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五 運動會

『我已經不是第一次這麼認為了,學校的高層人員是不是真的有病啊?』

『有,而且病的不輕。』

『…唉,可以要求調校嗎?』

『你想有可能嗎?』


我的一切,其實啊,都是你賜與的。

而你,是否如一?

你的怒,你的笑,

都會讓我心驚,讓我心悸。

或許、在很久以前,

我就已經……

傻傻的,喜歡上你了吧。


1

在新生露營之後,再次經歷了一次段考修羅的摧殘,眾人皆是處於一種體無完膚的境界。

啊,這當然不是我的心聲,不過…下次好像輪到我出考題了耶…?

出考題什麼的真的好麻煩啊,出太簡單嘛,又怕他們太過於得意,出太難嘛,又會哀聲連連,真的好難搞欸。

不過…既然都是最後一次段考了,我看還是出簡單一點好了,讓他們有多一點紅包拿也好。

然而在冰炎和我…告白之後,最近這幾個禮拜他的動作都很…令人尷尬。


當然,尷尬的人是指我。


依我看啊,冰炎的臉皮都快和牆壁一樣厚了吧!

喝茶喝到一半把我的杯子搶過去喝是怎樣啦!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這是間接接吻喔大哥!!

要吻就直接一點嘛,這樣多彆扭啊!

…不對,這樣說的好像我自己很想被親一樣,上面那一句請清除謝謝!

除了剛才那個例子之外,其實還有別的,像是洗澡完出浴室,才剛一踏出門就被人抱住了,或是在吃飯的時候,刻意抓起我拿著湯匙的手去餵他什麼的……

我根本都還沒答應,他怎麼就可以做的那麼自然啊!!完善的利用同寢室的機會,還真的是很懂得使用資源嘛!!

雖然在他做完類似調情的動作之後,我的臉總是會不由自主的燙了起來。

害我臉紅發燙心跳加速什麼的……我只能說他那張臉根本是犯規吧!!


「在想什麼?」

低沉的嗓音在身邊響起,溫熱的氣息噴灑於敏感的耳朵,害我的臉似乎又燙了起來。


啊啊,我錯了…不只是臉,連聲音也很犯規才對!!

感覺那張臉配上聲音,都可以迷倒最小從五歲的女孩,最老至七、八十歲的老婆婆了!老少通吃什麼的好恐怖啊!!

為什麼這樣的一個人會說喜歡我?!這不科學啊!!


「這裡是辦公室……別這樣…」我用微弱的聲音這麼回答,並且完全沒有轉過去看向他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在宿舍裡就可以?」


…不要曲解我的意思啊混蛋!!

為什麼我就要坐在他隔壁,考驗我心臟的強度啊?!

我並不想心臟衰竭而亡!!!


我哀怨的抬頭瞥了冰炎一眼,隨即又將視線投射於書物當中。

「褚…」冰炎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卻被一道溫潤柔和的聲音給打斷了。

「褚老師。」夏碎老師走了過來,臉上雖然是掛著笑容,但那雙深邃的紫晶色眸子底下藏有的深意,卻讓我有種完全被看透了的感覺。

「夏碎老師有事嗎?」我不解的問著,畢竟在平常,夏碎老師是很少會過來,而且是要找我的。


啊,天然的冷氣機開始運作了哦哦哦!

我感受著身旁的人不斷地散發著冷意,天知道夏碎老師是惹到他什麼了?

冰炎總是會用著相當凌厲的視線看著夏碎老師,這是我最近所研究出來的一個結論。

不過,把那種視線置若無睹……我只能說,夏碎老師也是一個狠角色。


「冰炎,褚老師可以借我一下嗎?」夏碎老師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看著冰炎,問著令我相當無言的話語。


什麼啊?!!我又不是他的,用借的不是很奇怪嗎!!我的意見呢!!

難道說我自己的人權已經不在我手上了嗎!不是這樣的吧!!


冰炎面無表情的看著夏碎老師,而夏碎老師也不甘示弱的笑著回望著,雙方這種相當詭異的氣氛,頓時讓我有種暴風雨前的寧靜的感覺。


我…好像在他們無言的眼神交流之間,看見了相當激烈的火光正,不斷的交錯、相互攻擊著!!


「怎麼樣,考慮好了嗎?冰炎?」夏碎老師笑的一臉溫和,但是總覺得旁邊原本的冷氣都快變成暴風雪了……


唔,好像真的有點冷。

我輕輕的搓了搓雙手,打算置身事外。


「滾!」冰炎冷哼了一聲,擺明了就是一副他老大不爽的樣子。


拜託,讓你們決定去留的我,都沒有說什麼了耶!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夏碎老師此時的笑容,就像是一隻得逞的狡詐狐狸一樣,而且順便將我的人權消滅了。

「褚老師,走吧。」

「喔……」哀悼著自己的人權已經變得如此渺小,我順從的跟在夏碎老師的後面,走出了辦公室。

「和冰炎一起住,還可以嗎?那傢伙的脾氣可是糟糕透了呢。」夏碎老師柔聲問道,語氣裡似乎還參雜了些微的笑意。

「還可以吧。」我偏頭思索著,除了第一天讓我氣的直跳腳之外,相處的其實還算融洽?當然不能把露營過後的模式算進去。


雖然基本上我覺得我在那間寢室的定位裡,比較像是任人使喚的瑪麗亞。

煮飯、洗碗、掃地、拖地…,幾乎全部的家事都被我一手包辦了。


「呵。」夏碎老師輕笑出聲,並且繼續領著路,「其實今天並不是我要找你,只是忽然想氣氣他才這麼說的。」

「欸?」

「褚老師…我就和冰炎一樣叫你褚吧,你不覺得讓那個臉上一直沒什麼表情的人變臉,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嗎?」


不覺得……因為感覺就是會有生命危險。

而且,第一次看到他露出那種奇怪的表情之後,就莫名奇妙的被奪走了初吻,那下一次我不就被…嗶……?

呃,還是不要隨便詛咒自己比較好……


見我不贊同的搖搖頭之後,夏碎老師感嘆了一聲。

「唉,也是,冰炎看著你的表情,確實比平常來得多。」夏碎老師聳聳肩,而後神秘的對我笑了笑,「褚,你可要知足啊。」


…什麼?

這個和要知足有什麼關係啊??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