好粗魯啊。

紓芙似乎有些懷疑自己的做法是不是正確的了。


「我就告訴你,你的攻君是誰吧。」惡魔冰炎嘴角上揚的弧度,讓紓芙默默的為自己的行為小小的懺悔了下。


看來,褚老師是跑不掉了,老師啊、這可不是我的錯喔!


「誰…?」而褚老師那條遲鈍的神經,似乎也本能的感受到了一些危險,但他還是相當好奇的問了。

「你的攻,只能是我。」惡魔冰炎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不理會一臉不解的褚老師,就直接壓下他的頭,然後…吻了上去。


看著睜大眼睛的褚老師,紓芙的內心還是只有一個感想……


為什麼沒有相機啊───!


-END-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